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19章:娘亲给的压岁钱

第119章:娘亲给的压岁钱

        天骄榜之战半年一次,而下一次就在三个月之后,周山他们也想借此看看这位新大人的实力。

        白夜答非所问:“你们知道心魔宗吗?曾经的魔道领袖。”

        心魔宗的日子是那么温馨舒适,然而这一切被除人皇山、胭脂阁的五道门打破。那些美好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霸道的太初师兄,碎嘴的浑淡,神秘的大哥,还有寒酸的连城玦他们,都成为了回忆。

        “枪打出头鸟,这一次的天骄榜我就不上榜了。”白夜目视远方,幽幽叹息。

        心魔宗的师兄弟还有活下来的,希望他们能够在宗门灭亡的阴影中走出来,好好的活下去。

        周山沉沉道:“外界传言独孤进了羽化仙朝,隐隐有替代天圣子的趋势,公输进了胭脂阁,成为胭脂阁唯一的男弟子,颇受欢迎。而月鳞居士则是疯掉了,行踪飘忽,经常对着一柄断剑自言自语……”

        “执法殿执天女令赦免心魔宗魔头,因为曾经七道门第一的圣主在天外邪魔入侵之时用本体补上了魔渊裂缝,而且有老者执魔郎令威胁几大道门,不得不说这些魔头比很多人都好,时也命也!”周山压低声音道。

        白夜一惊,他忙问道:“还有没有其他人的消息?”

        虽然不知道新大人为什么这么关心心魔宗的事,周山不假思索道:“听说还有三个叫韩立,楚风,苟王的弟子活了下来,貌似是退隐了。”

        他知道的就这么多,如数相告,周山不明白白夜为什么这么在乎心魔宗的消息,他仔细想了一下,没有听说过心魔宗有白夜这号人物。

        白夜微眯着眼睛,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这些都是五道门害的,泰泽殿,羽化仙朝,梵天寺,忘川城,执法殿五道门狼狈为奸,这笔账他记下来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连城玦进了羽化仙朝,如果说林语血是情非得已,那他又是因为什么?

        而太初师兄居然身镇魔渊,要知道那可是魔渊,地星数次浩劫的根源,他居然拿身体去堵!

        白夜一时间意难平,陷入沉思,他很快回过神来,说道:“这一次天骄战我参加!”

        时不我与,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都需要他有足够的实力,如今他的修行进入正途,最重要的就是境界的提升,他需要资源。

        听到白夜要参加天骄战,周山等人一脸雾水,刚才还说不参加,怎么突然变卦了?

        他们找不到任何白夜临时变卦的理由,可他们刚刚只说了心魔宗的消息啊。

        周山激动不已:“大人要是上了天骄榜,会有官职封赏,还拥有进藏经阁的特权,大人有几成把握?”

        虽然白夜是新进来的新人,但周山心里迫切希望他能进入天骄榜,甚至产生了莫名的自信。

        他已经一把年纪了,要是再不成为修士,离入土也就不远了,没有人想死。

        “十成!”白夜锋芒毕露,苟王师兄的道不适合他,他要想在凡间展露头角就要张扬。

        昨晚与侯君世一战,他已经对天骄榜的战力有所了解,进入榜中是绝没有问题的,不过是多少名的问题。

        周山皱了皱眉,要是白夜说七八成他还信,要说十成的话他觉得白夜太自负了,殿中弟子两千三,进天骄榜哪有那么容易。

        姜妲舀了一勺灵蔬汤给白夜,撇嘴道:“夜哥就会吹牛,那些大人都很厉害的,随便一个都能徒手降虎。”

        姜姒拍了她的小脑瓜一下,板着脸道:“不许胡说,夜哥本事大着呢!”

        质疑一个修士的战力是大忌,周山也不敢开口,姜妲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在她说话的时候姜姒脸色猛然一变。

        屋中气氛沉寂,姜妲意识到了什么,大眼睛微微泛红,白夜忙给她夹了一块饭后甜点,笑道:“妲儿说的对,敢于说真话,值得奖励!”

        姜妲破涕为笑,仰着小脸得意的望着她姐姐,还夹起灵果炫耀似的扬了扬。

        姜姒无奈的朝白夜翻了翻白眼,谁都看得出来他是故意这么说安慰姜妲的,姜姒轻声道:“你这样会惯坏她的,她现在正得意呢!”

        她俩是同卵双胞胎,心意相通,能够感知到对方的想法和感受。

        “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有什么得意的。”白夜刚说完,姜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咬着牙,说她妹妹不就相当于是说她?

        “好了,都去休息吧!”惹不起我还躲不起,白夜撂下一句话连忙上了二楼回了房间。

        在桌边坐下,白夜摇了摇桌上的青花酒壶,壶里已经没有酒了,喝酒是他长期养成的习惯,每当他有心事的时候都会一个人自斟自饮。

        云烟村,心魔宗,皆如过眼云烟,成了他的心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又想起了那个清冷似仙,孤高自傲的大师姐。

        “卿儿,你还好吗?”

        是她引他修行,让他在心魔宗不寂寞,同时也是他的第一个道侣,只可惜好景不长……

        他以前一直想不明白完颜卿为什么突然接受他,现在结合她卧底的身份,真相昭然若揭,她要通过白夜破公输的道心。

        起身走到阳台眺望天空,月明星稀,清风阵阵,祝融阁这一片建筑群中有几间阁楼还亮着,其他几个师兄师姐还没睡呢,明天去拜访一下。

        院子里,姜姒两姐妹坐在一张长凳上数星星:“九十八,九十九……”

        忽然,姜妲低着头瞧着地面:“姐姐,你想爹娘吗?我好想他们。”

        她俩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爹娘了,记忆都有些模糊。

        “不想,爹以前总喜欢用他那满是胡茬的下巴扎我,讨厌死了。”姜姒忽然听到妹妹的声音,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还有娘亲包的饺子,她总是给我们的饺子里包上一文钱,每次我们吃了饺子就上街去买糖葫芦,你还记得吗?”姜妲揽着她姐姐的手臂,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记得。”姜姒依然在数着星星,随便应付了一声,她下意识揽紧了手臂让妹妹的身体贴着她。

        “你瞧。”姜妲摊开手掌,她的掌心里有一枚泛旧的铜币,她高兴的道:“我这还有一枚娘亲给的压岁钱……”

        夜空之下,姜姒的眼角滑落一滴泪水,这一枚铜币承担了她们太多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