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78章:连城玦暴怒

第178章:连城玦暴怒

        羽化仙朝是天下最大的道门,仙道领袖势力,入道修士占整个修界近四成,威名远扬,传言仙朝子弟潇洒风雅,乐善好施,风评极好。

        白夜觉得给一个大道或者势力定性是不大妥当的,每一个大道都有好人有坏人,不能以偏概全。

        他的内心深处纠结着很复杂的感情,对仙朝的灭宗之恨,独孤他们又在仙朝,一时间说不清是爱是恨。

        连城玦道:“火儿一直很掂念你们,听说宗门灭亡,睡觉老是做噩梦,迷迷糊糊叫着大家的名字,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她难受我们就得装开心逗她,可是我们哪里笑得出来,这次师弟来了仙朝,火儿心里就会放松一些了。”

        白夜轻声问道:“师姐的病还没好吗?”

        连城火的病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在心魔宗的时候一直是火轮峰大师姐沈烟以神灯镇压,可是梵天之战沈烟死了,神灯也随之消失。

        白夜依然记得当时梵天寺上暴怒的连城玦的可怕,瞬秒高他一阶的广德,自负的姬昊也拦不住他。

        万魔化仙,魔渡仙衣!

        善恶正邪自输赢,仙魔两天秤,心在一念间。

        连城玦虽是由魔入仙,骨子里却还是魔道,集种种天眷奇遇于一身,当世气运无出其右,独领风骚!

        连城玦抬了下眼睑,说道:“道基废了,此生无法修道,好在活了下来,也算老天有眼。”

        他的心脏阵阵刺痛,如同刀绞,修士寿命动辄上百上千岁,凡人百年而终,他只能看着妹妹慢慢老去、死亡,在他生命中占据极少一段并成为回忆。

        连城玦不愿去想这个问题,太过于残酷,虽是天眷,也是孤家寡人的命。

        “容颜易逝,覆水难收。

        度世间劫,心间痛,此间秋。

        恨光阴不能长留。”

        连城玦发出一声肺腑之言,一想起火儿他的心就在滴血,这一劫,他逃不了!

        他看向林语血,又看着白夜,道:“你们都喜欢过一个人,可我还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前二十年太苦……”

        林语血微笑着说道:“师兄也会谈及儿女情长,也不知道哪个女人有那么好的命能嫁给师兄。”

        在林语血看来,连城玦是极少见的谦谦君子,谦逊平和,重情重义,在他见过的人里只有公输能与他比肩。

        白夜呼出一口气,道:“有情道难走,我见过不少师兄弟弃了长生,也有的献出生命,我这一路走来,还没有见过谁善始善终的……”

        即使是他与完颜卿,更多的是一方一厢情愿与另一方的阴谋算计,如果她不是执法殿卧底,或许不会接受自己吧!

        白夜经过一段时间的洗礼,再去看完颜卿已经没有当初的那种怦然心动,只有一种不甘、遗憾,做不到自己梦想中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林语血攥着拳头,近乎发誓道:“我与心悦一定能够善始善终,拦我路者,杀无赦!”

        这是他第一次对女孩子心动,感情上的事他不懂,他只想让她过得更好,仅此而已。

        白夜笑了笑,衷心希望道:“希望师兄们都能与心爱的人长相厮守,白头偕老。”

        连城玦道:“该走了,回去晚了火儿该着急了。”

        三句不离连城火,现在的连城玦心里妹妹高于一切,失而复得更加的珍惜,火儿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娘……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妹妹。”连城玦又想起母亲临终前把妹妹托付给自己,年幼的他牵着妹妹的手带着哭腔。

        ……

        羽化仙朝

        独孤府,第二圣子独孤的府邸,独门独院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水流潺潺,端得是人间仙境一般,天空中飞着仙朝独有的仙鹤。

        院子里,连城火坐在桌边晒太阳,她重病初愈,脸色还有些苍白,与侍女泽兰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天,眼神时而飘向门外,心事重重。

        泽兰与她年龄相仿,一袭白衣,落落大方,她柔声道:“又在想独孤大人吗?”

        连城火点点头,目光盯着门口,忧心忡忡的道:“扶摇公主那边势大,哥哥又没有护道者,就这么出去我怕会遭到袭击。”

        许多势力对于重点培养的天骄弟子都会安排一个或者几个护道者,为他们帝路保驾护航,连城玦虽是第二天骄,但是是‘半路出家’,仙朝并没有给他安排护道者。

        泽兰走到她的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轻轻给她揉着肩,道:“以大人的天姿,长老们肯定暗中安排了护道者,妹妹就不要担心了,况且还有林语血大人与他一起,仙朝知道他们的分量。”

        连城火抬起手握住搭在她肩头的纤纤素手,道:“就怕扶摇公主那边为了太子之位迷了心智,哥再强也不是老一辈的对手。”

        泽兰握着连城火冰凉的手,有些心疼,道:“仙朝规矩严明,内部争斗可以,但是要是害一个天姿如此高的大人,损害仙朝帝路争锋,这个后果没人能承受。”

        听着泽兰的一席话,连城火心中的忧虑退去许多,一想到就要见到白夜师弟,她的心里就很激动,这是心魔宗仅剩不多的故友。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三位不速之客降临,直接拍飞守门弟子闯入院中,泽兰见了三人脸色微白,连城火拉着她在旁边坐下。

        泽兰心里怦怦直跳,这来的三人来头不小,为首之人乃是仙朝第八圣子-石决明!

        除了石决明外,他身旁微微靠后的两人同样来历不凡,第四十一圣子白前,第四十三圣子白及,皆是仙朝重点培养的天骄。

        连城火面色淡然,瞧着来势汹汹的三个天骄,冷声说道:“几位大人怎么有空来我们独孤府了,我哥今天不在,你们找他什么事?”

        经历过生死,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连城火的性子比以前更加成熟稳重,即使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也不会弱了气场。

        独孤府,这是她哥的地盘,若是弱了气势,以后传出去岂不是让哥名声扫地?

        石决明瞧着并未起身相迎的两个女孩,讥笑道:“这就是独孤的那个废物妹妹吗?枉他独孤一世天骄人杰,居然有个如蝼蚁一样的凡人妹妹,有这么个累赘,我看他还怎么帝路争锋!”

        他是扶摇公主一派的人,听说独孤今天出了门,便想着趁这个机会给扶摇一派挣挣面子。

        连城火波澜不惊的脸色骤然煞白,眸光黯淡,没有反驳对方的话,而是抱着头痛苦不已,喃喃自语:“哥,真的对不起……”

        刹那间风云突变,有冲天的杀意直冲云霄飞速掠近独孤府,一道冰冷的话语响彻整个羽化仙朝:“今天你要拿命来……赔罪!”

        有长老大惊失色:“一向温润如玉的独孤……竟然暴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