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男儿重意气,何以长生为

第七十三章:男儿重意气,何以长生为

        “我马上去准备。”阎不二立即点头,遁入虚空,不见踪影。

        “要变天了。”定风转身走进主殿,身形挺拔,无尽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宗门中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出关,或是切磋较技,或是谈心论道,气氛严肃而紧张,所有人都知道有一场严峻的战斗在等着他们。

        期间姬昊去找定风,谈及执法殿,称他要是少宗主就有可能解决这件事。之后姬昊气冲冲的走了出来,跑到执法殿去见钟心正,再也没有回来。

        林语血抱怨不已:“姬师兄天赋人品都是少宗主的最好人选,真不知道宗主是怎么想的,以姬师兄的天赋,随便换个道门都是少主一流。”

        林语血的话不假,姬昊的天赋极强修习两大战法,同境界几乎不败。

        奈何定风死不松口,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有几个弟子甚至抱怨说要投靠其他道门,定风对此视而不见。

        日子一天天过去,又是一天清晨,白夜又见到了四师姐白芍,她一袭蓝衣,样貌清丽绝伦,想起她顶着雷劫入道,道号“叩情”,极为怪异。

        她来到白夜的院子,白夜上前执修士礼,白芍笑道:“咱们小师弟这么英俊吗,让师姐好好看看。”

        外界传言白芍是个冰山美人,看来传言有点虚啊,白夜不禁暗自鄙视那人散播谣言。

        白芍话不多,却不像外界传言那样冰冷,典型的外冷内热,她修炼的是寒冰道法,冰雾笼罩一丈范围,给人难以靠近的感觉。

        两人初识,有一句没一句的“热聊”,坚持了一个多时辰白芍才离去。

        而浑淡的地轮峰传来消息,古金枝还有一个月就要临盆,他快要做父亲了。心里特别期待、激动。

        白夜下山朝地轮峰走去,这次仅仅半个时辰就到达地轮峰脚下,不得不说心魔宗的境域极为广宽,如同一个小世界。

        地轮峰远比其他几峰巨大,没有一丝绿色,像是一整块无比巨大的大石头矗立在主峰的西北方向,稀稀疏疏的有着几处天然石洞,人为的装置了石门。  白夜远远的看见一处石洞门口依偎着两个人,他登上山峰上去,向两人打招呼:“师兄、师嫂,还在晒太阳呢。”

        浑淡很无语,天上哪有太阳,全是乌云,白夜话落就一道雷声响起,略显尴尬,好在没有下雨。

        “你来干嘛?”浑淡撇撇嘴。

        他也是有好一段时间没去过土轮峰了,一直在照顾怀孕的古金枝。

        白夜道:“现在局势这么紧张,你不带嫂子出去避一避?万一伤到怎么办。”

        毕竟刀剑无眼,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在这个情况下出去躲一下才是正确的选择。

        浑淡轻声说道:“这里就是我的家,我能去哪里,我不是那种只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的人。”

        他记事以来最快乐的时光都是在宗门度过的,浑淡甚至想一辈子在心魔宗过完,喜怒哀乐,生老病死。

        白夜搬了一块石头坐在旁边,说道:“如果宗门渡过这次劫难你想干什么?”

        “多抽点时间出来陪陪金枝和师尊,我突然不想长生了。”浑淡悠然说道。

        白夜想了数种回答,却没想到浑淡的回答会是这样的。

        “不修长生?”

        这一刻,白夜的道心剧烈动摇,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修士放弃长生,黄巢,连城玦,现在连不正经的浑淡也不求了?

        浑淡道:“我有了师尊、师兄、金枝,还有了孩子,我不想把时间花在修炼上,那样的生活太枯燥了,我不想只是为了活着而修炼。”

        白夜拍拍他的肩膀,道:“孩子想好取什么名字了吗?”

        他没有劝他修道,也没有问不修的理由,既然他做了决定,自己就尊重他,这才是兄弟。

        “浑秋。”浑淡应道。

        “浑秋?浑球?”白夜不禁一笑,这个名字是真的容易让人想岔,没有嘲笑,只是觉得有些奇葩罢了。

        “笑个球啊!”浑淡翻着白眼打了他一下,有些多愁善感的说道:“男儿重意气,何以长生为。” 浑淡忽然说道:“你帮我把金枝送出去吧。”

        看着他平和的眼神,白夜应道:“好!”

        古金枝已经九个月了,肚子鼓起来很大,行动不便,白夜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沿着山道向山脚走去,走了一段距离,古金枝侧头靠近白夜的脸颊,吐气如兰道:“夜哥~”

        火属性护体的白夜硬是打了一个寒颤,想到那段扶墙而出的日子,硬是咬紧牙关没有出声,古金枝有些悻悻,不再乱动。

        出了宗,正是北海金鳞城外的五轮山,白夜想了一下,雇了一辆马车去往咸阳城,他想把古金枝交给三师兄照看一段时间,顺道看一下黄巢的生活。

        咸阳城中,一如往常的繁华,走过热闹的大街,出了南门,一直朝南边走,约莫两三里路,那里有一座小宅子,不过白夜一下子就皱起眉头,那大门紧闭,还上了锁,他扶着古金枝过去,仔细看了一下,已经锁死了。

        此时天色已黄昏,只能明日再作打算,来到城中最大的客栈,白夜问道:“来两间上房!”

        “一间!”古金枝大喊,说道:“你不在我旁边,我晚上不舒服怎么办。”

        白夜无法拒绝,叫小二订下一间上房,交了一锭银两,扶着古金枝上楼。

        天字二号房,楼梯左拐第一间,扶着古金枝进门,白夜有些尴尬,屋里只有一间床,古金枝捶了他一下,娇笑道:“夜哥,等下帮我搓澡,有点痒痒……”

        这一夜,白夜可就苦了,努力压制着心底的念头,在冰与火中挣扎,还好白夜嘴上功夫厉害,硬是没让古金枝得逞。

        次日鸡鸣报晓,白夜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夜没有合眼,他稍微刺激魔印,整个人精神起来,活力十足。

        他发现眉间的魔印逐渐精致清晰起来,与内部空间不同,是一个灰色的眼睛模样,比正常眼睛要小上一号,瞳中如同宇宙星空,深遂、无情。

        魔印空间之中,六色之气弥漫整个空间,似乎要与空间融合,却又格格不入,随着六色之气的融合,白夜感觉到了身体一些奇异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