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24章:心魔三杰的消息

第124章:心魔三杰的消息

        接着仰头一饮而尽,杯中不留点滴,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朝龙心月道:“师姐应该不喝酒吧。”

        之前他疏忽了,女孩子普遍都是不喝酒的,他这样一句话也给了龙心月台阶下,不能喝不用喝。

        “谁说我不喝酒了!”龙心月有些恼怒,端起酒杯凑到唇边抿了一口,然后变了脸色,直呼好辣,哼道:“搞不明白你们这些男人怎么都喜欢喝这种东西,难吃死了!”

        龙心月悻悻的放下酒杯,见云绽几人都在憋着偷笑,她恼羞成怒的叫道:“你们不许笑!”

        显然是她刚才的逞强露了糗,云绽几人慑于她的威严而在憋着笑,见师妹气呼呼的,何若愚笑着说道:“好,我们不笑你。”

        他的样子明显带有打趣的味道,龙心月不满的哼了一声:“明显就是笑我。”

        白夜也是忍不住露出笑意,这个八师姐童心未泯,嬉笑之间加深了师兄弟之间的关系。

        何若愚巧妙的转移话题道:“按照阁中规矩,刚进阁的弟子能进藏经阁一次,白师弟可曾去过藏经阁?”

        白夜笑意一敛,咬着牙道:“这个死老头忽悠我,说上了西游塔第五层才能进藏经阁,老阴比!”

        想起段无涯说话时一副真诚的样子白夜就来气,这个阁主太不正经了。

        何若愚道:“阁主也是为你好,西游塔每一层都有丰厚的奖励,而且他也是想检验一下你的战力。”

        段无涯修有独特的望气之术,能占星相人,何若愚还是第一次见到段无涯这么看重一个弟子,而白夜也没有让他失望。

        在白夜身上何若愚感觉到几种不同的气息,不过他没有往同修几道上想,这些气息能唤起他体内的战意,引动他背后的降龙弓微微颤动。

        由此何若愚心中对这个白师弟的看重提高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平。

        白夜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结,转而说道:“师兄可知道独孤为什么加入羽化仙朝吗?”

        刚才连城玦与纳兰嘉措的一战给了他极大的震撼,只是他不明白连城玦为什么会加入羽化仙朝,要知道那可是灭心魔宗的仇人。

        何若愚罕见凝眉,沉吟道:“这个我知道的不多,好像与他妹妹有关,他是为了救他妹妹才进的羽化仙朝,不得不说这人的天资很恐怖,隐隐有年轻一辈第一人的样子!”

        独孤的名号他也是耳闻,从来没有见过本人,前几年一直有传闻说独孤是同阶中防御无双,与攻击力无敌的太初,智近乎妖的公输并称心魔三杰。

        现在看来名不虚传,连纳兰嘉措都败了,年轻一辈还有几人能敌?

        而最让他震惊的是独孤只是心魔三杰中的老三,曾经的年轻一辈第一人是排行老二的太初,至于老大公输,则是神秘无比,战力一直是个谜。

        除此之外心魔宗还有姬昊林语血等战力恐怖的天骄,现在想来,心魔宗要是不灭就太可怕了!

        何若愚一阵唏嘘,他补充道:“公输进胭脂教则是千指大人的缘故,公输曾经有一个心爱的女子死在了咸阳帝宫,千指大人便是那女子的妹妹。”

        千指大人原名芈千指,而她的姐姐便是公输的爱人-芈小米,公输为此还截杀过执法殿圣子。

        “我听说太初用身体堵住了魔渊,这事是真的吗?”白夜道,魔渊是天地裂缝,连接天外,其恐怖可想而知。

        云绽刚欲开口,龙心月瞪了他一眼,现在是大师兄和小师弟在谈论时势,云绽默默地低头刨饭。

        何若愚不知道小师弟为什么这么关心心魔宗的人,但还是开口答道:“这事是执法殿传出来的,也因此天女特赦了心魔宗的魔头不再缉捕。”

        “可惜了这么一代盖世天骄,时也命也,虽然他是魔,但何某由衷佩服他为三界苍生做的贡献,善恶岂是修的大道所能决定的。”何若愚怅然一叹,微有些感慨。

        心魔宗要是不灭,绝对是三界最强道门,心魔三杰镇压天下,何若愚心里也有年轻人的傲气,想要与超一流天骄较量一番。

        白夜冷然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心魔宗亡于过于强盛,五大道门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联手灭了心魔宗,从而为他们的天骄扫平帝路上的障碍!”

        谋划之深,手段之狠,世间少有,为了一己私利灭了一个道祖级势力。

        云绽忙压低声音急声道:“师弟,你这话在师兄弟面前说说可以,千万别拿到外面去说,这可是大不敬。”

        灭心魔宗的五大道门都是道祖级势力,每一个都可以左右三界局势,跺跺脚三界就会有一场大地震!

        何若愚笑道:“白师弟有分寸的,只是师兄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心魔宗的人?”

        虽然天女特赦了心魔宗残余下来的魔头,但是心魔宗仍是一个禁忌,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

        白夜摇摇头笑道:“该知道的时候师兄自然知道,现在时机未到。”

        他现在刚进入武皇殿,不可能第一次见面就告诉别人自己的秘密吧,即使这些师兄师姐看起来很好,但人心叵测,还是留一手的好。

        不是他不相信师兄师姐,秘密既然是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们知道了说不定会害了他们。

        龙心月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哼哼道:“师弟居然有秘密瞒着我们,迟早有一天给你挖出来。”

        女人天性好奇,龙心月有这样的反应也在意料之内,何若愚起身夹了一块鸟翅给龙心月碗里,轻声说道:“师弟不说自有他的道理,每个人都有秘密,说出来就不叫秘密了,既然师弟说现在不是时候,那我们就等时候到了再听。”

        龙心月撇撇嘴,道理她都懂,天性使然,索性不再说话,低头啃起鸡翅。

        然而她心里仍在嘀咕小师弟的秘密究竟是什么,有机会一定要挖出来,说完啃的更香了。

        何若愚问道:“师弟应该有了修炼心法了吧?!”

        随即他接着说道:“藏经阁中心法类并不多,多的是道法身法一类,师弟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武皇殿招收的弟子半数以上都是进殿之前就已经入道的,有了心法是很难更换的,所以殿中每一座藏经阁的心法都极少。

        “嗯,我先去找段无涯说说赌注的事然后就去。”白夜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