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22章:付心君的吻

第122章:付心君的吻

        纳兰嘉措离连城玦还有数十丈距离,却仿佛身陷泥潭,这种力量来自天地,连城玦乃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天道眷宠之人,纳兰嘉措仿佛背着整个天地。

        世人看来天地与万物生灵不同,没有生命没有感情,但连城玦的出现打破了前人对天地的看法,天道之仁第一次现世。

        “春秋度世掌!”

        纳兰嘉措一喝,周身佛光再次大涨,飞身掠出单掌推出,身周佛光在九宫玄光之下寸寸湮灭,纳兰嘉措顶住压力冲至连城玦身前,右掌拍向连城玦脑袋!

        这一式他起了杀心,连城玦已然威胁到佛道的存亡,掌印过处空间碎裂,就在这一掌临身之时,连城玦手中‘君子剑’黑色剑身上神秘紫色纹路一闪,靠着剑柄的剑身处‘忘语’二古字金光大放,黑剑化作残影一闪,佛光掌印骤然破碎。

        纳兰嘉措不乙退反进,化作星辰的一百零八颗罗汉佛珠上罗汉显化,瞬息间贴近连城玦身前,剧变突生,罗汉猛地爆炸!

        轰隆隆!

        九宫玄光被轰散,刺目的光芒隐去,连城玦的身影消失无踪,下一刻一道剑光斩在纳兰嘉措背后劈碎佛光将其斩飞,血水横贯虚空。

        连城玦的身影迮现,他黑衫破损大半,身上遍布密密麻麻的伤痕,伤口中金色佛光闪耀,竟然阻止了他的自愈!

        而原本九十九丈的九宫玄光仅仅在其体表流转,刚才一百零八罗汉自爆,神桥三阶也不敢硬接,否则非死即残。

        “没想到你竟得到了剑魔化形之时蜕下的剑体,不过你的九宫心术已破,哼!”纳兰嘉措冷哼,他的罗汉佛珠乃是圣兵,自爆之下神桥中期也必死无疑,连城玦竟然扛了下来。

        九宫心术乃是万古以下天道唯一的“仁”的体现,纳兰嘉措用圣兵自爆才将九宫玄光轰灭,连城玦冷笑:“是吗?看好了!”

        “九宫灵傀-斗战圣佛,转生!”

        连城玦一喝,周身九宫玄光散出体外,在其身前凝成一道黑玉棺椁,“砰”地一声棺盖倒地,棺梈里立着一道死气沉沉的袈裟古佛-斗战圣佛!“俺老孙,复活了?”斗战圣佛神情木然,僵硬的吐出一声低语。

        斗战圣佛,这位在上古神话中具有浓墨重彩的人物,乃是斗战圣体大成,虽未证道却有着抗衡大帝的战力,连城玦手嘴角咧起一抹弧度:“今天我要你亲手灭了佛道第一天骄!”

        纳兰嘉措猛然色变,他前身乃是上古东来佛祖,自是知道斗战圣佛的恐怖。

        连城玦眼中玄光一闪,斗战圣佛的双目中同样闪过一道相同玄光,下一刻斗战圣佛踏出棺椁,手上如意金箍棒一现,凌空闪现重重砸向纳兰嘉措!

        砰!

        纳兰嘉措再次施展春秋度世掌,然而斗战圣佛一棍之下破碎一切,虽然与连城玦同为神桥一阶,但战力强横数倍,金箍棒狠狠抡在纳兰嘉措胸膛将其震飞百余丈!

        胸脯凹陷,吐血不止,纳兰嘉措双眼有些涣散,就在此时,斗战圣佛的身影再次迮现,当空一棒抡下,若中,纳兰嘉措必死无疑!

        斗战圣佛眼角流出一滴眼泪,连城玦见状冷笑:“怎么?心疼了?”

        这斗战圣佛果然功深造化,即使是他转生出来的灵傀,也复苏了一丝丝灵智,不过也仅此而已。

        纳兰嘉措眼看就要殒命,一道红衣身影忽然走到他的身前蹲在地上,付心君用衣袖替纳兰嘉措擦净嘴角的血渍,下一刻金箍棒穿透了她的心脏!

        “心君!”纳兰嘉措眼神狰狞,眼前的付心君还穿着当年的红嫁衣,双眼中已不是浑浑噩噩,付心君目光似水,柔声道:“纳兰,杀了我,拿回你前世修为。”

        “不!心君,你不能死!”纳兰嘉措哭了,他搂着付心君,斗战圣佛站在不远处止住了攻势,连城玦讥笑道:“真有一天灾难降临到自己身上才会感同身受,佛道鼠辈!”

        纳兰嘉措恍若未闻,他带着哭腔对付心君喊道:“心君,咱们这就回去成亲,我不做佛子了。”

        当年洞房之夜广德找到他,以三界安危劝他入佛道普渡众生,却没想到他这一去便绝了情欲皈依了佛门。

        付心君手里不知何时握着一柄雪白的匕首,她将匕首放到纳兰嘉措掌间,刀尖对准自己腹部,握着纳兰嘉措的双手重重一拉,将最后的生命交给了他。

        “我这一生最美的时光便是遇见你,愿有来生与子偕老……”付心君艰难的抬起双手捧着纳兰嘉措的脸,红唇在他的唇上轻轻一点,随即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心君……”纳兰嘉措将她抱起,转身放到一旁并施了一道佛光护罩,下一刻他转过身来瞧着连城玦,森然厉喝:“今日,我要你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

        随着付心君的死亡,他逐渐找回前世修为,境界飚升,很快到了神桥二阶!

        连城玦转身离去,头也不回的撂下一句冷哼:“就让斗战圣佛陪你玩吧,也让你感受一下当初我的痛苦。”

        纳兰嘉措双眼血红,振身一道金光大手印拍向连城玦,他誓杀此人,然而不远处的斗战圣佛身形忽然动了,一化为三,各抡如意金箍棒拦下了纳兰嘉措。

        砰砰砰……轰隆隆!

        大战起,山河破碎,洛水河畔众修士凝起了眉头,似乎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

        画面截然而止,何若愚挥手将灵璧收起体内,叹息道:“好深的算计!”

        白夜凝起了眉头,云绽问道:“谁算计了两大道门?看来他们交恶是注定的。”

        连城玦与纳兰嘉措死战草草收场,却将两位势力第一天骄的仇恨拉到了极致,羽化仙朝与梵天寺难免交恶。

        “不对!”白夜脑海一震,沉吟道:“是两大道门对连城玦和纳兰嘉措的算计!”

        “连城玦一偿血仇,心中积蓄的恨意都释放出去,这样才能将精力放在修炼上,而纳兰嘉措也拿回了前世修为,羽化仙朝和梵天寺各取所需,真好深的算计!”

        何若愚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云绽几人倒吸一口冷气,后背发麻,这样的算计普天之下几人能有,真不愧是道祖级势力。

        何若愚转移机锋,对龙心月笑道:“师妹,麻烦你弄几个下酒菜,今晚咱们祝融阁师兄弟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