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73章:小男人,你有点幼稚

第173章:小男人,你有点幼稚

        “给她们找一处宅子,此事我就不予追究了。”白夜朝叶风两人道,区区凡间一座宅子在修士眼中不足挂齿,果然叶风微笑着说道:“这容易,我在城南有一座宅子正好用不上,叫‘平生府’,就送给二位姑娘,权当给恒弟鲁莽行事的赔礼了。”

        白夜露出笑容,皮笑肉不笑的笑道:“道友不愧是仙朝天骄,温文尔雅,都说仙朝出来的人以理服人,果然不假。”

        叶风起身对白夜执了一记修士礼,轻笑道:“就不打扰道友了,我立即通知平生府的管事,道友随时可以过去接收。”

        白夜笑容不变,道:“还请道友通知一下林语血,就说白夜在这里等他。”

        出村四年,见过许多勾心斗角,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白夜学得有模有样,况且这叶风笑脸相迎他也不能好冷眼相待。

        十九岁的白夜,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不经事的村野少年了。

        叶风两人出了门,叶恒回头望了一眼,低声道:“风哥,就这么送给他一座宅子?”

        宅子虽不值钱,但是关乎颜面,在叶恒看来,这个年轻人虽然很强,说到底还是苦海中期,以大师兄的修为绝对能碾压他。

        “送他?”

        叶风闻言低笑一声,眼中闪烁幽光,道:“我正愁独孤那边搭不上线,这只不过是在独孤那边埋个善缘,扶摇公主那里我有数位至交兄弟,如此哪怕我们入了局,不管谁输谁赢都可坐享其成,讨点好处。”

        叶风眯着眼,一个小小白夜还不足以让他重视,仙朝太子之位扑朔迷离,尚不知花落谁家,他只能两边讨好又尽量避免入局。

        自从上上代仙后仙逝,并未留下子嗣,那一代仙皇便立了新的仙皇选举规则,选贤任能,任何仙朝弟子都有机会争取太子之位,哪怕是在这个时代地位低下的女子,只要有能力也可做女皇。

        “现在仙朝最大的争端在扶摇公主与独孤之上,一个是仙道王族,年轻一辈第一天骄,根红苗正,一个是天眷之人独孤,万古唯一得天道允许的双属性,天赐一术,太子之位必从二人中选出,如今我两边埋下善缘,也算有了张免死金牌,区区一座宅子算得了什么?”叶风道。

        作为仙朝圣子,叶风的头脑是勿庸置疑的,修道一途大浪淘沙,笨蛋走不远,有句话他没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他的母族同样是仙道王族,这太子之位他未必没有机会,叶风冷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两人很快便出了风尘院,施了个印诀,身影徐徐消失……

        房间中,陈惊、艾琴穿好衣服坐了起来,一夜疯狂,她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一身疲乏,陈惊望着床边比她小的白夜,羞红着脸说道:“夜哥。”

        这是白夜征战攻伐之中让她们叫的称呼,现在再叫不由让她们满脸通红滚烫。

        白夜心中兴奋忐忑,他现在也有属于自己的女人了,这种感觉让他极有成就感,虽然这一次不一定是对的,但对于一个十九岁的少年来说,并不后悔。

        他现在有能力给她们更好的生活,而白夜更多的是对于‘性’好奇和期待,互相成就罢了。

        白夜说不清楚这到底是好是坏,他掀开纱帐看着两个女人,重重呼吸一口气,缓缓的道:“你们后悔吗?”

        床单上染红了两朵血红的梅花,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陈惊笑了笑,道:“这是我们的宿命,没有办法去选择,不过上天让我们姐妹遇到了一个好人,这是我们的福气。”

        “风尘院中很多都是孤儿,风尘院给了她们一口饭吃,她们拿身子去回报,这里的姐妹没一个有怨言的。”艾琴道,姣好的面容上容光焕发,带着一丝成熟的味道。

        白夜作势拍着胸脯,说道:“以后我也是个男人了,你们就在城南的平安府住下,我闲暇的时候就会去看你们。”

        艾琴眸光微黯,她们只是凡俗女子,几十年青春,而夜哥是传说中的修士,百岁容颜不老,她们不想几十年后以苍老面容去面对他。

        她想告诉白夜她们想试着修炼,动了动嘴唇,终是没有开口,转而笑着道:“夜哥可要常来啊,我们姐妹都会想你的。”

        白夜没有注意到她眸子中一抹深深的忧伤与不舍,他抬起手作发誓状,一脸认真的道:“一定!”

        两女见他一副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艾琴大大咧咧的伸了个懒腰,露出一抹傲人的曲线,她打趣道:“小男人,你有点幼稚,你这套我见得多了,毫无感觉。”

        白夜懵了一瞬,暗道现在的男女都拿真心当套路了吗,他猛地朝艾琴扑了过去,按住她的两只纤纤玉手,俯身凝望着她,嘿笑道:“你要什么感觉?到底行不行?”

        艾琴微微一颤,偏过头去,哼道:“你赶紧下去,大白天的你想干嘛,让人看到不好。”

        她是怕了这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白夜了,只知道蛮干,简直就是辣手摧花,火辣辣的眼神像是要吞了她一样。

        白夜在她下巴狠狠揉搓了一下,翻身下床,走到桌边坐下,扫了一眼桌上的红豆糕,自嘲一声,轻笑道:“遇见你们真好,心不会痛。”

        他一直以来都是想着一辈子只爱一个人,不求轰轰烈烈,但求细水长流,闲时立黄昏,笑问粥可温,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惜,天从不遂人愿,抱歉。

        艾琴掀开纱帐走了出来,她比白夜和陈惊都要年长,遇到的事懂的道理更多,她故作豪气的搂着白夜脖子,揶揄道:“哟,咱们的小男人还多愁善感起来了,来,吃块雪梨去去心里的愁思。”

        艾琴拈起一块早已切好的二指长宽的雪梨递到白夜唇边,见白夜一动不动,她拈着雪梨碰了碰白夜的嘴唇,白夜这才轻轻张开嘴含着,嚼动几下咽了下去。

        艾琴笑道:“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逗男人开心是她们的必修课,而白夜是他们的第一个考官,白夜点了点头,她们合格了。

        艾琴回头望着纱帐,撇嘴道:“小惊你怎么还不出来?怕生吗?都那么熟悉了。”

        在风尘院中她就与陈惊关系最好,亲如姐妹,两人从进入风尘院以来便互相照顾,现在这个时候是与夜哥拉近心灵的最好时刻,她不想一个人独占。

        一只白嫩小手掀开纱帐,陈惊钻出脑袋,弱弱的道:“给我点纸巾,流出来了……”

        白夜笑着递进去一卷纸巾,三人说说笑笑,气氛越来越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