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北域深处,独孤扛天

第六十章:北域深处,独孤扛天

        随后执法殿二长老杀人卷宝叛出执法殿,真实身份乃是沧海魔仆,惹得执法殿大怒,执法右使亲自出手,双方大战,两败俱伤!

        而那个手执“魔郎令”的凡人老者却又消失不见,有精通占卜的占星师欲寻其踪迹,被天机反噬成重伤。

        执法殿二长老,道号飞羽,为人大公无私,对执法殿更是忠心耿耿,在执法殿做事超过五百年,谁能想到他是沧海魔仆,为了一道魔郎令反出执法殿?

        ……

        心魔宗之北,一道平凡的苍老身影走进北域茫茫白雾之中,传说修道者也辨不清方向的北域似乎没有对他造成困扰,一步一步慢慢而坚定的向着一个方向前进。

        北域深处,前方有一间小亭,亭中一方石桌,坐着一个白衣男人,他的肩头立着一只小黑乌鸦。

        “沧海,好大的手笔,非要抗天?”白衣男人望向亭外风尘仆仆的老人。

        老者于亭前驻足,摇头说道:“沧海已经死了。”

        呵呵。

        白衣男人眼睛眯了一下,不置可否,轻声道:“你布局万载,始终缺了一毫,他的路偏了。”

        他侧头逗着小乌鸦,轻抚着乌鸦乌黑的羽毛,小乌鸦一脸享受,歪着脑袋在掌心磨蹭。

        “给我一滴你的本源精血。”老者看着亭中白衣,缓缓开口。

        这一句话落,两人都不再出声,陷入诡异的寂静。

        白衣悠然道:“你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抗天,我顺天,道不同不相为谋。”

        “一滴精血,足以要了我半条命。”

        男人站起来,从一旁的书架中取出一本泛黄的古籍,理了理卷皱的书角,再次坐下翻阅。

        老者声音微冷,笑道:“谁能想到一向以抗天为宗旨的心魔宗,他们的小师叔祖居然是顺天辅天之人,独孤扛天,你还没在这个地方待够吗?”

        心魔宗小师叔祖,独孤扛天,一千五百前随北域木轮峰消失,没人知道他还活着!

        “我镇守魔渊只为替上天赎罪,免得魔道让人看不起,仅此而已!”独孤扛天将手指在唇角一点,润湿书角,翻开一页,没有抬头。

        气氛再次沉默,春寒料峭,有些刺骨。

        老者沉吟道:“你与天女不同,你乃六道轮回化身,超脱天地之外,即使天崩地裂你也依然存在,何必自囚于此,太古之秘你该清楚。”

        唉!

        独孤扛天闻言凝眉说道:“我到现在也分不清谁对谁错……”

        他叹了口气,苦笑道:“也罢,我就给他一道轮回元神,相信你一次。”

        他伸手示意老者进亭坐下,又说道:“我在圣山见到那个人的传人了。”

        老者走进亭中落座,他倒了一杯热茶推过去,小亭隔绝了茫茫白雾,内成小天地。

        “谁?”老者问道。

        白衣男人独孤扛天自斟一杯热茶,郑重的答道:“那个连自己都敢祭炼的狠人,吞天女帝!”

        “那个小石头是吞天传人?”老者轻声说道,听不出感情。

        独孤扛天“嗯”了一声,目光看向亭外无尽白雾,幽幽说道:“他还从圣山扛下冥祖帝棺,欲修元神,若成,则肉身、元神无敌!”

        “葬着冥祖凝炼失败真身的帝棺?”

        杯中茶叶沉浮,热气腾腾,王化摇晃几下茶杯,然后连带着茶叶一饮而尽,满意的咂咂嘴,说道:“柳圣也借助帝陵的力量,已经枯木逢春,好像要涅槃重生……不过希望渺茫。”

        老者饮下热茶,只觉苦涩难闻,皱着眉头道:“这一世变数太多,有人得到太古天庭的魔祖帝座,祭炼圣尸,欲重建古天庭。有的得到大帝传承及帝兵,无数人追随,更有无数称圣做祖的大能转世重修,最可怜的是那个连城玦,成了天道跟剑魔争锋的战场。”

        两人似多年未见的老友,推杯换盏,相谈甚久,最后老者起身离开。

        “白夜……重铸战魂十世归来么……”独孤扛天端起茶杯放到嘴边,喃喃自语,良久又放下茶杯,起身朝亭外走去。

        ……

        傍晚

        白夜出关,李北夔李南棠两个乐呵呵的跑来,名为蹭饭,实为献殷勤,炒菜做饭的手艺直逼洛研,白夜倒是乐得清闲。

        “夜哥,我听人说你在梵天大战中力挫了纳兰嘉措两次,以凡胜修,了不得啊!”李北棠道,一脸崇拜。

        李南夔无情呛声:“夜哥出手岂是泛泛,没听过一句话吗,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李北棠撇他一眼,哼道:“阿谀奉承的小人!”

        两人一见面就势同水火,白夜敲了敲桌面,两人恨恨地用眼神剜了对方一眼,开始抢菜大战!

        这顿饭毫无用餐体验,饭后两人大眼瞪小眼,李北棠阴阳怪气的道:“师弟,土轮峰你垫底啦!”

        “你才垫底!”

        李南夔像大叫道:“分明是我先踏进土轮峰的,我是师兄!”

        说着两人就要去山脚找入峰时的脚印,走之前白夜把‘燃血’、‘不动明王’教给他俩,叮嘱他俩不到生死关头不能使用。

        棺禁虽然逆天,但是却是一劫换一劫,暂时保命之法,换来的劫可能更加恐怖。

        看着两个人骂骂咧咧在山脚扯皮,扯着嗓子喊叫,白夜心里忽地有些怔忡,以往自己与大哥玩攻城大战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吧。

        五年过去了,仍然没有大哥的消息,大秦已经灭了,大哥应该回到云烟村了吧,有时间得回去看看。

        白夜眺望远方,春暖花开,繁花似锦,似江南烟雨正愁人。

        成长的经历,大概能让人变得越来越安静。

        “夜哥!”

        两人从山脚跑了上来,坐在桌边,大咧咧的倒茶解渴,李北棠大声说道:“都入了天底下最顶尖的魔宗了,还纠结那些称呼做什么,便是天天给人当孙子都行。”

        李南夔连连点头附和,深以为然。

        “执法殿那边怎么样了?”白夜问道。

        他闭关的时候听说执法殿有长老叛出了,魔郎令虽代表沧海一脉,可毕竟不是沧海,而天女还活着!

        “很安静,透着一股子诡异!”李北棠收起嘻笑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