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77章:兄弟乱我兄弟者,兄弟皆可杀之

第177章:兄弟乱我兄弟者,兄弟皆可杀之

        白夜沉默半晌,谈起黑衣心魔,道:“我今天见到一个人,与太初一模一样,他说他是太初师兄的分身,同时他对太初师兄敌意很大,师兄有什么看法?”

        “哦?太初修炼出了身外化身?”

        林语血微惊,他望向一旁的连城玦,见他默然不语,叹了口气,道:“宗门灭亡之时活下来的师兄弟不到一半,姬昊他们为了断后皆是惨死在几大道门手上,太初天生灵石本来逃了出来,又毅然投身魔渊堵住了天地裂缝,没想到他居然在这种情况下修炼出了分身。”

        连城玦眸中战意一闪而逝,轻声道:“我不如他……”

        梵天一战后连城火濒死,幸好她还没入道,连城玦用九宫心术强行保住其魂魄不散,随后辗转各地费尽心力找到半株不死药将之救活,前几天才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如果不是听说白夜到了东荒,他是不会离开的。

        也正是因此他才能在躲过了灭宗之劫,后来听闻心魔宗的毁灭,他曾到魔墟寻找过师兄弟,还跟仙朝长老发生激烈的争执。

        再听到太初的消息,连城玦一向波澜不惊的心掀起了阵阵涟漪,对于曾经的师兄弟他从心底里珍惜敬重。

        公输大哥在梵天之战给宗门解了围,太初以身补魔渊,一心为做少宗主,不择手段的姬昊为掩护师兄弟撤离战死,还有总是没个正形的浑淡,冷漠无情的沈烟……,一个个师兄弟皆是心系宗门,有情有义。

        白夜心中有些悲凉,道:“其他势力都是亡于弱小,唯有心魔宗亡于太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修道长生也逃不过。”

        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见得不少,真心实意只有在宗门师兄弟和亲人身上能够感受到,林语血低沉着声音说道:“你我皆是江湖中的鱼虾,大鱼吃小鱼    小鱼吃虾米,物竞天择,要想跳出这个江湖只有做那条最大的鱼,这样也就没有鱼吃得下你了。”

        白夜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形容江湖,脑海里一道灵光闪现,醍醐灌顶受益匪浅,身上气势一震,直接破入苦海后期。白夜压住心中的喜色,说道:“师兄要是修人道必定很有前途。”

        林语血目光幽远,淡淡的道:“我修不了人道,其他道束缚太大,我活着就是为了报仇,只有魔道适合我。”

        如果不是遇到了赵心悦,那么他的人生是灰暗和压抑的,现在的他多了几分轻松与光明。

        “心悦以后在武皇殿还得师弟多加照看一下。”林语血看着白夜说道。

        心魔宗内皆天骄,此语并非空穴来风,作为与公输一同长大的白夜,林语血虽看不出来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但是他丝毫不怀疑白夜的能力。

        白夜道:“师兄跟心悦姑娘的事人尽皆知,谁还敢欺负她啊,她不欺负别人就好了。”

        赵心悦这个女孩儿他见过一次,活泼好动,是个直性子,以前没有靠山只有在殿中在厨房打杂,现在有了林语血的关系,即使是长老也会给她几分薄面。

        林语血摊了摊手,道:“她那性子师弟也知道,我辈修士都有无敌道心,惹事的机率不小。”

        长老虽会因为他给赵心悦面子,但不会太过偏颇,总的来说还是公正处理,很多时候需要弟子间私自解决,算是给长老们一个台阶下。

        白夜耸肩,道:“我尽量,不过先说好,我可不敢保证什么事都能解决,说到底我就一普普通通的弟子。”

        “师弟谦虚了。”

        林语血轻声笑笑,拍着白夜肩膀道:“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通知我,师弟保证她人没事就好。”

        林语血笑里藏刀,刀却是对着外人,他冷笑道:“以后凡是与师兄弟作对的,皆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外人伤我兄弟者,兄弟齐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兄弟皆可杀之!”

        曾经威名远播的魔道领袖心魔宗活下来的不过十人,几近灭绝,不到两年就消失在世人面前,成为一段尘封的历史。

        艾琴两人在一旁端茶倒水默默听着,连城玦和林语血朝她们微笑道谢,白夜招呼艾琴她们坐下,又说道:“对了,林师兄的仇人是谁?师兄这么厉害都杀不了他。”

        此话一出,林语血瞬间双目充血,喘着粗气道:“天教少教主,叶辰!”

        白夜微惊,叶辰?这可不是普通天骄,现今天教顶替心魔宗成了魔道领袖,叶辰已然成为三界超一流天骄,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天赋在年轻一辈中都是佼佼者。

        如此一来,林语血报不了仇就说得通了,论身份地位叶辰还在他之上,任何一个道祖势力的第一天骄都非同一般。

        林语血咬牙切齿的道:“七年前他为了养一条魔龙,暗自屠村,伪装成被流匪劫掠的样子,后来官府找不到凶手,便不了了之。”

        “我们村子四百三十六口人全部成了他刀下亡魂,只有外出摸鱼侥幸活了下来。”林语血道,随即慢慢恢复冷静。

        他贵为仙朝第四却并不自傲,他清楚的知道敌人的强大,一天没有报仇他一天松懈不下来。

        白夜微笑着说道:“活着就好,天理昭彰,师兄会报仇成功的,那叶辰一看就不是长命的相。”

        林语血哈哈大笑,倍感舒心,笑道:“师弟还会看相,借师弟吉言了。”

        林语血暗自感叹自己今年一年的笑容比他前面二十年的都要多,等他报了仇了,一定要笑他个三天三夜才行。

        “无忧在仙朝怎么样?”

        白夜问道,他心里已经有所猜测,田无忧应该是有事脱不开身,否则就跟林语血他们一起过来了。

        田无忧的脾气让他很不放心,比赵心悦还要更加冲动鲁莽,好在林语血告诉他无忧没事,白夜心中石头落地。

        林语血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道:“她现在正在化仙池中,到了圣体觉醒的关键时刻,我已经派了人保护她。”

        “师弟去仙朝坐坐,一来是接田无忧,二来是看看仙朝,都到了东荒不来仙朝看看就可惜了。”林语血说道,连城玦也是点点头,他一向沉默寡言,在心魔宗的时候就是如此,几人都习惯了。

        “好,看看传说中的羽化仙朝究竟是什么样的!”白夜兴至心间,哈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