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第六十五章: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仙朝帝宫之前,叶平安驻足不前,感慨万千,许叔迎了上来,一如当年模样,一脸疲惫的道:“平……前辈,仙皇等候多时,请进!”

        许华想叫他叶平安,忽然想到他已经是名震三界的独孤扛天,立即改口。

        “许叔叫我平安就好。”已经以“独孤扛天”为道号的叶平安轻声说道,大步朝帝宫走去。

        不需要人领路,叶平安一个念头便可将整个仙朝尽收眼底,一旁的许叔见叶平安还穿着当年那件宽大不合身的白衫,欲言又止。

        “许叔有话直说无妨。”叶平安道,对这个许华,他是有好感的,当年还因救他进了光阴林三天,据说差点死在里面,修为再没进过半步。

        “唉……”许华长长叹了口气,道:“还是等你见过小姐再说吧。”

        长乐宫,仙后寝宫,叶平安走了进去。

        他一眼就看到床上的妇人,似是不太敢相信,这是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妇人,他不敢将这个老妇人与八十年前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联系在一起。

        嗯?

        老妇人头发中插着的一支紫簪引起叶平安的注意,他心神剧震,这是当年被她扔在地上的紫缨花,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和一根枝叶,此时竟插在她的白发中。

        “你是……小叶子吗?”老妇人眼神混浊,努力的想看清眼前之人,吃力的吐出一句话。

        “是我……贤儿!”闻得熟悉的话语,叶平安心头一酸,眼泪再也止不住,他快步走到床边,说道:“贤儿,我这就为你逆天改命,返老还童!”

        “平安……”苍老的不成样子的老妇人握贤叶平安的手制止了他的动作,柔声道:“这一世算我欠你的,我是仙朝的仙后,是八贤王之女……下一世,我一定补偿你……”

        她缓缓闭上眼睛,再无声息,含笑而去。

        宫中还有几人,曾经的太子,如今的仙皇,阴森恐怖的勾魂索命黑白无常,没有出声,静静的看着。

        一道近乎透明的魂魄从妇人身上飘出来,叶平安不开口,黑白无常也不敢勾妇人的魂,那魂魄浑浑噩噩,朝外面走去,叶平安一挥手,那道魂魄被拘到了身前,万语千言,他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许叔。”叶平安望向许华,他不明白为什么叶贤儿会自废道基成为一个凡人,这中间一定有原因。

        许华瞧了仙皇一眼,有些犹豫,仙皇开口道:“有什么话就说。”

        许华这才从怀中摸出一个锦囊递给叶平安,说道:“小姐在成亲的第二天自废了道基,她说对不起你,但是她也身不由己……”

        “我多次去找她,她为何不见我?”叶平安攥紧锦囊问道。

        许华瞥一眼仙皇,沉默了,仙皇道:“直说无妨,恕你无罪。”

        “小姐说她已是不洁之人,配不上你……其实小姐每次一听到你来了不管多忙都会跑来看你,然后躲在门后面偷偷的哭。”许华道。

        “小姐把八十年来对你的思念都写下来了,她每天戴在身上,从不离身。”

        仙皇脸色一暗,有些痛苦,当年他年少无知,以为喜欢一个人就要占有她。

        叶平安元神一扫,这个锦囊是个空间法宝,内里空间巨大,但是他没有探查里面的东西,他有些害怕。

        “当年我应该放手的,贤儿就会快快乐乐一辈子。”仙皇叹气,有些后悔。

        他与叶平安,都是真正喜欢叶贤儿,自从与叶贤儿成亲,他便再没理过其他女子,专情一人。

        他父亲扶天大帝坐化前告诉他要好好对她,因为他是从另一个爱她的人手里争到的。

        “小姐说她要做一个凡人然后轮回转世,下一世才好遇见你。”许华眼睛通红,他是看着叶贤儿长大的。

        叶平安看了一眼阴森森的黑白无常,冷然道:“她的魂魄我带走了,告诉阎君,有空我登门拜访!”

        说话间,一步跨出,已经远在天边,缩地成寸,技近乎道。

        黑白无常向仙皇执礼,然后沉入地底,凭空消失。

        仙皇站了很久,有些失神,父亲母亲走了,贤儿走了,他的元神扫过整个仙朝,万民生息了然于胸,叹息道:“以后……便只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仙皇了。”

        他看了一眼许华,许华会意离开,然后坐在床边,拉起叶贤儿的手,轻轻放在嘴边。

        一个青年,一个老妇。

        叶平安出了仙朝,一步跨越万里,来到心魔宗木轮峰上,耗费大心力将叶贤儿的魂魄放到小乌鸦里面,自此一人一鸦长伴,再未出世。

        后开创分身之道,枯坐魔渊一千五百载。

        ……

        独孤扛天从遥远的回忆中收回心神,轻抚小乌鸦脑袋,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牙一咬,一道柔和的光芒覆盖小乌鸦。

        光芒散去,已经没有小乌鸦的身影,他取出一个锦囊,是一千五百年前许华交给他的,里面是叶贤儿八十年想对他说的话。

        这一千五百年来,他一直不敢打开来看,只是小心的贴身保管,哪怕他知道这世上已再无劫难能损坏它。

        打开锦囊,取出了一张红绸,上面绣着几个绢秀的小字:白、首、不、分、离。

        独孤扛天从怀中摸出一段一模一样的红绸,上面绣着:愿得一人心。正是当年他爬灵山摘紫缨花时取下的。

        “呵呵?”

        独孤扛天自嘲一笑,在石桌旁坐了下去,朝阳下有些落寞,形单影只。

        吱呀一声门开了,白夜走了出来,独孤扛天说道:“若有一天仙朝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请你网开一面。”

        他叹了又叹,一天的叹息竟比此前一千五百载枯坐岁月来得更多。

        “前辈,我能问个问题吗?”白夜回屋拿出一壶茶水、两个杯子,在桌边坐下,先倒了一杯推到独孤扛天面前。

        亦如当日独孤扛天倒茶推给平凡老者一般。

        “我的丹田只有三尺,我是否应该坚持修道?”白夜道。

        白夜心中已经做出选择,但有些踌躇满志,他的资质太差,棺禁虽然逆天但却是劫,他不敢多用,便没了任何倚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