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诡异的白依依

第五十四章:诡异的白依依

        月上中天,月朗风清。

        白夜待在房间百无聊赖,修炼起棺禁,基础禁印八十一种,包揽万象。

        修炼到深夜时分,窗外闪过一道黑影,白夜轻轻打开房门探出头,一个黑衣背影消失在远处拐角,白夜悄悄跟了上去。

        在某处屋顶上,一个面具身影坐在屋顶望着白夜方向,笑而不语。

        黑衣背影走进一间屋子,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两个人影面对面挨在一起,白夜从旁边顺着墙绕到窗户底下,屋子里传出一阵低语。

        “都准备好了吗?”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放心,咱们各取所需,修道之人最重誓言,绝不会骗你。”

        “那就好,三天之后动手,我会将这一切埋葬,作为我和尘哥的陪葬!”

        “李宗周那老东西解决没有?”

        “我给他饭里下了绝灵散,三天之内必走火入魔而死。”

        “今夜,我想要你……”

        “少殿主真是血气方刚,这东西食髓知味容易上瘾,就要奴家好好伺候你吧!”

        白夜意识到了什么,悄悄顺着墙角离开,而窗户上的两道人影已经紧紧贴在一起,缓缓侧倒消失在窗口,紧接着一阵浅哼低喘响起。

        回到屋中,白夜反复琢磨两人话语,脑中隐隐一现的灵光突然炸开,他心里有了一个推测,三天后的寿宴怕是极其危险!

        白夜走出屋子到隔壁门口轻轻敲门,不一会儿浑淡打开房门,他笑嘻嘻道:“李民师弟这么晚找我干嘛,哥可没龙阳断袖之癖。”

        李民是白夜此次历练的假名。

        白夜闻言看了浑淡一眼,浑淡身体一震一把将白夜拉进房间关上房门,皱眉道:“发生什么事了?”

        浑淡平时虽然爱嬉皮笑脸,但遇到大事却很严肃。

        “事情不妙!”

        随后白夜把刚才听到的话一字不落的告诉浑淡,并且讲出来自己的猜测。

        “无恨谷的事情我们插不上手,我马上灵鸽传书通知石长老!”

        浑淡手掐指诀,道道灵光闪烁,渐渐凝成一只虚空白鸽,他口中低语,白鸽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浑淡精神明显疲惫不少。

        “你回去休息吧,我去找下李伯仲。”浑淡说了一句,走了出去,白夜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回到房间,白夜修炼起‘极灵身法’,体悟其中的奥妙。王化说过铃铛不响了就入门了,白夜发现铃铛运动有规律,铛锤碰到铛壁之前反向运动,铃铛就不会发出声音,不过时机的控制很难把握,白夜便一直练习。

        一夜无话,在修炼中度过。

        次日天刚拂晓,白夜心忧浑淡,走到隔壁房间敲门,门一碰到就打开了,屋子里没人,显然浑淡还没回来。

        就在这时,一个白裳女子经过走廊走进大院,她笑靥如花,语如清风:“你是分支中的天才?叫什么名字?”

        “哦对了,我是谷中四夫人,白依依。”

        白夜心中一凝,这就是李北棠李南夔的母亲?那个恶毒不称职的四爷夫人?

        不知对方来意,白夜谨慎的执了一记修士礼,敬声说道:“分支李民见过四夫人!”

        听闻白依依心性怪异,一言不合就杀人,白夜不知她来这的用意,谨慎的应对着。

        白依依忽然沉默不语,白夜抬起头看向她,却发现她的双眼中绽放着幽光,白夜脑海一阵眩晕,渐渐的迷糊起来,眉间掠过一道清凉气息,眩晕得到缓解,白夜连忙挪开眼睛。

        呼~

        身前贴近一袭白裳,身躯玲珑有致,香风扑面,白夜脑海一白,朝一旁倒去,白依依伸手搂住他,嘴角微微咧起一抹弧度,轻吟道:“有趣,抵挡住了人家的睡梦魅眼,不愧是心魔宗的天之骄子。”

        白夜自诩谨慎,却不想何时他们的身份早已被得知。

        把白夜扶住屋子放在床榻上,白依依给他盖上蚕丝被,姣好的面容露出笑意说道:“好好睡上三天三夜,睡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她优雅的转身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穿过走廊来到谷中十二殿之一的长恨殿,这是她最喜欢待的地方,黄河有一条分支从谷中穿过,流经长恨殿。

        殿中有一座古旧小亭,与雕龙刻凤的其余建筑格格不入,极其突兀,名曰:听雨亭。

        白依依倚着栏杆靠着亭柱,美眸望着远方出神。

        不远处假山传出轻微的嘻笑声引起她的注意,她起身走了过去,嘻笑声越来越清晰,她的眸子中渐渐浮现癫狂和杀意!

        假山后面,两个仆人衣着的少年少女挨着坐在一起手牵手红着脸说着悄悄话,白依依站在山后面听着。

        “小玲,等我攒够了钱就给你赎身,去世俗做一对平凡夫妻。”少年眼中带着憧憬色彩,望着身边的少女面带宠溺。

        “嗯,我相信你……”少女将头靠在少年肩上,柔声道。

        白依依冷哼一声,眼中浮现出癫狂之色,一步迈出闪现在两人身后,双手按在他们天灵盖上,两人白嫩光滑的皮肤迅速干瘪苍老,像是迟暮老人。

        白依依没有杀他们,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了,她倒要看看没有青春美貌的两人还会不会相爱。

        “你们还爱对方吗?”

        白依依嗤笑一声,便再也没有看过两人,优雅转身,轻移莲步径直朝着长恨殿一个不起眼的厢房走去。

        在她的身后,苍老的两道身影紧紧依偎在一起,赏着日落,脸上皆洋溢着幸福。

        “夫人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小玲……”假山中响起一道年迈的声音。

        走出不远的白依依闻言,原本癫狂的杀意突然变成一股刻骨滔天的恨意,她红唇徐徐吐出一句话:“就快要结束了。”

        她的手上握着一只虚幻的灵鸽,轻轻一捏,灵鸽消散无形。

        白依依走进厢房关上房门,脸上的癫狂和恨意烟消云散,美眸如水温婉无比,似少女般娇羞,望着简陋的房间陷入回忆:

        那一年,她十四岁。

        “依依,快进来!”

        两道身影牵手跑进一间偏僻的房间,少年迅速关上房门,他从床头拿起一支木簮递给女孩,高兴道:“送给你!”

        女孩脸色羞红,轻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她的心口怦怦直跳,手也不听使唤僵在那里,忽然手心一暖,少年将木簮一把塞在她手里,发誓一般的道:“依依,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这是少年第一次送礼物给女孩,也是定情信物。

        “我相信你,尘哥。”女孩重重点了点头,走到少年身前,将脑袋靠在少年胸膛,喃喃细语道:“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怎么办?”

        “傻丫头,哪有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也会走在你前面为你遮风挡雨。”少年伸手抚摸她的脑袋。

        女孩扬了扬手中的木簮,笑道:“那我就当他是尘哥给我的聘礼了。”

        后来,女孩成了四爷夫人,而少年却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