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浑淡吐真意

第五十二章:浑淡吐真意

        一行人收拾一番休息一夜,次日出发李家主家。

        此行由三长老带队,雇了五辆马车,他独乘一辆,浑淡火急火燎的推着古金枝上了最边上一辆,白夜则随便与一个白袍少年乘坐一辆。

        主家在极北之地,并不在城中,需要渡过黑龙海,下马车的时候,浑淡与古金枝装出一副互不认识的样子,白夜注意到他的喉结和锁骨上有一个口红印子,心里似猫抓似的。

        浑淡凑到他身边,小声道:“我跟她说了,她同意跟你玩……等下你跟她坐一起。”

        白夜正想拒绝,三长老已经雇好五只小船,招呼他们赶紧上船,浑淡拉着白夜不让动,最后岸上只剩他俩和站着不动的古金枝。

        古金枝走上一只空船,浑淡按着白夜把他推进了小船的船舱,白夜一眼就看到含情脉脉,眼神迷离的红衣古金枝扑了上来!

        这一路是漫长的,至少对白夜来说是,一路的拼死抵抗,衣服都被扒了下来,十分蛋痛。

        “下船!”

        外面传来三长老的呼喊,白夜如释重负,赶忙把衣服穿上,把脖子上的口红印擦掉,急匆匆下船,一眼便看到浑淡那不怀好意的眼神。

        浑淡走到古金枝身边低头交耳说了一阵,凑到白夜身旁,道:“咬得舒服不。”

        在那千钓一发之际,要不是白夜稍稍挪动身体,她就真的坐进去了。

        白夜心里天人交战,有些莫名的后怕……以及后悔,连浑淡说什么都没听清楚,只是茫然的跟着他走。

        白夜的向道之心到达崩溃的边缘,前有师兄弃长生,后有美人投怀送抱,与这些相比,修道岂不是太枯燥无味了?

        他曾见过刘盛、黄巢弃了长生,也曾见过大哥只身赴皇宫,至少白夜不知道他为什么修道,为了长生?

        不是,他立即否决这个想法。

        “师弟!”

        浑淡见他脸色发青,当头棒喝,白夜这才缓缓醒转过来,想到刚才陷入魔障,心有余悸。

        “师兄,你为什么修道?”白夜问道。

        “我?”

        浑淡嘿嘿一笑:“五岁的时候老爹死了,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有一天我跟老娘去上街,她给我二十文钱叫我去买我一直很想吃的肉包子,后来我就没再见过她。”

        “还好我口活好,哄得别人开心就给点剩饭剩菜给我,十岁那年遇到云师尊进了宗门,那一年除夕,我和太初师兄在雪地里堆了我人生中第一个雪人。”

        “师尊早年被执法殿伏击留有暗伤,身体不好,太初师兄告诉我一定要努力修炼,给师尊撑起一片天,给自己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自那次谈话之后,我才明白师兄为什么那么拼命的修炼,我也感念师尊恩德,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

        “我修道不是为了长生,可能也不是为了自己,或许……只是怕师尊暗伤发作,怕她老了……”

        浑淡嘿嘿笑着,走到古金枝背后偷偷摸了一把,极不正经,还放到鼻尖陶醉的嗅几下。

        跟在队伍最后面,白夜静下心来,山风一拂,鬓角青丝飞扬,向道之心渐渐稳固。

        大哥五年前孤身赴皇宫,生死未卜,好像人间消失。师父可能是沧海神祖,要被公输他们截杀。他必须要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去寻找、保护他们。

        这就是白夜的向道之心!

        只要丹田力量蓄满,白夜便可直接冲击苦海,他的道心已渐渐形成。

        当夜,他去了古金枝房间,翻云覆雨,做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修道,最忌疑心杂念犹豫不决,放不开的必是心结,甚至是心魔。

        “接下来还有三千里陆路,坐马车需要一个月时间。”三长老雇了一辆马车,一行人再次上路。

        数日后,古金枝时而恶心呕吐,似乎又有喜了,白夜看到浑淡一路上购置了一些小玩具和布匹,说是给他即将出生的儿子准备的,白夜笑道:“还有八九个月你着什么急!”

        浑淡道:“我爹说一个女人肯跟你生孩子,那就是把终身托付给你了,一定要负责,虽然我认为他说的全都是屁话,但是金枝真的是一心一意跟着我的。”

        呃?

        浑淡都这么说了,白夜自然不能去找古金枝负距离接触了。

        马车沿着官道行驶,晌午时分,三长老招呼他们下车吃饭,又到了一处小旅店,店外招牌有些泛黄,书写着“有福客栈”。

        客栈不大,零星坐着几个客人,白夜一行人刚到店门口,伙计连忙迎了上来,三长老随意点了几个菜肴,一行人坐成一桌。

        浑淡额外点了两样清淡素食给古金枝,接着场中气氛陷入沉寂,三长老道:“你们不必这么拘束,跟从本心做自己。”

        此话一出众人稍稍缓了一口气,小声交流着,菜肴很快端上桌来,几人皆不敢率先动筷,只有浑淡随意的端起瓷碗盛了一碗汤放到古金枝面前,三长老不由眉眼带笑多看了他一眼。

        魔道逍遥随心,在三长老看来,浑淡很适合修魔。

        “吃饭吧!”

        三长老招呼一声,几人相继动筷,忽然店外冲进来两个少年,衣着一黑一白,神情紧张。

        三长老望着两个少年,惊诧道:“李北棠,李南夔你俩怎么在这里?”

        古金枝低声给白夜和浑淡说道:“这两人是主家四爷的儿子。”

        李北棠和李南夔瞧见三长老如见救星,两人蹲在白夜背后,小心翼翼的向外面看去。

        店外出现一个干瘦老头,气势如虹,他瞧了一眼白夜一桌然后走了进来,躲在白夜身后的两个少年战战兢兢目露恐惧。

        白夜偷偷挪开双脚伸手轻轻碰了碰黑衣少年,然后指了指桌下,两个少年立即会意,感激的钻进桌底。

        白夜起身盛了一碗饭,接着坐下夹菜吃饭,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进店的干瘦老头在店中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他环视一圈,目光定在了白夜这一桌。

        “李中元,可有见过四爷家的两个小子?”干瘦老头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愣了一下对三长老说道。

        李中元伸手朝店外指了一个方向,说道:“朝那边去了,你找他俩干什么?”

        干瘦老头似若罔闻,瞧了一眼这一桌的其他人,飞快朝李中元指的方向追了出去。

        “哼,装模作样!”李中元咧咧嘴不屑道。

        白夜侧开双脚,桌下的两个少年钻了出来,李中元问道:“白依依又打你们了?”

        李北棠和李南夔呼吸一滞点了点头,神色痛苦,白依依是他俩的亲生母亲,但却极度憎恶他俩,从他俩记事起只要让母亲看到,必是一场毒打。

        李北棠低着头说道:“三天后是父亲的生辰,她性情变得更加暴戻,我俩是悄悄逃出来的。”

        李中元道:“跟我回去吧,三天后是四爷的生日宴会,你俩当儿子要到场祝寿。”

        李北棠和李南夔有些恐惧,但还是点了点头,一直避着不是办法,他们心底渴望能有一天得到母亲的关爱。

        “来互相认识一下,这些都是分支里的天才。”

        李中元说道,吩咐伙计又拿来两副碗筷凳子,两人坐在浑淡和白夜中间,李南夔转头望着白夜,笑道:“我叫李南夔,刚才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