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42章:此去经年,终是一人饮凉酒

第142章:此去经年,终是一人饮凉酒

        把玩着手中的羽化仙朝入门令,他看得出来林语血有意与他结交,同是心魔宗出来的人,他也乐意与他结交。

        羽化仙朝乃是地星七大道祖势力之一,入道修士占了修界近四成,是规模最大的势力,仙朝修士后天觉醒本命仙兵,可以随着境界的提高晋升品级,妙用无穷。

        并且仙道拥有特殊能力,能够在濒死之际瞬间恢复至全盛状态一个时辰,如果成功斩杀敌人则只会虚弱一段时间,若无法成功斩杀敌人,则会强行提高十倍力量自爆。

        每一道都有他的特殊力量,人道则是在凡间能够反震对方三成力量,各有各的好处,仙道特性只有在濒死的时候才会触发,人道特性则没有那么多的要求。

        将仙朝入门令放在桌上,提起酒壶晃了晃,壶中已经空了,夜阁中少了姜姒她们显得空荡荡的,就好像他离家那一夜,月下独酌。

        正是风雪两白头,独上西楼,却已无人相候,此去经年,终是一人饮凉酒。

        一道干瘦的身影踏进院内,段无涯笑道:“又在伤春悲秋了?我还以为你没有感情呢!”

        他去后土阁跑了一趟,与周奇的师尊唐威对赌了一株圣药,正想找白夜商量一下三天后的生死战,到底是打死呢还是打残?

        白夜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真不知道他怎么当阁主的,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白夜清楚他的来意,直接说道:“你赌了多大?”

        段无涯一定去了后土阁做好了赌注,否则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来见他,他更关心的是一阁阁主能赌多大?

        段无涯眯着小眼睛说道:“不大,就是一株巅峰圣药,唐威那小子没胆量不敢赌,真让人失望。”

        他一去后土阁就直奔唐威的府邸,软磨硬泡,连激将法都使出来了,最后双方才在灵璧留影对赌一株巅峰圣药。

        他现在想起他离开的时候唐威紧皱的眉头就觉得好笑,段无涯道:“如此一来,他必定下血本给周奇准备一些底牌,你得小心一点,免得大意着了道。”

        对于白夜的战力他很清楚,正常情况下周奇是绝没有半分胜算的,但神桥大修有能力左右两个苦海弟子间的战斗,所以段无涯提醒了白夜一句。

        白夜答非所问,轻笑道:“你那还有酒吗?给我来一瓶,平时没什么爱好,唯酒而已。”

        孤独的时候饮酒是他还是凡人时养成的习惯,这个习惯跟随他很多年了,一直没有戒酒的打算。

        段无涯迈步走到桌边,抬手一挥放了一壶酒在桌上,他在一旁的石凳坐下,咂咂嘴道:“别那么不以为然,我知道你有越大境界战斗的能力,但是毕竟是弟子间的战斗,唐威有那个能力左右战局。”

        他就怕白夜大意之下着了道,赌注他不在意,他担心的是白夜,要知道这可是生死战,对方可不会留手,输了恐怕就是死亡。

        “神桥很厉害吗?”白夜不以为意反问道,先破了他的五种战法再说,至少上次与段无涯试招,他破不了五战法。

        段无涯想起上次与他试招他的奇怪能力不由心悸,这些能力实在太逆天了,他全力一击都无法破掉。

        “你到底是什么来历?”段无涯忍不住开口,可话一出口又后悔了,探人来历是修界的禁忌,他转了机锋道:“你要是想,随时能成为顶尖天骄,与独孤等人比肩!”

        他并不是信口开河,这是他与白夜实战之后的真实感受,他那些奇怪的能力惊世骇俗,太恐怖了。

        白夜提起酒壶倒上一杯,朝段无涯摇了摇酒壶示意要不要给他倒上一杯,段无涯摆了摆手,白夜才继续说道:“我不习惯被人关注,现在自由自在的多好,想喝酒就喝酒,想出去走走就出去走走,要是成了他们那样,一言一行都受到三界的关注,这样的生活不适合我!”

        说话间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香清洌,咂了咂嘴,口有余香。

        “你这性子……唉,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修士与天争命,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帝路争锋,一将功成万骨枯,有时候张扬一点不是坏事。”段无涯一脸无奈,凝着眉头,对白夜的性格他不知道怎么评判。

        对于白夜,他不好做多干涉,他相信白夜有他自己的道。

        “我见仙朝圣子林语血刚才来过你这里,他找你所为何事?”段无涯换了话题,好奇道,林语血可不是普通人物,三界超一流天骄,在年轻一辈中位列前茅。

        他实在想不通林语血与白夜能有什么交集,一个是仙朝位列第四的天骄人物,一个是四品势力普普通通的弟子,其中差距有如云泥之别。

        白夜闭着双眼感受着口中的回甘,吐出一句话:“我与他是故交,他还给了我一块仙朝入门令,让我有空去仙朝走走。”

        段无涯自然看到了桌上的仙朝入门令,只是他不敢相信这是仙朝圣子给白夜的。

        段无涯凝着眉头,只听白夜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听说一个月后公输会来拜山,他也对天骄战有兴趣?”

        段无涯回过神来,应道:“不清楚,这人神秘无比,曾经是心魔三杰的大哥,这是他第一次来武皇殿,殿中因此已经沸腾了,许多弟子都想要目睹其真容!”

        世人皆传公输此人半人半妖,至情至性,智近乎妖,有诗赞曰: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在三界有着超高的人气,仰慕他的人数不胜数,许多大势力神女圣女、公主都是他的迷妹。

        公输身份特殊,曾经的心魔宗少宗主,心魔三杰之首,前秦始皇帝的幼弟,王化首徒,如此多的身份集于一身,对于此次公输拜山,殿中给予了高度重视,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天骄战。

        “看来他过得很好,那我就放心了。”白夜闻言一笑,那是他自小一起长大的大哥,在经历了情殇和宗门覆灭之后能够挺过来也挺不容易的。

        段无涯陷入沉思,他还认识公输?他难不成是心魔宗遗世之人?

        这些话他是绝不会问出来的,这其中牵连极大,有些事情不知道是最好的选择,既然白夜想低调的生活,他就没必要去深究这些。

        白夜忽然问道:“你有完颜卿的消息吗?她现在怎么样?”

        每次提起这个名字他的心里一阵阵的刺痛,她代表着一段美好的过往和初恋。

        段无涯心中一震,他已经确定,白夜必定与心魔宗有极大的关系,极有可能是心魔宗遗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