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残缺第十道,八星化帝冠

第六十九章:残缺第十道,八星化帝冠

        主殿彻底崩塌,绞灭成灰,已经看不见八青年的身影,在如此强横的绞杀中,凶多吉少。

        轰……!

        宗主峰自半山腰坍塌,一道身影冲天而起,青年略为狼狈,微破的衣衫上染着血迹,他望向灰袍人,背后八方星辰轮转不休,化身三丈巨人,挥拳砸落!

        灰袍人长剑一抖,轻叱道:“剑灭!”

        剑光动。

        青年停滞一刹,但也就一刹那间,下一瞬拳光覆没灰袍身影,虚空湮灭,一切化为虚无。

        青年气息紊乱,与端坐魔座的公输遥相对立,在他的杀招之下,灰袍人已经灰飞烟灭!

        他再次朝公输攻伐而去,无尽威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行走在雷霆海间,一步一生莲。

        雷云中降下雷霆轰击魔座,轰隆作响,公输面不改色,轻声道:“你败了。”

        青年心生不安,强自镇定,冷声道:“狂妄的蝼蚁,翻手可灭!”

        公输道:“你运气不好,如果只有我们两个战斗,你不给我时间准备,我必败,但是很不巧,时间虽短,已经足够。”

        他胜券在握,只见数百道玄光自地平面冲起,青年低头俯视而去,似是一条长河从画中奔腾出来,如同巨蟒将他缠绕。

        公输冷然喝道:“棺秘――岁月祭!”

        长河巨蟒徐徐盘旋,越缠越紧,无尽玄光洒下,笼罩在青年身躯上,似是春日化雪般,青年的身躯从双脚开始逐渐蒸发!

        青年大惊失色,大喊道:“你竟然会那个人的秘术!”

        青年的脸上终于动容,变得有些惶恐不安,手中玉扇倾力一旋,一道深蓝水幕在他身周生成,抵消大半神秘力量。

        他的小腿已经消失不见,不过不影响他行走,只要活着,以后就有希望采不死药重生。

        轰隆隆!

        一道剧烈的轰鸣从天边传来,公输面色骤变,青年探出元神感知,他阴冷一笑:“十息之内执法殿的人必到,想逆天改命,痴心妄想!”

        即便如此他依然施了两道水幕笼罩己身,小心驶得万年船,他没有大意。  青年脸色苍白,却是仰天大笑,还有八息,他赢定了。

        只要执法殿一到,他就安全了。

        “八息,也要你的命!”

        一个平凡老者从废墟走上山巅,佝偻着背,老态龙钟,浑身没有一点点力量波动,青年淡淡的瞥了一眼老者,哪来的疯子敢挑衅自己,一个凡人也敢大放厥词?

        青年收回目光,懒得理会,心中默数还剩六息,忽然,他看到离奇一幕,那个魔座上谈笑风生的青年站了起来,飞身落在老者面前,身躯颤抖。

        “徒儿王落拜见师父!”

        公输单膝跪地,以头触地,语气凝噎不止,连自己的天劫都不顾了。

        若说这世上有谁能令他尊敬,王化绝对是一个,或许是唯一一个。

        老者目光看向天边,那里有一只黄金战车正在急速接近,他轻声道:“自你身死的时候我就不是你师父了,缘分已断。”

        老者一挥手,公输缓缓站了起来,他看着身前青年摇了摇头,公输是他最得意的大弟子,棺禁也学得很好,可惜没有师徒缘分。

        说话间,黄金战车已到,如同一轮烈日悬挂在天上,其中走出二十几人,为首的是一鹤发童颜的老妪,她冷哼道:“竟然触动如此大劫,必定是为祸一方的魔头!”

        “还有两息!”

        天上青年大喜,同时他朝黄金战车飞去,说道:“我乃神祖第八世斩下的过去身,愿意加入执法殿!”

        还有一息!

        青年心中大定,回首朝地面望去,却寒毛倒竖,那个老者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后,接着他便发现自己血气大量流失。

        他想逃,却逃不掉,他眼中凶光一闪,玉扇倒转,直插心口,透胸而过,眼看就活不成了,他瞥向地面微嘲道:“借助他人力量算什么,我就算死也不让你如愿!”

        他的身躯渐渐消散,天上的雷云也慢慢散去,而地上的公输却不好受,他坐倒在地,昏厥过去。

        他的天劫居然自我毁灭了,而他的道也只入得一半,残缺的第十次入道……木已成舟,无法改变。

        九天之上八颗古星连成一线,在青年消散的刹那,化成一只八星帝冠降临到公输头顶!

        山脚下,白夜看见王化,激动之余有些疑惑,烟儿哪里去了,他看向完颜卿道:“那黄金战车上下来的是什么人?”

        完颜卿道:“那老妪是执法殿上任大长老,其他的是泰泽殿,羽化仙朝,梵天寺的高层人物,实力最差都是神桥二阶!”

        顿了一下,她问道:“你认识公输的师父?”

        “嗯。”

        白夜点头,回道:“我跟大哥自小一起长大,师父待我们亦师亦父,分别多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场面一时沉默,忽然白夜感觉到完颜卿的纤手触碰到自己的手掌,他好奇的看向完颜卿,见她似若无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便大胆的伸手去牵她的手。

        这一次,完颜卿没有躲,白夜一下就握住她的小手,纤纤柔荑,白夜揉捏把玩,让她耳根通红,却是一动不动,像是没有察觉。

        天上,老妪站在云霄俯视,冷哼道:“心魔宗生出魔头,包藏祸心,今日奉天女令清查,阻挡者格杀勿论!”

        老妪亮出一块雪白令牌,上面雕刻神秘花纹,书着两个太古古字:天女。

        天女令出,三界臣服,毕竟天女还是名震天下的修道第一人!

        二十几人从云霄落下,老妪高声大喝:“定风,还不速来见我!”

        其音如雷,覆盖整个心魔宗,不知多少闭关人被其怒喝惊扰,白夜不禁为太初师兄等人担心。

        王化捞起地上的公输,公输处于半昏迷状态,王化半扶半拖的拉着他朝山下走,丝毫没有在意老妪等人,未曾多看一眼。

        老妪有些愠怒,但没有动作,一个蝼蚁而已,等心魔宗灭了也是死路一条,她要等的是心魔宗的高层!

        山脚下,王化拖着公输下来,白夜迎了上去,完颜卿有些害羞,白夜半牵半拽。

        “师父!”

        话到嘴边,白夜愣是噎了三息才说出口,眼睛微微有些湿润泛红,他跪倒在地,歉声道:“对不起,徒儿辜负了您的期望,尚未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