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81章:再见连城火师姐

第181章:再见连城火师姐

        “这种力量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战都有很恐怖的效果,此消彼长,跟战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与战法不同的是他可以作用到对手身上,相同的是皆能直接或者变相增长战力。”连城玦道。

        战法是燃烧气血来激发血脉中的传承印记,而能在血脉中刻下传承印记的唯有彼岸圣人,因此身具战法的要么是圣人后代,要么拥有圣人传承。

        血脉越强越有可能在境界突破时觉醒异象,由此强者很多都有世家传承,强者恒强,所以寒门难出贵子,因为世代血脉积弱,而强者的后代再弱也会出现血脉返祖的现象。

        像连城玦这样的天眷之人万古以来就这么一个,天骄更多是世代积蕴传承的天赋。

        林语血自然想到了这一点,看着白夜独战十数人游刃有余,身形如同穿花蝴蝶,轻声说道:“当初我以为他进宗门是公输的私心,白师弟一直平平无奇的样子,却是隐藏的这么深,属性,身法,瞳术,类似战法的力量,一应俱全,只差没有异象了。”

        他可以看得出来白夜施展的都是极高层次的东西,硬碰硬他可以更轻松秒杀叶穷碧,但是面对那些残影他是难以分出真假身的。

        片刻间白夜拍飞数人,九玄天灵扇的重量在苦海境界百试不爽,加上属性免疫,无人能与他硬撼,再次逼退两位仙朝天骄,白夜站在人群中冷眼看着剩下站着的六人。

        衣衫微乱,仍难掩卓而不群的气质,玉扇轻摇,如同谪仙临尘。

        他的丹田力量在短短几分钟间彻底告罄,丹田太小是他最致命的弱点,必须速战速决,不擅群战。

        “再来的话就不是拍飞那么简单了,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仙朝若有冒犯可网开一面。”白夜目光如炬逼视着百药仙君,释放出一缕轮回气息。

        围住他的六位仙朝天骄正要动手,百药仙君忽然高声喊道:“通通住手!”

        他越过仙朝天骄走到白夜面前不远处,神情复杂的道:“独孤扛天是你什么人?”

        这一缕轮回气息虽淡,却是不容置疑的轮回力量,普天之下唯有那个人拥有,百药仙君不得不重视。

        白夜暗自回复起力量,玉扇在掌心轻轻一拍合上,答道:“准确的说,他跟我师父是故交。”

        师父王化的身份一直是个巨大的谜,手执沧海魔郎令,凡人之身又仿佛无所不能,出村以来行踪诡秘,他也只见过一次。

        从独孤扛天的只言片语中白夜可以猜测,那道轮回本源是师父给他要来的,不仅诞生了轮回元神,元神分身-逆鳞,更获得了瞳术时空圣瞳。

        出村四年,白夜拥有的底牌已不输当世超一流天骄,依然不声不响苟在凡间,正所谓:广积粮,缓称王。

        百药仙君心头一震,与那个人是故交,他的师父究竟是什么来头?

        要知道独孤扛天可是三界顶级人物,站在了当世战力之巅,唯有天女等人可媲美比拟,独孤扛天虽已殒落,但不妨碍他的故交的恐怖。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那位大人曾与仙朝有些渊源,既是自家人还是以和为贵。”百药仙君微笑道,作为修界老油条,他知道哪些人能动哪些人不能动,所有的争斗都是以修道长生为核心。

        “不过这是我朝内部恩怨,还请小兄弟不要插手,免得误伤。”百药仙君一脸和气的道,隐约可见一丝丝杀气。

        此语已有威胁之意,你师父再厉害也难撼动仙朝这样的庞然大物,若是误杀了你也只能怪你不懂事。

        一句话给白夜的行为定性,刀剑无眼,你若是插手仙朝内斗就杀了你!

        白夜一时无语,说到底他涉事不深,竟接不上话,连城玦两人快步走上前来,林语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师弟是来做客的,这些你不用管,师兄们会处理。”

        说完材语血看向百药仙君等扶摇一派的人,冷哼道:“你们可以滚了,祸不及家人,以后再有这等事发生就不是死一个人这么简单了。”

        连城火不仅是连城玦的逆鳞,林语血同样把她当妹妹看待,这些人居然趁他们外出上门找事,按他以前的脾气必然血流成河。

        百药仙君看了白夜一眼,朝林语血冷哼一声,道:“今天看在小兄弟的面上大事化小,但是仙皇那里我会参你们一本!”

        也算是向白夜卖了个好,百药仙君领着仙药峰天骄离去,其他天骄远远望了府中一眼相继离开。

        今天对‘独孤’又有了新的认识,一招秒杀,仙朝第八天骄石决明,此人深不可测!

        连城玦望着一众远去的人影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道号取得不好,独孤二字不吉利才会事非不断。

        他走到房门外抬手敲了敲门,片刻后推开门走了进去,白夜与林语血跟着进屋,白夜转身关上房门,只听一声惊喜的声音叫道:“白夜师弟,真的是你!”

        连城火一脸的激动,跑到近前盯着白夜猛瞧,左摸摸右按按,连城玦在一旁默默看着,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火儿这么高兴,由衷一笑,却听得旁边的丫鬟泽兰嘟囔:“傻里傻气的大人,怎么让我的心有些痛呢……”

        白夜苦笑不已,说道:“师姐你按什么呢,好痒啊。”

        连城火按着按着手就停在他的胸膛,眼睛泛红,带着哭腔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小师弟你知不知道,宗主,几位长老峰主,大半师兄弟都战死了,有的师兄弟我见都没见过,我多么希望那只是一场可以醒来的梦……”连城火以往难受的时候都会倔强的不让眼泪流下来,这一次没有去控制,泪湿双颊。

        白夜扶着她在桌边坐下,给她擦去泪水,抿嘴道:“第一次见师姐哭,怪别扭的,师姐放心,这些我都记在心里,谁拿了不该拿的我都会一一拿回来。”

        白夜轻轻说道,落在连城玦两人心中却是另一番滋味,师弟这句话的份量太重了,这是要与整个三界为敌啊!

        “师弟,你……”林语血凝眉,他话一出口就被白夜打断了,白夜摆手道:“师弟自有一番计较,师兄不必多言。”

        他继承沧海遗志,本就是抗天者,无论是为了宗门还是为了证道都是相同的结果。

        连城火扭头扫了连城玦一眼,气道:“你连师弟都不如,只会唉声叹气,我不管,你要全力帮助师弟。”

        连城玦无奈点点头,与三界为敌哪有那么容易,这一次怕要去鬼门关走一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