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56章:长生天皇

第156章:长生天皇

        据传在天界中尚有一些上古遗留下来的诸神,而九婴妖君曾曾在巅峰之时上过天界,后来境界跌落无法进入天界便留在了人间界。

        这位九婴妖君是个传奇,乃是龙族异种,与齐天大圣、二郎神师出同门,与上古大神哪咤是挚交,名敖乙。

        白夜点头道:“好,上九圣山,见一见位传说中的上古大神!”

        九婴妖君在上古名声不显,但是在这一世属于老祖级别的人物,战力虽不算顶尖,也是一流高手。

        九圣山在人界是三不管地界,此次粮草押送是借道通行,九婴妖君为人和善,与世无争,无论哪个势力都会给他几分面子。

        一身铁甲的牛力道:“我与你们一同去,九婴妖君那里我与他有过数面之缘,此人虽与世无争,但有一怪僻,自诩速度三界第一,极喜欢与他人比拼速度,而且不要在他面前提上古封神这些字眼。”

        牛力徐徐起身,神色稍显凝重,任何一个上古人物都不是平常人物,遗留下来的神佛寥寥可数,九婴妖君战力不算顶尖,但身份特殊。

        云倥偬撩了一下额前发丝,微眯着眼,邪邪一笑道:“拼速度,同境界我还没怕过谁。”

        速度比拼皆是同境界相较量,否则九婴妖君绝不会自诩速度三界第一,雷系最擅长爆发与速度,云倥偬对于九圣山之行心中已有计量。

        白夜亦是一笑,神秘莫测,牛力见两人神色各异心中惊奇,又摇摇头,经常有自认身法无双的天骄上九圣山与九婴妖君较量,皆是败北告终。

        云倥偬嘴角一咧,朝白夜徐徐说道:“看来夜哥心中已有计较,想必是有了极大的把握。”

        白夜玉扇一摇,战意飚升,道:“彼此彼此,云弟肯定还有底牌未露,借这个机会咱们好好比一次!”

        他当然还有底牌未动,云倥偬自然也是,两人眼光对视,一道战意一闪而过,白夜拍了拍他的肩膀,扭头对牛力道:“烦请牛师兄带路了。”

        牛力郑重点头,道:“九圣山有些奇特,会压制妖道以外的力量三成,同时沿途充斥着凶妖与邪毒,你们要做好准备!”

        牛力提醒一句,话音一落朝院外一跃,只听“轰”地一声山摇地动的巨响,一道十数丈大小的黑色犀牛出现在驿馆外,这是他的真身。

        云倥偬微一抬手,指间出现一道印着黑色闪电的卡牌,他屈指一弹,卡牌激射而出,刹那间湮灭,他的身周忽然雷光闪烁,身形骤然雷霆般闪了过去!

        “如意护臂,化翼!”

        白夜目光一肃,口中吐出一句轻喝,左肩上的如意护臂迅速延展开来,化作一双巨大的翅膀,玉扇一摇,猛地疾冲出去。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两人一牛的身影消失在驿馆之外,尽皆朝庞大的九圣山冲去,牛力身化巨牛横冲直撞,云倥偬化身雷神,御雷而行。

        白夜摇着玉扇,双翅开合,顶着呼啸的山风逆风而行,白衣白扇,与云倥并肩而行,跟在狂奔的大黑牛后面紧随其后。

        遥遥望见一座庙宇,瞬息间临近,一牛二人停了下来,巨牛变化人形,白夜朝庙宇望去,庙宇不大,漆黑如墨的墙壁,内里供着一尊雕像,整体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牛力朝庙中走去,一边说道:“这便是近几个月以来新建的长生天皇像,里面供着的便是魔道领袖天教的教主-盖非衣!”

        天教于三年前突然崛起,正值心魔宗灭宗之际,整个天教唯有教主一人威震三界,可以说一人撑起了一教!

        天教教主盖非衣尊号长生天皇,是大帝之下活得最久的生灵,巅峰之时可抗衡大帝,与龙尊争斗三世虽败,但龙尊对其极其看重,视为毕生宿敌。

        三人走进相继庙中,白夜抬眼朝雕像望去,当望清雕像的相貌时心中一荡,好熟悉的感觉,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一道惊呼在耳边响起:“裴青莞?”

        云倥偬瞳孔一缩,抬手召出一道黑色卡牌,如临大敌。

        是的,这道雕像的长像与裴青莞极为相似,足有八分像,棱角处有着一些差别,气质阴冷狂傲,一袭血色长衫,双目紧闭,似漠视一切。“这怎么可能,莫非裴青莞是盖非衣的后人?我差点就以为这人是她。”云倥偬眉头不展,卡牌在掌心上下沉浮。

        “没听她说起过,现在想来她的出现有些蹊跷,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剜心魔轻而易举让我们解决了,而且她是剜心魔手下唯一的活口。”白夜忽然想起来初见裴青莞时的情景,心里猛地升起一股不详的感觉,可是这次九圣山之行是她为他争取的,如果她知道这雕像的话怎么会?

        而且认识以来她都没有伤害过他,反而对他非常温柔,每次见面都要调戏他一下,不像是活了上百万年的老怪物。

        不过她的出现确实奇怪,当时白夜就好奇她是怎么在剜心魔手下活下来的,只是以为剜心魔仓促之下来不及剜心,现在想来剜心魔那么强大,怎么会一见到他就逃跑,而且后来解决剜心魔的过程也太顺利了,就好像是故意让他们捉住的一样。

        云倥偬手一抖收起卡牌,道:“走吧,天教强大且神秘,尽量不要扯上关系。”

        话音一落,三人刚转过身,庙门突然‘轰’地关闭,庙中伸手不见五指,幸好三人都是修士,元神外放,庙中景象清晰的映在脑海中。

        白夜扯住衣角猛地撕下一块细长的布料,左手一翻掌心中出现一壶女儿红,倒出酒水浸湿布料蒙住口鼻,随后将酒壶丢给云倥偬,道:“将口鼻蒙上。”

        这是白夜对危险的直觉,在一个陌生的封闭环境中,湿布蒙住口鼻可以防止毒气侵入,这是野外生存最基本的常识。

        云倥偬和牛力撕下衣角打湿蒙住口鼻,下一刻从庙中四角缓缓喷出一股浓烟,云倥偬指着雕像惊呼:“快看,雕像睁眼了!”

        一袭血衣的雕像已经睁开眼睛,冷漠,孤傲,目空一切,一道冷漠的声音仿佛穿越时空在庙中响起:“进我天皇庙,入我天皇教,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贡桌上青烟缭缭,三柱青色长生香浮在贡桌前方,等候着有人上前祭拜天皇。

        “这便是顺者生逆者死的意思吗?”白夜眼眸微眯,咧嘴笑道:“我要逆你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