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琴音化物,沧海迷踪

第四十三章:琴音化物,沧海迷踪

        太初似乎有秘法找到千指大人的行走路线,白夜有些疑惑,浑淡告诉他千指大人没有刻意隐藏气息,入道了感知灵敏很容易找到。

        白夜不由对浑淡高看一眼,连这些都知道,浑淡一脸得意,说大师兄很照顾他,经常给他讲一些修道方面的迷惑。

        铮~

        一道琴音从远方传出,太初招呼一声,说战斗要开始了,几人随即加快速度朝那个方向赶去。

        ……

        千指大人调好音准,轻抚琴弦,再次细细的检查着古琴的每一个地方,井然有序。

        在她五丈开外的地方,一人一琴,黑衣紫发,黑金面具,衣角上绣着几朵红梅,似血染的风采,公输也在做着同样的事。

        千指大人率先停手,静静的把目光投向对面的黑衣身影,公输之名她早有耳闻,比她早一步领悟琴心。

        或者说,她一直都在关注着公输,她很恨这个男人。

        在千指看来的时候公输也停下来了,他十指如飞,如同碧海潮生,漫天飞舞的雪花,缓缓飘落,旋转着……洞穿了碰到的树木。

        伴着飞雪抚琴,这一幕衬得公输超凡脱俗。太初五人赶到,远远静观。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千指大人也按落玉指,十指翻飞,肉眼可见的音波扩散,凝成一道人影自云霄飘然落下,黑衣黑发,短发齐耳,这赫然是她本人。

        这是白夜第一次见到法修,也是唯一一次。

        这个琴音化作的千指踏进风雪域中,身若游龙,翩若惊鸿,似在飘雪中起舞,她伸手一握便是数片雪花落进她手心,慢慢融化……

        白夜看到旁边的浑淡眼睛都直了,哈喇子流到衣襟上犹自不知,连完颜卿也目露憧憬,哪个女孩不想在雪中翩翩起舞。

        太初始终冷眼看着这一切,好一会儿才出声,第一句却是:“大哥要输了……”

        白夜往雪域中看去,那个千指的身影越来越从容,随心而动。

        越来越烈的风和雪,几乎快看不到千指的身影,她的头上和肩上积出厚厚的一层冰雪。

        公输要输?

        恰在此时,一声突兀的“噌!”打破了宁静美好的画面,风雪、佳人尽皆幻灭,如同一场梦。

        白夜几人循声望去,公输整个人撑在琴身上,沉默不语,白夜看到,他气息紊乱,身下古琴有一根琴弦绷断了……

        “你很强,你修三道,我只修琴道,你却只比我弱一点点。”千指大人将古琴收进琴匣,站起身,一向冷漠的她朝公输吐出一句话。

        大道九种,小道三千,两人琴道比拼,千指大人赢了。

        千指大人转身离去,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你什么都好,就是不爱笑。”公输抬起眸光看着千指,“阿米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她也会伤心的。”

        千指大人脚步一顿,回道:“你不也一样。”

        她没有回头,而是抬脚离去,远远飘来一句话:“我姐的事你管不着,她的仇我会报……”

        公输目视着她的身影消失,转头看了一眼太初几人,然后左掌按在腹部,雷光绽放,他闷哼一声,双手撑在琴上。

        太初第一时间冲了过去,皱眉道:“再次斩道基?”

        他也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自斩道基重修,加上这一次,公输已经斩了九次道基,入了九次道。

        仍然不完美吗?

        完颜卿过去扶着公输,公输抽出手,似能看穿白夜心中疑惑,摇头道:“很完美,可以说从来没有人入道之时能有九种大道心魔出现。”

        “那为何?”完颜卿云眉一凝,有些担忧。

        公输看了她和白夜一眼,抬头望着苍天,轻声道:“九种大道已败于我手,这一次斩道基我自知十死无生,不过不争一争那一丝超脱出这片天地的机会我始终不甘!”

        “海至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    我为峰……我要这天也遮不住我公输的眼!”

        公输眼中光彩照人,白夜从没见过哪个人身上有如此强的心气,修道修道,不就是顺天而行吗?

        人力岂能逆天。

        “痴心妄想,蚍蜉撼树,像这样的人我听多了见多了!”段轻月冷言嘲讽。

        虽然她震惊于公输斩道基的手段和非凡的心气,但她知道,这天地间强大如道祖大帝也逆不了天,还不是化作一抔黄土了。

        啪!

        太初发怒,转身一巴掌,段轻月捂着脸,不再说话,眼泪不自觉的掉下来。

        白夜还是第一次见到太初发怒的样子,如果不是顾忌白夜在这里,那段轻月得到的就不是一个耳光这么简单了。

        因为刚才太初身上有一瞬间的杀意一闪而过,落下的却只有一巴掌。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段轻月绝不可能就这么闭嘴,她感受到了太初的杀心,自是不敢再乱说话。

        太初不再理他,转头向公输道:“始皇帝的死因查得怎么样了?”

        他知道公输有梅花易数,能占卜天机,肯定有所收获。

        “我追溯时空,只看到一柄墨绿色的玉扇,这是沧海镇压上天之后炼化成的奇兵,因为这个原因,修道之人都不会以扇子做兵器,这是忌讳。我猜始皇帝的死一定与沧海有关。”公输道,“传说中沧海天经需要轮回九世,踏足九道,分别修至极境,就能超脱。”

        咯噔!

        白夜心头一跳,墨绿色玉扇?修道之人不会以扇子做兵器?

        他脑海一震,莫非师父就是沧海?!

        王化看起来年龄不符合,但越是这样越有可能。

        白夜没有出声,无论王化是谁,都是养育他十五年的师父,亦师亦父。

        公输眼中冷芒一闪:“始皇帝极有可能是沧海转世修的人道身,要么再次轮回转世踏入下一大道了,要么就是真的死了。”

        “但是始皇帝并没有真正的踏入人道帝境啊!”太初沉吟道。

        按太初的意思,沧海是真的死了,彻底死了。

        “他的魂魄没有归于幽冥,若他要重新修炼,我们就有机会。”公输眼中杀意一闪,“凡是使用扇子做兵器的人,全部杀了。沧海已经修完人道,那凡人就可以排除……正合我意。”

        “宁肯错杀一人,绝不放过一个可能!”

        段轻月身躯剧震,小嘴微张,一脸不可置信,这人好大的口气,竟妄想截杀沧海神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