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69章:仙朝内乱

第169章:仙朝内乱

        剑四剑五在第一时间感知到大股气息的逼近,两人对视一眼,当机立断朝白夜攻杀而去,以他们的头脑已然发觉这个年轻人一直在拖他们时间。

        粮草事小,可这个年轻人是天后下令‘软禁’起来的,要是出了差错,天后那里很难交待。

        剑四剑五法力全开,瞬息间攻杀而至,他们是近战武修,更擅刀兵拳脚,在他们施展开神桥威压时白夜就猛地双膝一沉,在膝盖即将触地瞬间,白夜开启‘九玄诡术-邪火幻相’转移压力,震身而起!

        剑四两人扑了个空,刹那转变方向抓向上方白夜,同时威压范围缩小,集中在白夜身上。

        “九玄战法-灵藏!”

        一股奇异神秘力量自九玄天灵扇散发出来附在白夜身上,剑四剑五手掌穿过白夜身体,在他们的惊恐的目光中慢慢散去,下一刻剑四突然感知到白夜的气息出现在三里之外!

        “这是什么鬼东西?”

        剑四头皮发麻,忍不住惊呼一声,这种诡异的现象他闻所未闻,仿佛人间蒸发一样,空间已被他们封锁,不是空间挪移的手段。

        待他回过神来,感知了一下白夜的气息正在向那突然出现的大股气息靠近,他面色一沉,身形一闪便掠出百丈,竟是只有神桥才能领悟的空间挪移!

        几个闪掠便发现了正在疾驰的白衣人影,他重重一哼,王兵地火剑光一闪,闪电般出现在白夜身后斜斩而下!

        来不及惊喜第一次使用遁藏战法的恐怖效果,身后王兵斩至,白夜反手一记玉扇护住后背,随即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将他轰飞出去。

        这股强大的力量一直顶着他爆冲了数十丈然后朝地面扑去,白夜扇尖在地上狠狠一拍前翻而出,仍趔趄冲了几步才踉跄站定。

        身后一股劲风啸杀而至,身前又是一道身影闪现而来越过他稳稳护在他的身后,白夜回头望去,剑四右手握着王兵地火一剑点在九婴妖君抬起的左手掌心,两人呈僵持状。

        虚空一阵波动,三道人影落下,白夜看向其中一人道:“云弟,你们再来晚点我就撑不住了。”

        云倥偬无奈道:“没办法,尽力了。”

        他之前是故意让剑五杀死的,白夜悄悄以九玄诡术-冰法永生将他复活,然后一路跟踪着五剑侍到长生天,沿途留下了早已约定好的标记。

        这个计划的关键在于白夜,在天皇庙中要不是剑一阻止,剑四已经杀了他,后面进入长生天更是遭遇数次生死危机。

        “这两位我给你介绍一下,十长老陆沉,十二长老吴思齐。”云倥偬走向白夜,介绍了一下两位长老,然后扶着白夜向两位长老说道:“我兄弟,白夜,祝融阁的。”

        十长老陆沉是个矮胖中年,长得憨厚老实,看起来颇为正气,十二长老则是个瘦高中年,留着一抹小胡子,目光阴冷,不像个好人。

        两人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两人站在一起极富喜感,白夜恭敬见了一记修士礼,道:“陆长老,吴长老。”

        两人点了点头,神情冷淡,转头看向白夜身后,剑四剑五并肩两立与九婴妖君正在对峙,神桥威压笼罩数百里,草木低伏,乌雀不飞,仿佛时空静止。

        “好强的气势!”

        白夜暗自惊呼,在神桥威压下,苦海修士如同蝼蚁一样,所以五剑侍才会对他那么轻视,大境界的十倍差距是速度、力量等全方位差距,有着天壤云泥之别。

        剑四两人与九婴妖君气场全开,方圆千里笼罩着一层阴霾,剑四的目光越过九婴妖君看着白夜,杀意迸溅,接着将目光投向对面的蟒袍中年,冷哼道:“神桥二阶我杀得不少,今天说不得要杀几个人缓缓手痒了。”

        他虽是神桥一阶,但是活了百万载,战斗经验丰富,加上剑冢悟剑至今已经是剑道有成,灭杀过十数二阶神桥,这个蟒袍中年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剑四轻声对身旁剑五道:“另外两个交给你,速战速决!”

        话音未落,王兵地火便斩至蟒袍中年胸前,剑身散发着强烈的血色剑气,九婴妖君面色微动,手上玄光一闪,一杆黑色长枪出现在手中,瞬间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冷静,勇武,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卒!

        “秦武枪,随我再战!”

        九婴妖君提枪迎上,不闪不避,一枪震飞王兵地火,气势再次拔高,欺身而上拦腰扫向剑四!

        砰砰砰……!

        两人陷入厮杀,身形变幻战场不断转移,一阵阵音爆伴随着飞沙走石,另一边剑五与两位长老战在一起,道道耀眼光芒此起彼落,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

        云倥偬拉着白夜飞退,道:“我们先走,免得让山神大人和长老顾忌,去看看粮草!”

        神桥的战斗他们插不上手,白夜点点头,两人飞速朝山下掠去,出了九圣城朝边境方向赶去。

        路上,云倥偬忽然道:“羽化仙朝内乱,夜哥知道吗?”

        这个消息他也是才听十长老提起,感叹道:“像这种庞然大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更激烈,各种明争暗斗,我听说仙朝内乱与独孤和林语血有关。”

        白夜心中一震,凝眉道:“糟了,无忧还在羽化仙朝,我得去接她。”

        独孤与林语血陷入内乱,他不确定他们是否有能力照顾田无忧,对于无忧他是有好感的,脾气野蛮了些,对他也算体贴。

        “行,你去仙朝走一趟,一定要把无忧安全带回来。”云倥偬道,如今粮草之事尘埃落定,有了粮草位置后面就好办了,至于粮草被劫的过程等山神庙小将军醒了就知道了。

        云倥偬心里惦念着田无忧,当即做了决定,一个人朝大武城方向疾掠出去,他头脑中响起一道沧桑的声音:“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小云子,你的一番心思怕是要错付了。”

        云倥偬面色如常,冷冷的道:“爱如果要图得到回报,那爱也太廉价了。”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儿时嬉戏的画面,田无忧总是欺负他,那时候他想着等长大了一定要还回去,现在却想让她欺负一辈子。

        想到这里,云倥偬嘴角不禁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心也有些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