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43章:暴动的天煞之力

第143章:暴动的天煞之力

        “完颜卿?”段无涯手指敲着桌面,缓缓说道:“她是泰泽殿少殿主钟心正的女人,三个月前她去追杀独孤受了重伤,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白夜心中一痛,追杀独孤的事白夜早就知道了,让他难受的是卿儿竟然是钟心正的女人,她是否有苦衷?

        “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她的身份的?她之前是心魔宗的人。”白夜问道,完颜卿曾是心魔宗土轮峰大师姐,也是他的第一个道侣。

        完颜卿对他特别重要,是他的第一个恋人,虽然她很有可能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

        陈祺钰临终时曾说心魔宗有两个卧底,是为了破魔道天骄的道心,她是其中一个,另一个就是完颜卿。

        “这是钟心正放出来的消息,心魔宗灭了之后完颜卿就一直跟在他身边,据说完颜卿是玉阴神体,极品鼎炉,二十五岁神体成熟,与她双修可以直接晋升一个大境界,是泰泽殿为少殿主钟心正准备的帝路底牌。”段无涯沉吟道,修炼鼎炉是修界培养天骄的常用手段,对双修的两方都有好处。

        “二十五岁?”白夜凝眉,完颜卿今年二十三岁,那岂不是说一年后她就要与别的男人双修了?

        白夜已将她视作自己的女人,即使她是带有目的的卧底,也绝不允许其他男人染指!

        段无涯瞧着他道:“怎么?你认识她?”

        之前仙朝圣子林语血拜山他就很奇怪,现在他又认识公输和完颜卿,段无涯已经确定白夜是心魔宗遗世之人。

        据说心魔宗弟子有三十几人,但是只有几人现世,大部分人都隐世潜修,只有心魔宗高层才知道所有弟子的名字。

        白夜由于入宗晚,也没有惊人的战绩,并没有在修界扬名,段无涯不知道他也正常。

        “他们什么时候成亲?”白夜眸光一寒,眯起眼睛,不管完颜卿有什么苦衷,他都要找她问个清楚。

        “后年七月初七。”段无涯道,转念一想感到不对劲,忙问道:“你要做什么?”

        黎明历二十一年七月初七,完颜卿与泰泽殿少殿主钟心正成亲,已经宣告整个修界。

        “成亲?怕是没那么容易!”白夜冷笑一声,他看着段无涯,寒声说道:“那天我去劫亲,敢动我的女人,钟心正,我要废了你!”

        陈祺钰的死就是他谋划的,导致了黄巢道心破碎,最后避世不出,现在又动了他内定的女人,白夜起了杀意!

        “废了他?!”

        段无涯惊声,钟心正可不是普通人物,泰泽殿少殿主,兼执法殿赏善罚恶使,执掌着修界生杀实权。

        “他乃是超一流天骄,战力极其恐怖,境界在年轻一辈中排第一,不论你能不能赢得了他,他的身份不简单,动了他你麻烦大了,武皇殿也保不住你!”段无涯劝他慎重,不管其中有什么内情,钟心正也动不得。

        白夜杀意几乎凝成实质,轻轻一拍石桌,轰地一声石桌崩塌,段无涯见了不再多言,他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让白夜这么愤怒。

        不过他是在听到完颜卿与钟心正成亲的消息之后暴怒的,同为心魔宗之人,白夜必定与完颜卿之间有过什么。

        段无涯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他瞧了白夜一眼,悄然离去,并没有再继续交流,在这个情形下也交流不了。

        段无涯一走,白夜牙关一咬重重一哼,徐徐平复心境,他看向远方天际,幽幽自语:“卿儿,不管你有什么,你得给我一个交代!”

        据付岩杰之言,太初遇刺,公输爱人之死都是她一手策划的,包括与他相恋都带着目的,白夜一定要找她问个明白。

        他想问她,在心魔宗的日子都是装出来的吗?只是为了破他们的道心?

        白夜不知道,也不愿意去多想,到了那一天他会去找她要个说法。

        石桌已经塌了,酒壶酒杯碎了一地,月上中天,月华如练,树影婆娑,白夜空对着圆月,望月怀人。

        体内深处,一股煞气突然暴动,他调动丹田法力镇压,然而这股煞气来得剧烈,直接冲破他的法力屏障,散向他的身体各处!

        煞气过处,血肉腐蚀,这股煞气带着恐怖的死气!

        白夜青筋暴起,双眼血红,他心念一动,九玄天灵扇被激活,道道玄光散进血肉,将扩散的煞气尽数湮灭!

        他自小身带天煞之力,王化说过他活不过三十岁,以往的煞气发作都很容易让他镇压下去,唯有这次差点没镇压住。

        “说什么帝路争锋,连这天煞之力都差点没熬过去,怕是要掉队了。”白夜无奈叹息。

        井蛙谈天论海,夏虫言霜说雪,造化弄人,时也命也。

        他不敢给相信他的人太高的期望,他的身体他了解,天煞之力一直是个祸患,而且他修道天赋一般,九个丹田加在一起才几十丈大小,与别人动辙几千几万丈的丹田空间相比,根本没有可比性。

        世上谁人不死?任你风华绝代,才情绝世,亦如吞天女帝,到头来,已无同年,不过一具红粉骷髅。任你无双盖世,举世无敌,亦如独孤扛天,再回首,枯坐魔渊,终化一抔黄土风沙。

        白夜对证帝没有太大的期望,帝路争锋一将功成万骨枯,要争帝位就要与公输、独孤他们为敌,白夜不愿意看到这一天。

        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大厅,回到卧室,屋子里还有壶酒,顺手提起酒壶又轻轻放下,走到阳台朝阁楼外远远望去。

        祝融阁黑漆漆的,附近亮着几处灯火,还有师兄弟在练功,白夜双手撑在栏杆上,重重呼出一口浊气,今天着实有些闷了。

        “明天去百兵阁一趟瞧瞧姜姒两姐妹,不知道她俩在那里习不习惯,侯君世那里得打个照面。”白夜心中打定主意去瞧瞧两个小丫头。

        明天是林语血在殿中设擂选人的日子,正好借这个机会与侯君世和几个师兄弟聚一聚,在心魔宗的时候他独来独往,仅与浑淡来往密切。

        自心魔宗覆灭之后,白夜性情微变,无论见谁都以笑脸相迎,做事留一分后路,也更加注重人际交往。

        “也不知道两个小丫头有没有想我,她们涉世未深,又没有入道,指不定受欺负呢!”白夜望着百兵阁方向,入眼无边的黑暗。

        况且秦炎与他有恩怨,两个小丫头是他夜阁出去的,在百兵阁肯定会受到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