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天弃之人,雷劫不降

第七十五章:天弃之人,雷劫不降

        白夜做出抉择,坚定的道:“我要修法,还请老先生教我!”

        白夜想明白了,既已修道,便要有无敌的心,他的丹田天生极小,本是不可能修法,如今曙光在前,他没理由放弃。

        他已决定,任凭前路困难重重,他当以一力破之,纵死无悔。

        若是错过这一次,怕是再没有机会修法了。

        白夜坚定无比,老人缓缓点头,道:“好,我便传授于你。”

        老人伸手一招,一道黑雾从高台上飞出,幻化成一枚漆黑的莲子,从白夜腹部慢慢融入进去。

        “将你的信念融入进去,快!”老人轻喝。

        白夜闻言连忙盘膝打坐,元神进入丹田之中,他的丹田极小,只有三尺,独孤扛天曾说过:举头三尺有神明,低头三尺是人间。不过他尚不解其意。

        丹田空间比魔印空间还小,各具特色,魔印空间古老、神秘。丹田空间苍凉、枯寂。

        丹田空间中弥漫起洁白的雾气,白夜连三尺空间都无法尽收于心,这些白雾可以隔绝元神力量。

        在丹田的正北边缘,有一朵含苞欲放的黑莲,黑气在它的身边缭绕,无法扩散出去,像是被禁锢着。

        老人沉声念道:“此经主修丹田再修法,你记住心诀:祖宗不足法,天道不足畏,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魔之道采不足补有余……”

        心诀洋洋洒洒三千字,黑莲散出黑气化成这篇经文,久久不散。

        白夜回忆着过往,一个个重要的亲人在眼前闪过,将自己的不屈信念融入黑莲,一阵黑雾涌动,黑莲徐徐绽放,黑芒万道,刺入白雾足足九分有余。

        这一刻,白夜浑身发热,如烈火焚身,火星盈满空间,白夜感应到天劫,冲出客栈。

        此时天色已白,蓝天碧水,万里无云,白夜仰望云霄,那里有一片巨大的雷霆漩涡在慢慢形成,这是他的天劫,一旦渡过,便是入了魔道!

        客栈外,十数道身影御风而起,远远观望,其中便有林语血,张开,李北棠,以及完颜卿。

        完颜卿站在地上,冰蓝长裙,温柔的看着白夜,眼神中隐含鼓舞。  一伙横匪觊觎她的美色,围着她不怀好意,完颜卿眸光一冷,寒光闪动,横匪周身凝结寒冰,她打了一记响指,寒冰碎裂,反射着阳光,没有一丝血迹。

        魔道逍遥随心,杀伐随心,挥手间数十人死亡,完颜卿如同冰山魔女,无人敢接近。

        白夜御风而起,迎对云霄中的雷云漩涡,一脸肃然,这一劫,渡得过是光明大道,渡不过……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欲观摩修士渡劫,方圆三百丈无人踏足,避免沾上天劫。

        雷云漩涡声势浩大,雷光闪烁,蕴酿着雷霆,奇怪的是,足足一个时辰,雷云依旧在旋转,没有雷霆降下。

        “怎么回事!”完颜卿察觉不妙,目露忧色。

        白夜也察觉到了不对劲,雷云早已凝结成形,他的道心也已凝成,入道之劫是顺理成章,为何迟迟不降下?

        师父之前说过,人道是他的宿命,难道应验了?

        魔印空间中天老皱着眉头:“沧海的人道烙印还在?!”

        雷劫久久不降,白夜满腔热血化作怒火冲天,看着四方异样的眼光,白夜胸中愤懑无比,仰天大喝:“贼老天!为什么不能一视同仁!圣贤说天地不仁,为什么你做不到!”

        白夜一时百感交集,愤怒,憋屈,酸楚,不甘,四周有一些议论声传进他的耳中:

        “心魔宗出了一个废物,说什么全是天才,打脸了吧!”

        “还没见过这么废的,老天都看不下去了不让他入道。”

        “魔道已经不复以往了,居然出现了入不了道的弟子,可惜可叹啊!”

        一声声冷嘲热讽,像是尖刀刺进白夜心口,钻心的疼,他却怨不了任何人,他恨这天地,也恨自己。

        天上的雷云缓缓崩散,晴空万里,又引起一阵唏嘘!

        “夜哥!”李北棠两人大喊,抬脚冲向白夜,完颜卿也从另一个方向跑过去。

        天不降雷劫,有人冷笑,称白夜是“天弃之人”。

        无尽的怨恨从白夜心中升腾而起,为什么他不能修魔道,为什么天地也会有不公的时候!

        白夜摇摇欲坠,完颜卿扶着他落下,轻声安慰,白夜仍然心神恍惚,嘴里不断重复道:“天弃之人,我是天弃之人,连天也弃了我!”

        云霄雷声震耳,一阵瓢泼大雨瞬息而至,周遭观看的尽皆进屋躲雨,不再关注这场天劫。

        远处,林语血叹了口气,也转身进了客栈,魔道的事他管不了,也不能管。

        雨中,白夜呆在原地,喃喃自语,完颜卿撑起一片水幕给他遮雨,李北棠两兄弟淋成落汤鸡,站着不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白夜抬头望了一眼三人,转身走进客栈,留下一句话:“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心魔宗弟子……”

        李北棠兄弟挡在白夜面前,喊道:“夜哥,我们跟着你!”

        看着他两坚定的眼神,白夜道:“不用了,你们还有光明的前途。”

        白夜越过两人走上楼梯,李南夔在大堂喊道:“夜哥,是你给了我们光明的前途,都说魔道修的是心,我们想跟着你,你就是我们的光明。”

        白夜的脚步在楼梯尽头转角处停下,淡然道:“你们不要多想,我不修魔道是准备修人道,你们修魔有天赋,好好修炼,别给我丢脸!”

        “是!”两兄弟眼角泛红,重重一咬牙应下,发誓要努力修道,若是以后夜哥有需要,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完颜卿跟着白夜上了楼,主动照顾着古金枝,等古金枝睡了又来安慰白夜,温柔体贴,像极了贤妻良母。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凌晨,巅峰狼狈而至,白夜发现,他视若生命的浩月剑已经折断,他与完颜卿耳语一句,完颜卿大惊失色,两人匆忙离去,白夜忽感不安,莫非宗门有了什么变故?

        可是自己没有入道,根本忙不上忙,何况受浑淡所托,古金枝还没安置妥当,他心里焦急,只想尽快安置好古金枝然后赶回心魔宗!

        古金枝预感到了什么,对白夜说道:“我要回宗门。”

        白夜摇头,古金枝轻咬牙道:“我们两个一起回去,你不想知道宗门发生什么事了吗?”

        白夜沉默不语,片刻后,再次摇头,他开口道:“我答应了浑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