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79章:连城锋芒

第179章:连城锋芒

        有仙朝天骄皱眉:“石决明这个蠢货,你惹谁都可以,哪怕你惹了独孤也能留条命,惹他妹妹,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希望你有个全尸。”

        随着这一声怒喝,无数的人影朝独孤府掠去,他们想看看这个一直平易近人温文儒雅的独孤因何暴怒!

        独孤府门口,连城玦一步踏入,快步掠近,脸色阴沉得可怕,石决明见势不妙抬手抓向连城火,只要拿住她独孤还不束手就擒?

        连城玦身后跟着两道神色冷厉的身影,黑衣林语血,白衫白夜,皆是以一种看待死人的眼光看着闯入府中的三个青年,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妹妹在连城玦心中的地位。

        连城火从小染有煞疾,要不是沈烟用神灯给她镇压她早就不在了,连城玦为了给她治病甚至荒废修行痴迷炼药,为了不让妹妹忧心,瞒着她不告诉她的煞疾,承受了妹妹十几年的误解冷眼,连城火后来差点死在梵天,是连城玦费尽周折才找到半株不死药把她救活,其中的辛酸更与谁言?

        当世唯一的亲人,母亲临终托付,连城?玦拿命守护的妹妹,在白夜与林语血看来,这三人走不出独孤府。

        就在石决明即将抓到连城火胳膊的时候,一道洁白如玉的冰幕从连城火身上升起,猛地将石决明震退。

        连城玦微笑着看着连城火,对丫鬟泽兰道:“扶火儿进屋,我不想让她见血。”

        只要他进了独孤府,就没人能够伤害到连城火,对于速度,他有绝对的自信。

        泽兰扶着连城火,说道:“走吧,院里风大,受凉了又得让大人担心了。”

        在泽兰的搀扶下连城火朝屋里走去,她想哭,每次都要哥来保护自己,他的帝路争锋怎么办,她背对着连城玦以一种淡然的语气说道:“强闯他人住宅,罪不致死,哥你别触犯了规矩……”

        连城玦没有答话,看着两人走进屋内,就在泽兰顺手关上房门之后,院子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石决明脸色发白,他们虽有三人,但绝不是独孤和林语血的对手,让他心安的是仙朝规定弟子之间的恩怨不能致人死亡。石决明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的背后是扶摇公主一派,支持者占了仙朝三分之二,人多势众,往常独孤受到排挤都会退让,这次并没有出现不可挽回的情况,料想独孤还会一如既往的忍气吞声。

        白及白前靠向石决明,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白夜轻摇着玉扇看着这一出意料之内的好戏,仿佛置身事外。

        府外已有长老及弟子赶到站在空中观望,连城玦看着石决明,心中做出决定‘敲山震虎’,谁也没有想不到仙朝第八天骄的命运决定在了一群看客身上。

        石决明见扶摇一派的几位长老及一众天骄到了府外,底气足了起来,他想着在几位长老面前给扶摇一派挣挣面子,高傲的看向连城玦笑道:“独孤,好大的威风,蔑视法纪,果然魔就是魔,即便成了仙也改不了你的本性。”

        他抓住了连城玦之前话中的重点,给连城玦扣上一顶蔑视法纪的大帽子,他料定连城玦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他。

        连城玦笑了,轻轻吸了一口气,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所以这么放肆,是吧?!”

        此语一出,石决明脸色猛变,府外观望的长老和天骄皆心中一凛,这个独孤不会真的杀人吧!

        “你……不敢杀我!”

        石决明强作淡定,就算连城玦动手他也有把握离开,府外可是有扶摇一派数位长老观望,其中就有他的师尊百药仙君。

        “哦……是吗?”

        连城玦沉下眼睑自顾自吐出一句轻笑,下一刻他闪现至石决明身前,右臂化作冰拳轰向他的胸腹!

        然而石决明反应极快,刹那间进入战斗状态,一方圆形金盾出现在身前,他冷笑一声:“狂妄,别以为排名高我几名就可以任意蹂躏我!”

        出来之前他做了极大的准备,这圆形金盾乃是他最强的防御法宝,高达王品中阶,可以防住神桥一阶全力一击。

        而且他以往与连城玦战斗皆是百招开外,他要走,连城玦拦不住。

        连城玦不退反进,面沉如水,寒声道:“该死的人活不了,这是命……破!”强烈的白金两道玄光炸开,如同两轮大日相撞,无法直视,僵持不下,一道莫名的轻语传出,一阵物体碎裂的咔咔咔声响起,玄光散去,连城玦的身影出现,习惯性的拍着衣服上的灰尘,这是他以往省吃俭用养成的习惯。

        在他的对面,石决明如同一尊雕像立在原地,腹部拳头大小一个血淋淋的洞,前后通明,地上一片金色碎片反射着耀眼的阳光。

        石决明神色慌张,不甘的叫道:“你居然敢杀我?!”

        仙朝法纪严明,况且他是长老亲传弟子,仙朝天骄第八,拥有大好的青春和前途,他没想到连城玦能秒杀他。

        石决明瞳孔逐渐涣散,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仰倒在地,血流如注,另外两位天骄吓傻了,扑通跪倒在连城玦身前,磕头如捣蒜,颤着声音喊道:“独孤师兄,求求你别杀我!”

        连城玦冷声道:“回去转告叶秋月,下不为例!”

        今天他要是没有及时赶到,后果他不敢想,由此他怒火中烧,哼道:“快滚,别等我改主意!”

        两位一向风度翩翩的天骄落荒而逃,狼狈不堪,一个衣襟绣着花草的老头御风落进院中,他瞧着连城玦带着杀意,冷喝道:“独孤,你坏了规矩,按律当斩。”

        连城玦不以为然,斜睨着老头,微笑道:“百药仙君,你这弟子太弱了我帮你解决一下,免得出去给你丢人。”

        石决明弱?观望的一众天骄不禁哑然,要是连仙朝第八天骄也算弱的话,那他们算什么?

        百药仙君眯起眼睛,幽幽的道:“按规矩你杀了我弟子我可以杀了你给他报仇,独孤,我看今天谁救得了你,救你就是在公然跟仙朝作对,挑战仙朝法纪!”

        白夜目光一凝,好深沉的心机,好狠毒的谋划,拿石决明的命来换连城玦的命,并且一句话封死了独孤一派的长老的路,救他就是在跟仙朝作对。

        连城玦显然知道自己中了对方的计,他丝毫不惧,淡淡的道:“按规矩,擅闯他人府邸,视作挑衅,我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长老也是在挑衅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