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与小萝莉重逢

第九十一章:与小萝莉重逢

        大厅中二人已经用过饭,见白夜下来,田无忧撇撇嘴:“磨磨蹭蹭的。”

        她已是苦海修为,能够元神外放,知道白夜进了女人房间,即使是一刻不到,也很是吃味。

        对于她的反应,白夜已经是见怪不怪,极熟捻的搂着她的香肩,调笑道:“吃醋了?”

        田无忧白他一眼,打开他的手,不满的道:“你好讨厌!”

        一旁的云倥偬有些手足无措,一会儿看看外面,一会儿看着田无忧,他提醒道:“拍卖会快开始了,我们得赶紧过去。”

        嗔怪地看了白夜一眼,田无忧伸手打了他一下,哼道:“还不走?”

        玉扇一展,白夜苦笑着走在前面,心里却回味着田无忧入手嫩滑的肌肤触感,不由摸了摸鼻子,一股子幽香从指尖传来,让他心火猛烧。

        白夜忽然想起这次的拍卖会,他几乎不需要什么东西,便侧身脚步一顿,等到田无忧走上来,一把勾住她的脖子,笑问道:“说说,这次拍卖会想要什么,这次拍卖会以你和云弟为主。”

        修法他有不灭莲经,而且他的丹田还没有到能修法的程度,暂时不适合修法,修武的话对于这方面的修炼没有了解,不敢随意去修炼,只能弄一弄药材药浴淬体什么的。

        让白夜奇怪的是九玄天灵扇居然没有修炼的心法,而没有心法他的境界最多到苦海巅峰就升不了了。

        看来等拍卖会结束得问问扇灵了,白夜暗道。

        田无忧闻言兴奋不已,高声叫道:“心法,我要一门心法,有了心法就能修炼得更快了,谢谢夜哥!!”

        说话的时候田无忧两眼冒星,满是憧憬,带着感激和幸福之色。

        “我也一样。”云倥偬的话语不合时宜的响起,他走在最后,目光一直在田无忧身上,像是一个倾听者。

        “对了无忧,把你的冰属性力量过一些给我。”白夜心有所感,可以试着觉醒其他属性。

        田无忧犹豫不决道:“不行啊夜哥,一个人只能拥有一种属性力量,两种力量掺和在一起会互相排斥的。”

        属性相生相克,一个人只能觉醒一种属性,这是万古不变的常识,即便是属性相近的冰和水也会产生排斥。

        白夜笑道:“这么简单的道理夜哥会不懂吗,放心吧没事!”

        说着,搂着田无忧的手微微用力按了按以示安慰。

        “好吧!”

        田无忧小心翼翼的调动一丝冰法力,凝结成冰丝,与白夜手掌相扣,冰丝缓缓融入白夜掌心,担忧的看着他。

        这缕冰丝入体,极度的冰冷刺骨,仿佛落入寒冬腊月中,顺着经脉流向丹田,白夜的火属性力量被他收缩在白炎丹田,怕一不小心就把这缕冰丝融化。

        最终,冰丝附着在雪花印记丹田外壁上,结成一朵冰晶,恰在此时,白夜的元神感知到已经到了飞剑商会,便将心神放在外界,只留一缕元神盯着雪花丹田。

        “来人止步,今日商会不接散客!”门口两苦海初期守卫拦住三人,冷声道。

        出示贵宾卡之后,三人来到前台,商会中比往常热闹许多,除了往来不绝的身影,待客大厅中不下二十人持卡等候,都在安静的等待。

        每一个人气质极为出众,或老练沉稳,或年少轻狂,有的单独静坐,有的三五人站在一起低声说话,言语间压制声音以免打扰到别人。

        进了大厅,白夜自然从田无忧肩上放开了手,先去柜台处做了登记,便如其他人一样在大厅等候,田无忧忧心道:“夜哥,你说我是修法还是修武呢?”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决定以后的路线,白夜认真思考然后道:“修法吧,女孩子家家的别跟人近身肉搏,那样多不好看。”

        之所以不说什么武法兼修,一个是天赋问题,一个是修炼速度问题,冰属性兼具攻,防,控三种战斗优势,修炼法道是最好的选择。

        “听夜哥的。”田无忧的小脸莫名红了一下,听到近身肉搏让她很是羞躁。

        “云弟呢,有没有决定修炼法道还是武道?”白夜看向云倥偬,一路上他沉默寡言没怎么说话。

        云倥偬似早有决定,回答很直接:“修武。”

        意料之中的答案,修武修法各有千秋,没有优劣之分,在白夜看来,修武的确更适合他。

        “修武很适合你,土属性厚重擅长近战,等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心法道技。”白夜赞道。

        心法修炼的是心境,能提升境界,道技则是战斗技法,分为武技和法技,除此以外还有特殊的身法。

        说话间,时间悄无声息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位清秀的侍女走到三人面前,惊喜不已:“白夜?”

        白夜也是一惊,还没看清对方的脸就感觉一阵香风扑鼻,怀中紧紧贴着一个娇小的身躯。

        怀中人儿抬起头瞧着他,白夜忍不住惊呼:“青君?!”

        三年前他尚未入道,从乌江郡一路北上寻找魔门,进了家黑店受了重伤,是她救了自己,后来差点牺牲清白。

        对于那个女孩,白夜一直存着一道念想,出山三年,见到的女人屈指可数,那是他第一个心动的女孩。

        忽然,他想起另一个女孩子,他与小丫头慕容明珠的五年之约,白夜曾在破庙写下相约之言,不知道她看到没有,白夜心中不安,小丫头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还有卿儿,他半个月之前就捏碎了她给的玉符,可是完颜卿迟迟不到,心中不禁猜测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哼!”

        田无忧冷哼一声表示不满,看样子夜哥跟这女人认识,而且关系很不简单,她一直拿自己当正宫娘娘,见到有别人跟白夜亲近,心中有种强烈的危机感。

        她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冷哼令得虺青君逃也似的推开白夜,虺青君直感觉脸颊两侧有一股火焰在烧。

        “这是虺青君,三年前要不是她,可能就没有现在的白夜了。”白夜侧过头来对田无忧两人说道,目光聚集在田无忧身上。

        “好了,先进拍卖会,有什么事情进去了再说!”田无忧脸上有些尴尬和复杂,最终化为一声不服气的轻语。

        “我带你们去拍卖会!”虺青君从来没像今天这么高兴,仿佛漫长的黑夜中迎来了曙光。

        虺青君挽着白夜,绕过几道华丽的走廊,时而转头来瞟白夜一眼,心中甜蜜蜜的。

        “到了!”

        在白夜沉思不安的时候,一道清脆如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抬眼看去,一间十平大小的房间,四盏水晶灯分布在房间四角,中间置着一方水晶桌,摆放着三盘点心及数瓶美酒,四张兽绒扶手椅安静的摆在四方。

        房间里光线极为阴暗,没有窗户,在房间前方有着一面巨大的方形水晶,一个妙丽女子虚幻的身影在上面缓缓起舞,宛如真实,田无忧好奇道:“这是什么?有人在里面跳舞,太残忍了吧!”

        虺青君有些错愕,耐心讲解道:“这叫传影璧,由于拍卖的东西皆是贵重物品,皆是以传影璧的形式来展示和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