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64章:第九魔首,徐旧竹

第164章:第九魔首,徐旧竹

        白夜手握玉扇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轻声道:“走,去天皇庙。”

        十三甲等大帝之间的顺逆之争虽然可怕,但他也不是没有助力,大哥算无遗策,独孤防御无敌,太初杀伐无双,一力破万法,虽困于魔渊,未尝没有解脱之日。

        更有修百败不败天功的林语血,修合击之道的姜姒姐妹,这些人都是惊采绝艳的天骄。

        云倥偬道:“咱们两个对付得了五剑侍吗,那可都是神桥大修。”

        他们只是苦海境界中期,对上神桥毫无胜算,何况是默契十足的五剑侍,不管是人数与修为皆不占优。

        “我有个主意。”白夜徐徐道出一则计谋,道:“如此便可,还请妖君去搬救兵过来,到时候一举夺回粮草。”

        蟒袍中年面露凝重之色,道:“此计好是好,但你俩孤身犯险,稍有差池就会万劫不复。”

        “我正想试试神桥大修的战力。”

        白夜目光微闪,他从未与神桥大修真正战斗过,苦海之中他感觉不到境界的强弱,他要清楚了解大境界之间的差距。

        见白夜打定主意,蟒袍中年有些无奈,说道:“初生牛犊不畏虎,你们要去就去吧。”

        这个年轻人是化哥合道计划的核心,是那个万古至强之人斩落的有情道根化形,王化必定给他留了后手,他心中担忧稍稍散去。

        白夜左手握扇左后,右手在前朝蟒袍中年拱拱手,正色道:“麻烦妖君了。”

        蟒袍中年点点头,看着两人转身离开,呢喃细语:“天下江湖出北凉,沧海古流衍玄黄……沧海十世战魂归来么……化哥这么做有些过于残忍了。”

        蟒袍中年手腕一翻,掌心中出现一块魔气内敛的墨色令牌,上书:第九魔首-徐旧竹。

        “三花七木,苟活了这么久,该还回去了。”

        ……

        出了山神庙,白夜两人直奔天皇庙,今晚没有星星月亮,五剑侍极有可能在天皇庙现身,只要顺藤摸瓜就一定能找到粮草。

        两人悄悄摸进庙中,伸手不见五指,只能以元神探视,庙中景象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与白昼无差。

        “没人?”

        白夜轻语一声,招呼着云倥偬跃上横梁,躲在柱子后面,同时九玄天灵扇紧握在手中,蓄势待发。

        他选择从五剑侍下手除了追查粮草下落之外,主要是体验一下大境界之间的差距。

        “怎么还没来。”

        白夜估摸一下时间,已经到了丑时时分,此时距离天亮仅有三四个时辰,但是箭在弦上势如骑虎,不得不耐心等待着。

        另一边云倥偬想着夜哥的计划,盘算着中间可能出现的意外和解决之法,待得思考周全,不由心中称叹:“以古解今,以书中事解书外人,这一招简直是妙啊!”

        恰在此时,五道黑衣佩剑身影走进庙中,面貌三十出头,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其中一人开口道:“汉帝现在是三界共敌,想不通教主为何要帮他,难不成是慈悲心大发,可怜那些蝼蚁般的凡人不成?”

        另一人冷声道:“剑五,你的话有点过了,教主怎么吩咐的我们只管照办就行,其他的不是我们该议论的。”

        剑五大骂道:“你那是愚忠,教主对我们虽说冷漠,但做剑侍的,不能一味的执行命令,这命令有可能是错的,明知道错了还去做,那才是对教主的不忠。”

        老大剑一开口道:“行了,正事要紧。”

        话落,他眼皮微沉,气氛开始冷了下来,他冷声道:“老四老五,去把两位朋友请下来。”

        此话一出,白夜两人大惊,只见庙中剑光一闪,平地起惊鸿,白夜尚未来得及反应,本能的握着玉扇横在胸前,大致挡住那道剑光。

        砰……!

        滔天巨力袭来向后方爆摔而出,如同流星划过,刹那即逝,撞在圣金打造的墙壁上再次遭到一股震荡,墙面微微凹陷进去,白夜头晕目眩,‘噗’的吐出一口血水。

        躲在另一侧横梁上的云倥偬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道刺目的剑光劈飞出去,撞在墙壁上重重滑落在地,气息奄奄,不一会儿就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呵,还没死!”

        剑四冷哼的声音伴随着一道火红色剑光斩向白夜,忽然被另一道金色剑光斩灭,剑一的声音响起:“留一个活口带回去,或许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白夜遭受重创,元神无法动用,只感觉有人提着他后背衣服,下一刻罡风如刀一样刮在脸上,刺得生疼。

        他很快晕了过去,嘴角不自觉地隐现一抹弧度。

        “晕了?真没用,想必这小子就是天后叫我们软禁起来的白夜了。”剑三提着白夜在虚空行走,一脸不屑,如果不是天后下了命令,像这种苦海蝼蚁他看都不会看一眼。

        剑五讥笑道:“这小子命好,否则迟早跟着大武陪葬,真不知道天后瞧上他哪点。”

        “天后在大武身上赌了一把,若是她输了就要与教主合二为一,唉,活了数个世代的她就进了一次凡间居然出现了感情,太义气用事了。”剑四轻声感慨,心中出现一股难言的悸动。

        剑一沉声道:“凡间很恐怖,江湖的起源和中央都在这里,除了江湖还有庙堂之争,皆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凡人百年便将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历遍,这任何一样放在我等修士身上都是致命的心魔!”

        “天后沦陷在了凡间,希望她能悬崖勒马吧!”一向沉默寡言的剑二出声,他们与天后相识百万载光阴,相互已是至交,相信一个凡间困不住她。

        剑三提着白夜,冷声道:“凡间真如炼狱一般,哪像我辈修士潇洒自如,以战力论成败。”

        如果不是教主决定在这一世出世,他们会继续长眠,让他们想不明白的是教主为什么会助汉帝,盖非衣自荒古开始便为证道不择手段,怎么突然将帝位拱手让出?

        “头疼。”剑一揉了揉微胀的太阳穴,脑海中无数的问题搅成一团乱麻,教主不说他也不能问,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压下心中杂乱的思绪,剑一道:“没了这批粮草支撑,大汉必将长驱直入,天后的胜算又少了三成,真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

        这批粮草正是被他们截下,但并不是教主盖非衣的意思,而是天后下的命令,让他们软禁一个叫白夜的年轻人,不准伤害他。

        “莫非天后还有什么后手?”剑三眉头紧锁,依明面势力来看,大武毫无抵抗力,然而天后岂是这么容易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