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67章:驱虎逐狼

第167章:驱虎逐狼

        白夜身后浮现一道恢弘壮阔的星空,星辰林立,仿佛充斥着无尽的大恐怖,一道大道气息环绕的白衣身影背对众生立身一道星辰上,无尽的威压横贯八方镇压整座大殿!

        剑四身形一滞,飞剑出鞘,惊呼:“异象!”

        修士中能够觉醒异象的极少,无不是盖世天骄,这种人要么天生体质强横,要么身上流传着圣血,一百个修士中也难出现一个。

        剑四迅速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哼道:“有异象又如何,越大境界战斗,痴人说梦!”

        古往今来天骄无数,也只有九人真正的越大境界战斗过,即使是十二圣帝也很难做到,不死也要重伤,真正的无伤而胜的仅天尊沧海一人而已。

        抬手挽了一道剑花,剑身火光荡漾,剑柄上刻着两个古字:地火。

        中阶王兵地火,这是他在剑冢中所获,悟剑十年,他的剑意早已达到第二层炉火纯青的地步,离第三层登峰造极也不远了,是真正的剑道天骄,同阶中少有敌手!

        白夜微微一笑,神桥一阶,正好拿来试招,要是对方境界再高点,那他只能逃,但可惜不是。

        赵荨说异象只有十分钟,看来得尽快解决战斗了,正好速战速决是他的拿手绝活!

        “九玄诡术-邪火幻相!”

        嘴角一抹,一道道火焰从他体表升起,环绕在他的身周,如同披着一件烈焰衣裳,白夜脚下重重一踏跃上半空,丹田冰属性法力运转而出集于扇尖,朝剑四当空劈下一扇!

        哼!

        剑四轻蔑的哼了一声,避也不避,抬手一剑反劈而上,一道火龙腾空而起,烈焰波澜般点燃整个大殿!

        “火龙在天!”

        剑四厉喝,火龙张牙舞爪冲天而起,龙威震荡,抵消了一部分异象的威压,剑四身影一闪,紧随火龙之后,王兵地火寒光凛冽!

        剑四心中冷笑,苦海蝼蚁还想翻天,真是蚍蜉撼树,大境界战斗即使是大帝少年时也没几个能办到的,就凭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冰属性力量倾涌而出,九玄天灵扇十万斤力量尽数倾泄,瞬间冲进了火龙龙口中。

        “火龙陨灭!”

        剑四身影瞬间出现在火龙上空,随着他一声长啸,空中巨大火龙轰然炸开,扑天盖地的火浪袭卷四方,撞在圣金打造的墙壁上灼烧出道道乌黑裂纹!

        嗖!

        一道白衣身影从火爆中央疾掠而出,衣角有些破损,白夜飞身而起凌空站在剑四对面。

        “如何?”

        白夜冷冷的问了一声,对方是火属性魔修,在这凡间人道特性反震了三成力量,加上邪火幻相转移三成,剑四至少受到了六十万斤力量的伤害。

        而他免疫了三成伤害加上转移出去三成,九玄天灵扇给他抵消了十万斤力量,加上异象的威压守护,他只受到不到三十万斤力量的伤害。

        他从小被王化打熬根骨,体质远超常人,承受了不到三十万斤力量的冲击下五脏六腑受到巨大震荡,几近重伤。

        白夜活动活动手腕,强作无伤状态,冷眼瞧着剑四。

        剑四脸色阴沉,眯着眼睛,咬牙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寻常天骄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战力,在刚才的交手之中他内腑遭受了一丝丝震荡,火龙的伤害过半都打在了他的身上。

        “奴才……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

        白夜冷漠的道,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他大概了解了神桥的力量,即使是底牌齐出也不可能战胜剑四,顶多他死对方重伤。

        而现在,他要拖住对方,一直拖到九婴妖君的救兵,依现在的局势来说……不好拖。

        剑五飞身与剑四并肩而立,白夜不等他们行动,轻声说道:“天教仅仅一个林辰可不够,他在独孤等人面前讨不了好,天后曾经说要在我与林辰中选择一个做少教主。”

        这种局面下借势才是最明智的做法,而天教能镇住五剑侍的只有三人,天后便是其一,借她的势来解决粮草问题,这招‘驱虎逐狼’妙到毫巅。

        剑五眼神闪烁不定,哼道:“小子,别拿天后唬我,你与辰少还差的远!”

        他无法断定这个年轻人话中的真假,不敢轻易下决定,毕竟这个年轻人是天后亲自下口谕保护起来的人。

        “别跟他废话,先拿下他等天后处置,免得他耍花样。”剑四冷哼,一招没拿下苦海境界让他丢了脸面,强忍住心中的杀意说道。

        白夜闻言沉下脸,做足了虚张声势的样子,冷声说道:“你要知道我未来是有机会做你们少教主的,最好对我客气点,天后开了口你们不敢杀我,大家还是克制一点,免得让天后难做。”

        话音一落也不管对方回答,白夜御风落地,朝着之前林辰坐的黑玉魔椅走去,将后背留给了剑四两人。

        “可恶,我要杀了他!”

        剑四恼羞成怒,抬手一剑攻向白夜后背,而行走中的白夜仿佛没有意识到,依旧朝魔椅迈步走去,神色自若,闲庭信步。

        噌~

        一道剑光闪过,剑五挡在剑四身前,两剑十字相交,剑四冷喝道:“怎么?老五你要保他?”

        他已动了杀意,有辰少庇护,天后不会杀他,并且能够洗刷之前的耻辱。

        “四哥你冷静点,你杀了他不仅会触怒天后不说,对我教发展也不利,你也看到了他的战力。”剑五缓下声音,给他分析利弊,说道:“辰少是强,可是教中没有弟子能在他手下撑过三十招,我教要发展光靠辰少一个人是不行的,天后深谋远虑,不要坏了她的计划。”

        天教之强是强在教主身上,可是殿中青黄不接,年轻一辈除了林辰再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天才,正是需要顶尖天骄的时候。

        剑四目光闪烁,慢慢冷静下来,道理他都懂,只是咽不下被越级的的耻辱,他无奈的道:“也罢,大局为重,我便放过他。”

        剑四一脸不情愿,他有把握三招之内拿下这个年轻人,但老五的话不无道理,他个人耻辱事小,天教大局为重。

        白夜走到黑玉筑成的魔椅面前,象征性的拂了拂椅子上面的灰尘,然后慢慢坐了下来,

        “大武的粮草可是你们劫的?”

        白夜望向剑四两人,轻描淡写的问道,话中带着质问之意,其实他心里早有答案,如今再问不过是拖时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