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46章:无人,无酒

第146章:无人,无酒

        仙朝圣子的擂台战结束,观战的一众弟子相继离去,旁边的侯君世道:“我先回去了,你们师兄弟聊。”

        他的目光看向驻足不动的何若愚,他在这个祝融阁大师兄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战意,按理说他的排名不应该在三百名开外。

        侯君世朝何若愚点点头,拍了拍白夜肩膀,转身离去,两人不是一条路的人,以后帝路争锋都是对手。

        一世帝路只有一个人能登临绝巅,剩余的皆是败将,或者死人。

        祝融阁来观战的除了白夜之外只有大师兄何若愚,白夜走到他面前,道:“师兄对圣子大人有什么看法?”

        对外他还不能说林语血他们是他师兄,心魔宗弟子的身份暂时不便暴露,要知道每一个心魔宗弟子放到任何一个势力都会成为焦点,重点培养。

        何若愚面色微微泛白,沉吟道:“他很强,这次只露出冰山一角,他的气机很强,应该是个锋芒毕露的人才对,可是我看他儒雅随和,有些奇怪。”

        白夜心中一乐,林语血以前可不是像现在这样洒脱潇洒的,自从心魔宗覆灭之后心性大变,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白夜道:“师兄与他战斗有几成胜算?我看师兄的战力不比他弱。”

        何若愚拥有上古佛道密宝降龙弓,白夜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极强的气机,与他在林语血身上感受到的气机不遑多让。

        何若愚苦涩的道:“我与他差远了,师弟高看了,我倒是觉得师弟同境界的话不会比他弱。”

        他的体内寄生着一只血毒蛊,一旦发狂便会六亲不认,他一直用若水圣法镇压着,这一只血毒蛊连段无涯都没办法解决。

        白夜笑道:“咱就别互吹了,两天后的约战师兄记得来看看,阁主可是要我尽量张扬的。”

        祝融阁在十阁中垫底,这次的约战纯粹是后土阁为显威风故意为之,三巨头忙着正事无暇顾及这些琐事,段无涯也攒满怒火,要让白夜拿这一战扬威。

        “这是好事,祝融阁积弱太久了,等这一战打完得摆一桌酒席庆祝!”何若愚拍了拍白夜胳膊,一脸微笑。“不早了,先回去吧,准备一下两天后的战斗,这一战不容有失哈!”何若愚笑了笑,说道:“走吧,我可不敢打扰你,这一战要是输了阁主得剥了我的皮!”

        两人并肩朝着祝融阁走去,到了阁中,两人谈笑风生中各自朝自己的阁楼而去。

        夜阁门前,白夜推开门,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周山他们几人的身影,走进走廊,弯腰拿起护拦上的剪刀,修理起乱糟糟的景栽。

        白夜喜欢独处,也只有这个时候能让他静下来,思绪飘飞,他在想他的丹田为什么这么小,难道是九玄天灵扇的原因吗,可是天尊寰宇称尊,凭这么小的丹田是怎么做到的。

        天老说过,天尊有一种天赋神通能够数倍增长战力,加上九玄天灵扇或许足够了吧!

        九玄天灵扇号称星空第一奇物,来自天外,他与天尊都拥有九种属性,但不同的是他兼修九道,而天尊需要转回九回,这是他的优势。

        “也不知道小云他们怎么样?”

        白夜暗自叹息一声,当初是他放天老离开魔印空间去云倥偬那里的,这个天老可不简单,乃是天外诡秘古星的‘邪魔’,放他去云倥偬那里也不知道对不对。

        魔印空间中的一半仙女一半魔鬼的神秘女子自从他修炼诡秘圣经之后便没有出现过,天老说她极有可能是吞天女帝与柳圣中的其中一人,让他奇怪的是这样的人物怎么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魔印空间中。

        白夜抬起右臂,食指上戴着一只青铜戒指,这是四年前太初师兄送给他的虚弥纳戒,内有五丈空间能够纳物,自从入道之后他的东西都是收起丹田空间,没有使用过这枚纳戒。

        想起太初师兄,白夜万语千言哽在喉咙吐不出来,本是一个强横霸道的盖世天骄,却为了地星众生以身补魔渊。

        镇住了魔渊,也放弃了一世帝路。

        太初乃是泰山之上的顽石化形,本体坚不可摧,堪比仙金,因为这才让他成功镇住了魔渊裂缝。

        这一刻的宁静,让他想起了很多很多人和事,无限的忧愁萦上心头,放下手中的剪刀,走到石桌边坐了下来。

        秋天总是来得那么突然,风卷着枯叶起舞,白夜抬手一指冰刺射出,洞穿一片落叶分作两半掉到地上。

        一道冰刺,冰丹田空间少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法力,白夜凝眉,丹田太小始终是他的弊端,这意味着他的战斗要速战速决,然而天下天骄多如过江之鲫,岂可小觑天下英杰?

        光是心魔宗就有心魔三杰,林语血这样的人物,其他道门也差不到哪里去,他的天资根本算不上顶尖,如果没有九玄天灵扇他什么都不是。

        王化说过,他的天赋顶多算中等,抛开九玄天灵扇,他不管是修炼天赋还是悟性都远远比不上那些顶尖天骄。

        月上中天,却没有酒,瞧了一眼右手食指上的虚弥纳戒,以后它就用来装酒了,白夜自诩酒道中人,虽品不出来什么优劣,唯钟爱于它那种晕乎乎忘却一切的感觉。

        以前在家的时候,整日整夜的练习制棺之术,修习八十一道基础棺禁,没有自由时间,不知道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他们与别的制棺人不同,王化教给他的棺禁已经超脱了世俗层次,属于术法禁印一类,好几次助他逃过一劫。

        狠狠摇了摇头,不知道思绪怎么飘得这么远,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在凡间建功立业,登临人帝之位,他接的是天尊的路,被天老称为沧海殃灭后的最后后手。

        两天后与周奇的死战是他在世人面前的第一次战斗,在修界,人设是很重要的,他要塑造的是一个潇洒自在、冷酷的形象。

        势力方面,抛却心魔宗的师兄们不谈,云倥偬,裴青莞还有姜姒这些人都是可用的人才,他的势力已经悄无声息的扩展出去。

        人道在九道中被公认是最难走的路,古往今来只有伏羲一人证道,连沧海都失败了,并不是说你修的是无情道还是有情道就能决定成败的。

        怀着无限心思,白夜独自陷入沉思,坐看云起云落两个昼夜,当东方红日初升,他站了起来,与后土阁约战的日子到了。

        白衣长袍,玉扇轻摇,扶着石桌活动一下发麻的双腿,便抬脚走出了夜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