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还君明珠双泪垂

第四十八章:还君明珠双泪垂

        咸阳城,天下最繁华富庶之地,汉帝登基,普天同庆,城中锣鼓喧天,张灯结彩。

        有一个地方却最人声鼎沸,堵得水泄不通,这是一座木头搭的台子,上面挂着一条横幅:胜我十两银,败我付三两!

        “好!”

        一个壮汉狼狈摔出-台下,围观群众拍手喝彩,不少人掏出铜板扔到台上。

        “谢谢!谢谢!”台上,一个黄衫人俯首作揖,弯腰一一捡起散落一地的铜板。

        “继续继续!”台下有人扯着嗓子大喊,身处盛世,这种拳拳到肉的比斗最让人兴奋。

        台上黄衫人拱手道:“今天到此为止,连打二十场,腹中空空,诸君见谅!”

        他理了理衣襟衣角,翻身下台,忽地街道中一阵吆喝声传来:“长锦公主驾到~”

        黄衫人扒开人群寻了方向欲离去,一眼不看那八抬大轿。

        “黄巢你给我站住!”

        轿未落地,一个锦衣女孩就掀开帘子跳了下来,一眼便看到黄衫衣的背影,大叫一声,跑过去双臂一张拦住他,高声道:“大胆黄巢,见了本公主竟然不拜!”

        黄衫人便是隐世凡间的黄巢,他拱手一拜:“长锦公主安好。”

        公主没开口,他就一直低着头弯着腰,长锦公主过了一刻钟才道:“你功夫这么好,做我侍卫如何,每月俸禄一百两!”

        “谢公主好意,黄巢有要紧事就不奉陪了。”黄衣人委婉拒绝,转身离开。

        “哼!”

        长锦公主一跺脚追了上去,后面数十名宫女太监侍卫连忙跟上。

        “长锦公主居然喜欢黄巢,真是眼瞎了。”有纨绔子弟嘟囔。

        他旁边的公子哥儿拍他一下,“不想活了敢说公主!”

        纨绔子弟回过神来,额头冒汗,立即噤声,长锦公主虽然不是汉帝亲生,但是现在极为受宠,是个当街敢杀人的主。

        黄巢一路疾走,城西有一座小宅子,是他花掉全部积蓄购置的,他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手心攥着一串大红的糖葫芦。

        主卧中,榻上,一身素衣的陈褀钰躺着一动不动,偶尔眨一下眼睛,黄巢过去扶起她,温柔的道:“褀钰,想什么呢?来吃糖葫芦。”

        他递出糖葫芦,陈褀钰伸手抓起,放到嘴里咬下一个糖葫芦,细细嚼着,黄巢一脸柔情。

        “余生,我带你看遍世间繁华。”

        屋子中央有一个大火炉,四个墙角也各有一个小火炉,用铁网围着,黄巢走到炉边挨个添了两块木炭,屋子里暖烘烘的。

        “黄巢哥哥……”

        一声轻语,黄巢一震,他看到陈褀钰放下手中的糖葫芦,望着自己,眼睛里不再是呆滞。

        黄巢冲到床边,喊道:“褀钰,你……”

        陈褀钰平静的看着他,道:“黄巢哥哥,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让我安静的离去吧。”

        她回光返照,恢复一丝清醒,与黄巢决别。

        “不!”黄巢轻轻抱紧她。

        陈褀钰的呼吸在他耳边,徐徐道:“我对不起你,我是执法殿的人,潜伏在宗门的任务是破你的道心。”

        “不重要了。”黄巢道。

        “宗门还有一个执法殿的人。”陈褀钰的身子缓缓软倒,脑袋贴着黄巢耳朵,呓语道:“这是我梦里的生活……”

        之后再没有声息,黄巢放声大哭,随即把她慢慢放倒,陈褀钰的眼角有一滴泪珠滑落,嘴角带着微笑,黄巢轻轻替她拭去,抽泣道:“还君明珠双垂泪,恨不相逢未晚时。”

        砰!

        大门被人推开,长锦公主闯了进来,骂骂咧咧的:“黄巢,你居然背着我藏了一个女人!”

        “出去!”黄巢冷眼看着她,伸手一指门外,“这里不欢迎你!”

        长锦公主两手叉腰大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哪里我不能去的,倒是你,放着本公主这么漂亮的女孩不要,非得跟这么一个白痴待在一起,她哪里比得过我?”

        砰!

        黄巢牙关紧咬,拍碎木桌,冷声道:“你什么都好,可你不是她!”

        “哼!”

        长锦公主冷哼,招呼手下侍卫长,命令道:“把他给我带回宫里去,然后把这里给我烧了!”

        侍卫长应声领命,一道命令吩咐下去,十二侍卫冲进屋,拔刀相向,长锦公主骂道:“谁叫你们拔刀了!一群蠢货!”

        侍卫收刀入鞘,上前团团围住黄巢,就要动手抓他,一道冷喝恰到好处的从屋外传了进来,“谁敢动我黄巢师兄!”

        白夜怒了,领着浑淡和洛研进屋,一眼便看见床边的黄衫人,眼角微微发红,执修士礼道:“三师兄!”

        黄巢摆了摆手,叹道:“我已决心入凡尘,你们就不要再扰我了。”

        “陈师姐她……?”白夜忽感不安,语气发颤。

        “走了。”

        黄巢轻飘飘两个字,白夜只觉得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扒开围着的侍卫,站到床边。

        噌~

        长锦公主拔出旁边侍卫长的佩刀指着白夜,冷声斥道:“在大汉我刘长锦就是天,没人能忽视我!”

        她怒火中烧,不是看在几人认识黄巢的份上她早砍下去了。

        白夜和浑淡阴沉着脸,一语不发。浑淡一动白夜伸手拉住他,摇了摇头。

        黄巢冷喝:“长锦,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你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我不过一个街头卖艺的,你有大好的前程,何必浪费在我身上?!”

        黄巢起身,伸手拍开她横在白夜肩上的钢刀,道:“以前过家家的事是当不得真的。”

        “走吧,以后不要烦我了。”

        他走到炉子边添了两根木炭,屋子里更暖了一些。

        “好!这是你说的!”

        长锦尽量压制着颤抖的声音,丢掉手中的钢刀,转身跨出大门,消失在未来得及消去的晨雾之中……

        侍卫长捡起地上钢刀,忍住劈了黄巢的冲动,转身去追公主去了。

        “三师兄,这是浑淡师兄,洛研师姐。”白夜道。

        黄巢点头,“我认识,你们来此何意?”

        白夜拿出太初交给他的锦囊,咧嘴笑道:“这是少宗主创的自斩重修之法,大家都希望你能回去!”

        “回去?”

        黄巢眼神一阵迷离,一字一句扎在白夜心头:“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