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魔郎令出,双道公输

第七十一章:魔郎令出,双道公输

        “啊!”

        老妪听到几声惨叫,叫声中尽是不可置信,她循声望去,泰泽殿、羽化仙朝有几个高层朝着同门下杀手,突然反水,她一瞬间就想明白了,这都是沧海魔仆!

        本来并肩作战的一行人,在战斗的时候没有防备,忽然有人突下杀手,后果可想而知,当场毙命!

        此时人人自危,与其他人拉开距离,互相防备,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十分诡异。

        山脚下,白夜耳朵一动,一道白衣身影御风而来,完颜卿在他身旁落下,脸上有一抹红晕,白夜不由得怀疑她刚才在做什么。

        “怎么了?”见白夜盯着自己,完颜卿凝眉,她轻轻拍着胸口道:“刚才我远远的看到山顶上混战,吓了我一跳,还在想你有没有出什么事。”

        说完,她的目光看向山顶,脸上的红晕散去,神情淡然。

        可能是自己多心了,白夜没有多想,在心魔宗里能有什么事,而且他与完颜卿相处了不是一天两天,对她是信得过的。

        白夜伸手握住完颜卿的手,有些冰凉,好像触摸蛇类的肌肤,他看向完颜卿,只看到侧脸,非常惊艳。

        白夜伸手揽住她的腰,柔若无骨,完颜卿身体一颤,便不再动了。

        “小师弟,不要这样。”完颜卿皱起眉头,带着祈求望着他。

        白夜揶揄道:“还在叫师弟?卿……儿……”

        他故意将卿儿两个字拖得特别长,显得极为亲昵,完颜卿弱弱的道:“夜儿……”

        声若蚊呐,白夜故意打趣道:“叫夜哥。”

        完颜卿轻哼一声不再理他,目光看向山顶,那里宗门高层在与执法殿一行人对峙,由于魔仆的忽然反出,执法殿一行人散作一团,互相戒备……

        王化看向执法殿众人,说道:“再不走,就全留下来!”

        老妪脸色阴晴不定,看着互相防备的众人,咬牙吼道:“走!”

        却是率先离去,远远的将其他人甩在身后,一行人稀稀拉拉的离开,不像来时一般整齐。

        那反水的五个人来到王化身前,执礼道:

        “魔仆,海月升见过大人!”

        “海月夜见过大人!”

        “海辰西见过大人!”

        “海灰义……”

        “海飞丝……”

        王化看向五人说道:“通知八大魔首,合道计划启动!”

        “是!”五人面色一凝,身影一闪遁入虚空,无影无踪。

        定风迅速安排好受伤的人,朝王化走去,太初扶着云轻衣,着急的询问,云轻衣道:“我没事的,你去看看浑淡和李长寿,他们闭的是死关,受到惊扰后果很严重的。”

        “我还是先送师尊回去吧!”太初眉头一皱,也担心两师弟,古棺已被他收入苦海之中,他扶着云轻衣说道。

        “好。”云轻衣应声,太初扶着她御风而行,飞向地轮峰。

        定风跟阎不二走到王化身前,执了一礼,说道:“敢问老先生是何人?”

        对于魔郎令之秘,到了他们这个高度已经有所了解,这个老者虽是凡人,却绝对不是一般人。

        王化说道:“心魔宗的命运已经注定了,至于如何保全魔道,看你们自己了!”

        王化下山而去,定风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陷入沉思,阎不二说道:“师兄别听这老头胡说,我宗存世万万载,祖祠有双帝兵镇守,无人能挑衅我宗!”

        定风沉吟道:“空穴不来风,那老者执掌魔郎令,必定与神祖有极大关系,应该不是乱说。”

        阎不二道:“有双帝兵在谁能威胁到我宗?”

        他不信,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大帝,帝兵便能镇压一切。

        “不管是不是真的,把公输和韩立送到那里去,一来有备无患,二来可以历练历练。”定风道。

        “韩立?为什么不是太初或者姬昊?”阎不二疑惑不解,韩立虽天赋异禀,但比太初姬昊仍然要差上一些,要保也应该保这两个人啊。

        定风道:“姬昊有执法殿的关系,不会有事的,至于太初这孩子,我了解他,在这个时刻不会离开宗门的,他跟小云感情很深。”  阎不二叹道:“谁能想到云师妹当年随手救下的小妖怪天赋如此之高,手握数样至宝,心性又如此纯良,真的是天佑我宗!”

        七十年前云轻衣入世历练,偶然遇到被人追杀的太初,便出手相助打退敌人,但是那个时候太初根本不相信任何人,悍然出手伤了云轻衣。

        云轻衣没有抵抗还手,而是悉心照顾教导太初,终于使其脱离蒙昧,懂了礼义廉耻。

        然后云轻衣将太初带回宗门,成了她第一个徒弟,末落的地轮峰逐渐强势起来。

        “太初这孩子一直心有愧疚,当年伤了云师妹的道基落下病根,唉……”定风一叹。

        阎不二笑道:“这孩子平时霸道得不得了,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在小云那里乖得不得了,小云私底下跟我说太初这小子特别粘人,喜欢缠着她。”

        “说到姬昊……”阎不二明显顿了一下,说道:“这孩子功利心太重,什么都要争,手段不大光明,我不是很喜欢。”

        “不过他的天赋非常高,各种道技一学就会,更是修习狂战战法,以战养战,除非境界比他高,否则难以胜他。”

        最后谈到公输,阎不二脸色有些难看,公输本是他最看好的魔道顶梁柱,但太过心高气傲,算是毁在了入道之劫上。

        “他不该渡那第十次劫的,入道九次已经是前无古人,修到最后有极大希望成帝,实在是可惜……”阎不二神情低落。

        公输的天赋之强,还要在姬昊太初之上,便是在最混乱的乱古时代也是顶尖一流,在这末法时代,能自创道法入道,绝对是逆天之举。

        “他入了半道,还有希望……”定风忽然说道。

        “怎么会?半道不是残缺大道吗?能不能修炼都是个问题。”阎不二惊奇道。

        定风神秘一笑:“你忘了他是借先天奇物落道梅塑身的吗?他还有一道。”

        “双道同修?”

        阎不二倒吸一口冷气,却是摇头道:“双道同修,不可能的,即便是哪咤大圣都失败了,而且他是唯一一个双道同修的,根本没有任何经验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