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63章:九道十三甲

第163章:九道十三甲

        五剑侍在教内地位特殊,属于教主直系力量,余人无法命令,无数次为教主执行秘密任务,巅峰时五剑侍联手神桥无敌,即使在这末法时代也有着神桥修为,教主对此次汉武之争的重视可见一斑。

        “心魔宗覆灭可与天教有关?”白夜突然问了一个心中累积已久的问题,横梁上的云倥偬感觉很奇怪,夜哥与心魔宗有什么联系?

        罗悦瞳孔一缩,心魔宗在三界是一个禁忌,不止因为里面出了数位绝顶天骄,更重要的原因是它的覆灭是多方势力掺杂的结果。

        “恕我无法告知。”罗悦道,关于心魔宗她曾听长生天皇提起过,虽然不知道是否与他有关,但他每次提起心魔宗都有些得意。

        其中内情她不清楚,无法妄下定论。

        “有这句话够了。”

        白夜沉下眼眸,心中已有答案,心魔宗有独孤扛天这位太古老祖镇守本可镇住一切有心之人,然而五道门突然下杀手,独孤扛天与天女一战一死一重伤,没了这位老祖坐镇,心魔宗之灭已经注定。

        原本他还在奇怪天女为何降临心魔宗与独孤老祖死战,如果后面有同等级的长生天皇在挑拨离间就能解释得通了。

        裴青莞极有可能是天教之人,渗入武皇殿与天教里应外合从而灭掉武皇殿,但是让他不解的是裴青莞为什么会让他来九圣山,难道她不知道她与长生天皇很像吗?

        其中疑点重重,皆是白夜的猜测,最关键的是天女怎么会不知道两个无伤的绝顶战力对当下的地星有多重要,弄得个一死一重伤的结局收场。

        这无法连成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罗悦的回答让他肯定心魔宗的覆灭绝对与天教有关。

        “你走吧,退出天教,否则下次再见就是你的死期。”白夜哼道,既然肯定宗门被灭与天教有关,自然没有好脸色。

        “下次见面就是敌人,一定与你分个高下。”罗悦道,她心里已经形成执念,这个师父拿命换来的太平天下绝不能乱。

        砰!

        一道乌芒闪过,千丝甲破碎,罗悦已不见身影,地面留下一滩血迹,白夜冷冷的瞧了一眼庙外,他刚才起了杀意,六魔魔导枪的杀伤力没有让他失望。

        如果不是千丝甲阻了一瞬,罗悦不死也要重伤,这让他对六芒魔导枪的威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白夜朝横梁上望去,云倥偬跳了下来,扫了一眼六芒魔导枪,说道:“这就是天老说的六芒魔导枪吗,不愧是天外之物,虽然没什么玄妙的力量,但杀伤力是真的恐怖。”

        天老对他提起过一次这件诡秘古星的‘魔器’,乃是他年少时他父亲‘撒旦’斩下的一小截龙尊-乌贼手指炼成,融合了一道毁灭之力,在地星没有克制之法,可以说圣人之下无坚不摧。

        龙尊-乌贼是何等人物?三世成帝,是沧海以外成帝最多的生灵,而且是唯二的成帝数次的生灵,分别龙、凤、人三种形态证道,在万古战力榜上排名第四,恐怖到了极点,是唯一打至长生殿外活着全身而退的生灵,可惜被打碎帝躯,最终消失在无尽黑龙海中。

        排在他前面的青帝乃是不死药自斩圣药特性,逆天化形证道,因其为草木之帝化形熟悉百草特性,创出丹药一道,也被称为丹祖,战力略胜龙尊一筹。

        太古无尽岁月,上古百万年,龙尊排第四,其恐怖可想而知,他的一截手指已是大帝之躯,融合天外神秘力量,杀伤力可想而知。

        白夜自是不知云倥偬心里的想法,仔细注视一阵六芒魔导枪,问道:“怎么了?你知道它的杀伤力?”

        天老是从他这里过去的,他对云倥偬知道六芒魔导枪不奇怪,只是好奇天老对他说了什么。

        云倥偬道:“秦帝一统天下之后曾点评过古往今来的九道天骄,列出九道中在某一领域的最强生灵,称为九道十三甲,龙尊是海甲,于江海中无敌,青帝是丹甲,首创丹药之道,这样的人物的一截帝躯炼就的宝物岂是寻常。”

        九道十三甲,无不是空前乃至绝后的惊艳一个时代的人物,各有所长,战力有高低,但是论厉害难分伯仲。

        “九道十三甲有哪些人?”白夜来了兴趣,伸手在脸上一抚,恢复本来面目,身上铠甲迅速退去,化为左臂上巴掌大小护臂。

        云倥偬摇摇头道:“那个层次太高了,我也只知道海甲龙尊,丹甲青帝,阵器剑三甲剑魔,生甲逍遥,还有七甲我也不知道……”

        九道十三甲并没有记载在史书上,否则白夜不可能不知道,六甲四人,剑魔一人身负三甲尚排在龙尊后面,龙尊的恐怖可见一斑。

        “天老说,十三甲中已有数甲轮回转世,不过无法探知他们的存在。”云倥偬沉声道,他知道夜哥有意争帝路,除开当世天骄之外还有十三甲之流的大帝转世轮回,这条帝路……不好走。

        白夜心中沉重,他偏过头望向一边,蟒袍中年现身,只听云倥偬继续说道:“不过夜哥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我……师尊说了,这一世没有人比你更有机会争帝位!”

        说话间云倥偬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蟒袍中年才继续说完,这个九婴妖君神秘莫测,不知是敌是友。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白夜眉头不展,沉吟道:“帝位之争还是未知,我担心的是这些大帝有的是顺天证道,有的是逆天证道,顺逆之间必有一争,地星本来就面临天外邪魔之患,又来个顺逆之争,我怕会给邪魔可趁之机。”

        大帝中除了青帝、龙尊、剑魔等寥寥几人之外几乎都是顺天证道,看似是一面倒的局面,但大帝间的争锋岂有哪么简单。

        在一旁倾听的蟒袍中年听至此处,开口道:“逆天之道不可争,天道不可逆,也无人能逆,我们守护好三界,护好这芸芸众生就行,没必要非去跟天斗,又没有好处。”

        他从上古时代活下来,见过不少要逆天的天骄皆是惨败收场,尸骨无存,顺天与化哥的合道计划并不冲突,由此他开口警示。

        “叶、楚,林三姓中有几个代表人物,原有绝顶天赋,一路高歌猛进,杀伐果断,美女珍宝几乎被一人占据,站到了天道面前,然而在天道面前翻不起任何浪花……”蟒袍中年道。

        天色渐黑,白夜拿出一壶‘女儿红’,招呼二人坐下,倒上三杯,率先端起一杯饮下,顿觉这酒失了真味,自从喝过名酒‘吴钩’之后再饮自己的酒,味同嚼蜡,食之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