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武皇殿

第九十七章:武皇殿

        “真是嗜酒如命,麻烦的女人……”白夜摇了摇头走出房门,轻轻的关上房门。

        “酒,我要酒……”白夜走出房门依然听到一句明显带着醉意的呓语。

        “无可救药的女人!”白夜莫名冷哼,随即想到她可怜的身份,喃喃道:“希望你不是自甘堕落的人。”

        白夜走后,裴青莞徐徐睁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伸手一招,桌上酒壶酒杯瞬间汽化消失。

        走到隔壁房间门口,白夜轻轻推门走了进去,虺青君还在熟睡,嘴角带着微笑,似乎做着美梦。

        大厅中云倥偬在守着被土封住的剜心魔,白夜因为太担心裴青莞所以才上去看了一下,确认她没有危险之后便立即返回了大厅。

        云倥偬的丹田不像他那么小,在他伤势控制住之后,一个人就足够封住剜心魔,白夜乐得清闲,不过仍不敢大意。

        田无忧和执法队很快就来了,见到两人没事,田无忧长出一口气,指着土人对身旁的执法人员道:“呐,这就是剜心魔!”

        这次来的执法队一行五人,除了四个青年之外还有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面目刚毅,看起来极为正气。

        “我是这执法一队的队长李鹏辉,多谢几位小英雄,事不宜迟,感激的话我就不讲了,我先把剜心魔带回去给长老处理!”中年人说道,然后手腕一翻,一只白玉净瓶出现,他默念一声心诀,瓶口朝着土人一喝:“收!”

        一道白色光芒照在土人身上,土人逐渐变小,接着被吸进净瓶中,李鹏辉收起净瓶朝白夜三人执一记修士礼,道:“三位道友录个口供,我好为道友请功。”

        “不必了,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白夜道,等一下他要去看看武皇殿招生是怎么回事,佣兵任务到现在才只有一人领取,今天肯定是去不了寒霜镇了。

        “果然英雄出少年!”李鹏辉轻叹一声,随即领着四人离开。

        等他们走远,白夜才又对田无忧说道:“无忧,我不要这个功劳是有原因的,我跟云弟与魔都有些关系,所以不能太招摇。”

        看了一眼云倥偬,白夜心中疑惑不已:天老明明可以自行离开,为什么传说是他被沧海镇压之后分解封印的呢?

        天老在九玄天灵扇中待了无尽岁月究竟是为什么,其中有什么隐情……

        田无忧撇撇嘴有些不高兴,这么大的功劳白白就让出去了,云倥偬道:“无忧姐,我晚上给你一部心法,我们先去看看武皇殿的招生吧!”

        田无忧明显对云倥偬的心法不感兴趣,只有白夜知道天老的心法有多强大,但他没有点破,这是云倥偬的一番心意。

        还是让云倥偬亲自给她惊喜最好,提前剧透就不好了,而且白夜也只是知道天老的东西很厉害,但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武皇殿招生在晌午时分,我们慢慢走过去吧!”云倥偬道,经历了早上一事,几人已经没了食欲。

        白夜上楼敲开虺青君的门,却见她面色红润微微颤抖,担忧的问道:“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病了?”

        “啊!”虺青君惊慌叫了一声,才看到房门已被打开,她说道:“有什么事吗?刚才下边好像很吵一样。”

        “剜心魔夜袭酒楼,不过被我们拿下了,此时正准备去看武皇殿招生。”白夜道。

        “哦……!”虺青君掀开被子开始穿着,白夜似乎明白了什么,脸颊微红,却强自镇定淡然而立,虺青君穿好长裙,在床头抽出一张纸擦拭床单上的一块水渍。

        白夜转身下楼,虺青君跟在后面,目光中透露着恍惚,小手轻轻按在平坦的小腹上。

        来到大厅,云倥偬道:“不叫裴青莞吗?”

        白夜说道:“她昨晚上喝多了还在昏睡,现在剜心魔已经解决了,玄灵城中很安全。”

        四人抬腿朝城中心走去,武皇殿的招生就在城中心城主府旁边,具体情况还不了解,白夜道:“反正也不远,要是需要考核的话我再回来叫她。”

        田无忧闻言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在她的印象中,夜哥不是风流多情的男人。

        “我听说这武皇殿背后有人皇山的影子,虽然人皇山是六道门中底蕴最浅势力最弱的,但是好歹是道祖势力,而且这又是凡间,盛世已至,他们已经有所动作。”云倥偬侃侃而谈,自从天老去了他那里之后整个人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考核无非是考验天赋悟性学识这些,不用担心。”白夜道。

        虺青君虽然没有入道,但是不代表不能进入武皇殿,一切都要到时候再做打算。

        就在白夜思索着如何进入武皇殿的时候,不知不觉四人已经到了城中心,越来越拥挤的人流,人声鼎沸。

        城主府旁百丈之外早已用上好汉白玉垒筑起一座三十丈方圆的丈高圆形高台,高台下面布置着五处登记处,端坐着五个气势如虹的身影,四男一女,其中三个四十上下华服中年,一个二十出头锦衣青年,腰间挂着青色玉佩,一个约莫三十的高冷女子,眉目如画,不苟言笑。

        五人身前一方白玉石桌,桌上摆放着数本精美木册,五人提着细狼毫书写着。

        石桌前方排着长队,队伍中老幼男女皆有,看来凡是生灵皆可登记,凡人的年龄在修道者看来即使花甲古稀也是年青一辈。

        玄灵城人口上百万,临近西域,与武皇所占据的数城相邻,一向是北凉徐王义子陈牧之镇守。

        陈牧之受封卫汉将军,在徐王六义子中排行第六,风流成性无女不欢,性格孤僻独来独往,擅长炼毒,人称:毒士。

        武皇殿虽是凡间新生势力,却是修道四品势力,入了修道范围自然不受凡间管辖,那是修士层面的角力了,所以武皇殿能够进入玄灵城招生。

        自从各道门出世显于人前,修士入凡间,修道界与凡间便互相交集,关系错综复杂。

        “下一个,姓名,性别,年龄,是否已经修道……”

        “云倥偬,十四,男,神道苦海初期。”

        不知不觉间到了白夜一行,云倥偬话一出口,桌前负责登记的高冷女子停住落笔,抬起头看着眼前少年,微诧异道:“这么年轻就已经入道,即便放在殿中也是准一流水准,你可有师承?”

        “我们四人是一起的……均无师承,偶有机缘而已。”云倥偬一脸严肃,身体侧开半个身位介绍白夜三人:“我大哥白夜,十八,人道苦海初期……田无忧,十七,仙道苦海初期,虺青君,尚未修炼,性别就不用介绍了吧!”

        高冷女子一眼扫向白夜三人,白夜朝她抿嘴微笑示意,心底暗暗表扬云倥偬,三个入道的天才就是为保虺青君进入武皇殿。

        虽然盛世已至,天才如雨后春笋,可相对于三界亿万生灵来说亦是万中无一,而且有无数像飞剑门,武皇殿这样的新生势力诞生,像白夜、云倥偬这么年轻就入道的已是天才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