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74章:女人怎么能没有首饰呢

第174章:女人怎么能没有首饰呢

        林语血来不了那么快,白夜百无聊赖,索性问起城中好玩的地方,艾琴思索着,眸光一亮,激动的道:“要不我们去地藏坊吧,这是仙道独有,大人一定没有见过。”

        地藏坊?

        白夜露出询问的目光,艾琴眸子泛起光芒,道:“无数的传说埋藏在岁月的长河中,有的沉于地下经历岁月洗礼化成化石,而地藏坊便是开掘化石出来供大人们赌石,有的甚至切出太古圣兵,一步登天,也有的切出上古凶物,造成一方生灵涂炭。”

        赌石一道他未曾接触过,太古秘史提的不多,艾琴一说他便想起一些记载,荒古时代,有人切出不死真龙药引得七界争夺,荒古便由此开始。

        龙尊借不死真龙药横空出世,横压一个时代,压得其他同辈老祖大圣不得不匣血自封,甚至兵解转世,以求下一世。

        史前,乱古,黑暗动-乱,荒古,帝落,上古封神,从黑暗动-乱时期之后的荒古开始世间便只能有一位大帝,史上统治力最强的大帝便是龙尊,真正意义上镇压了一个时代。

        也幸好龙尊镇压住了七界之乱,否则极有可能是第二个黑暗时代。

        赌石之道由来已久,可追溯到史前时代,也因此诞生了一个职业:地藏师。

        白夜也想去碰碰运气,看着艾琴说道:“也行,去地藏坊瞧瞧。”

        陈惊掀开纱帐走了出来,姿势有些别扭,艾琴拉着她的手对白夜兴奋的道:“快走吧,我听说那里有很多大人,特别帅!”

        白夜白了她一眼,真是个花痴,不由的道:“我不帅吗?”

        “当然帅!”

        艾琴见他一脸醋意,忙转变话风,红唇在他唇上轻轻一吻,一触即分,道:“我们见的男人多了,只有你是真心对我们好的。”

        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知性女人一脸深情温柔,白夜小腹上升起一股火气,连忙压下,站起身说道:“走吧,去看看。”

        下到一楼看到红姐,白夜带着两女走了过去,打了个招呼:“我带他们出去逛逛,林语血要是来早了就让他到地藏坊找我。”

        红姐听到林语血的名头惊了一下,她丝毫不怀疑这个惹了城主弟子还能活下来的大人话里有假,笑意盈盈的道:“小艾两个真是有福气,能遇到道友。”

        她是这风尘院飞仙城分部的管事,已是神桥一阶,不过她的修为是对于小门小派的修士或者散修来说,像白夜这种有来历的她是不敢招惹的。

        白夜执了一记修士礼表示感谢,随即领着两女出了风尘院,艾琴大口呼吸着院外的空气,双手捧在胸前,开心道:“自由的气息真好。”

        她们是风尘女子,无法选择入幕之宾,虽不怨恨风尘院,但哪有人希望自己‘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呢?

        出了风尘院一路向东,朝城中央走去,艾琴与陈惊仿佛出了笼的鸟儿,东瞧瞧西望望,时而兴奋大叫,时而耳语浅笑。

        走了很长一段路,两人折返回来拉着白夜跑进一间绸缎店,艾琴对着店老板大声喊道:“把你们最好的布匹拿出来。”

        “夜哥,瞧瞧你的衣裳都破了,给你置办一件新衣裳。”艾琴笑嘻嘻的道。

        他的衣服不是在心魔宗的时候完颜卿置办的,经过几次战斗微有破损,他一直没有时间去置办新的衣裳。

        店老板喜不自禁,来了个大主顾?赶忙挑了一匹最好的布匹出来,介绍道:“要说这最好的布匹你们算是来着了,这天下最好的布匹没有比这汉锦更好的了,取的是上好的冰蚕丝经三年才织成这么一匹布,姑娘看看怎么样?”

        白夜按住艾琴的手,不合时宜的道:“汉锦确实是最好,名扬天下,但我就是不喜欢。”

        对于大汉他没有丝毫好感,爱屋及乌,凡是与大汉有关的东西他也同样不喜欢。

        店老板又拿出一匹布,始终笑容满面,说道:“这是楚锦,用的是极好的楚河边上的秋水棉织成,冬暖夏凉,穿起来很舒服。”

        艾琴望着白夜,见他点头,兴奋的一把抢过楚锦问道:“这要多少钱?”

        老板伸出一根手指,道:“一百两!”

        艾琴大叫:“一百两?你怎么不去抢?”

        她们在风尘院的工钱也才二两银子一个月,一百两都够普通人家生活一百年了。

        店老板道:“这是王公贵族专用的布匹,我看你是个小姑娘给你抹去了零头,你说说你要买什么价的,我这有便宜的布匹。”

        店老板伸手去拿艾琴手中的楚锦,艾琴死死抱住,哼道:“谁说不买的,这布我们买了。”

        她掏出全部的银子,店老板道:“这才三十两,可不够。”

        陈惊也掏出一堆银子,加起来有七十多两,仍然差二十几两银子。

        “算了吧,一件衣服而已,买那么贵干嘛。”白夜说道。

        第一次送夜哥衣裳就败兴?

        艾琴心下一狠,摘下头上的发簪拍在桌上,说道:“看好了这可是上等的翡翠,至少值三十两,同意的话这楚锦就归我了!”

        陈惊抱住她的手臂惊呼道:“这可是你父母留给你的唯一东西,你还要留着她找你的父母呢!”

        从她认识艾琴开始就一直见她戴着这支发簪,视若珍宝,今天居然为了一匹布拿出来了?

        艾琴自顾自的道:“他们都不要我了我还找他们干嘛,有一个爱我的人总比守着一件死物件好,这可是我们给夜哥的第一件礼物。”

        店老板拿起发簪仔细端详,片刻后笑着说道:“这布就归你们了。”

        恰在此时,白夜抢也似的从店老板手上夺过发簪,扔出一锭金子,走到艾琴身前重新把发簪给她插了回去,笑道:“这样才漂亮嘛,女人怎么能没有首饰呢!”

        艾琴喜极而泣,挥着拳头捶着白夜胸膛,气恼道:“有钱你不拿出来,看人家笑话。”

        白夜握住她的手腕,盯着她柔声说道:“这怎么能是笑话呢,至少我知道了你们的真心,千金易得,真心难求。”

        店老板双手捧着金子在牙根一咬,笑容灿烂的附和着道:“是啊是啊,千金易得,真心难求,多少人毁在了这个真心上,二位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艾琴白了他一眼,伸手把陈惊拉了过来,哼道:“不是二位,是三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