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一见钟情

第三十七章:一见钟情

        自黄巢离宗,白夜便再也没有见过他,后来才听说他隐居山林,守着陈祺钰过了一生。

        白夜每天练功更勤,天微亮就起来,他丹田的火星飞速增加,每次修炼到中午他都会出门看黄巢师兄回来没有,渐渐的成了习惯。

        后来完颜卿出关,一出关便放出消息约战钟心正,白夜才知道三师兄回不来了。

        又是一天,白夜习惯性的推开门看向黄巢的院子,直到月上中天。

        他想起黄巢取道号的时候抉择败天还是兴魔,那个时候是多么的美好,多么斗志昂扬。

        完颜卿看到他在发呆,过来安慰,白夜目光投向远方山峰,道:“三师兄说过要做败天之魔,重振魔道。”

        完颜卿叹道:“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白夜追问,完颜卿道:“他是魔道最后一个大帝扶魔大帝的儿子,他父亲以秘法将他沉睡到这个时代,欲博一博帝道……他天生神桥,为了适应这个时代,他废功重修,比任何人都要努力。”

        完颜卿说了很多,她说她知道黄巢在意陈祺钰,只是故意冷漠,他不想让儿女情长影响他父亲对他的期望。

        完颜卿的约战,钟心正没有回应,很快就平息下去,没有那么多围观群众狗血吐槽。

        修士之间极少会战斗,尽可能的避免,也没有人会太在意一场战斗,即使战斗的两人来头不凡。

        基本上都是各修各的道,入道的没一个是普通人,没一个人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去围观,入道不过万,皆是盖世天才,谁也不服谁。

        接下来的两个月都很平静,或许都在准备即将开启的蓬莱仙址,说是开启,不过是几大道门约定成俗,给里面的药草成长的时间。

        在距离仙址开启还有十天的时候,浑淡来了,这个地轮峰唯有的三人之一,太初的忠实小弟。

        宗门战力榜上,他在最后一名,当然,白夜来之后成了倒数第二。

        不过他是出了名的天煞孤星,一进宗,太初一出宗就遭到伏击,强如太初也逃亡三万里。

        后来太初三人结拜,连城玦只跟他认识了几天,接着就泰泽殿长老来拜山,连城玦重伤。

        浑淡难得收起嬉皮笑脸,垂头丧气道:“石长老说过,我是天煞孤星,遇到我都会倒霉。”

        白夜安慰他,世上哪有这么玄乎的事,他不信。

        “太初师兄也这么说、本来我不想见你的,师兄说就算有什么事他也可以解决。”浑淡眼睛有些泛红,揉着脑袋。

        白夜整了一碟凉菜,两人干了一杯。

        很快进入正题,浑淡笑嘻嘻的道:“蓬莱仙址我们宗门大概有十人会过去,石长老带队。”

        经浑淡介绍,石长老便是传功长老,三年前是他领的公输入门,也是百年来唯一一次收弟子。

        “石长老之前有个女弟子,不过出门历练死了。”

        像白夜这种只能算入宗,归那个没出现过的执事峰主管辖,但是并没有所属的师傅。

        整个宗门有师徒关系的仅仅三人,公输是其中一个,至于原因,浑淡也不知道。

        浑淡讲起蓬莱仙址:“仙址这个地方会压制除仙道以外的其他力量,仙道又是人才辈出,遇到一定要绕道走,不过以大师兄的脾气,这是不可能的。”

        浑淡满满的无奈,在他看来,能躲则躲,苟到最后最好,过程什么的管他干嘛。

        两人推杯换盏,你来我往,渐渐的有些醉意,有一句没一句的扯淡。

        次日清晨出发,中午便到太初住地,白夜没有东西收拾。

        太初在院子里静坐,独自看着一方棋盘,左右手互弈,今天他穿了件长袍,黑色,肤色看起来白了不少。

        白夜不懂围棋,他旁边的浑淡却啧啧称奇,显然是极妙的一局棋,而且已对弈上百手。

        太初伸手把指间的棋子放回棋盅,挥手示意二人坐下。道:“今晚休息一晚上,明早出发,你俩都没有入道,带你们去见识见识,顺便碰碰运气,仙址里面除了寻常的药草,还有其他机遇。”

        上一次开启据说有人得到神桥境大能的传承,而且不止一个。

        神桥境便是当世所能达到的巅峰境界,所以神桥修炼法门就越加重要。

        “入道之前无法修炼道法道技,所以你俩必须紧紧跟着我,无论看到什么宝药或者传承都归你们。”太初大咧咧的直接道。

        浑淡一脸猥琐的表情,嘿嘿道:“能拐一个妞最好,我昨天成年了。”

        说完还朝白夜挤眉弄眼,白夜一阵莫名其妙,太初冷冷的扫他一眼,他立即悻悻的闭嘴。

        “这次完颜卿也会跟我们一道。”太初又透露一个消息,白夜眼睛发亮。

        浑淡惊了一下,看着白夜道:“你不会喜欢上了完颜卿吧。”

        接着一脸的猥琐样,道:“完颜卿现在还是单身,赶紧上,我在你这个年纪都跟女孩子深入浅出的交流人生追求了。”

        啥?白夜挠挠头,一脸茫然。

        浑淡却是立即闭嘴不说,太初道:“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有了完颜卿作伴,白夜跟打了鸡血一样,丝毫不理浑淡的寻根究底,告辞一句,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剩浑淡在风中凌乱,他猛地一拍脑袋,大叫道:“我的小娇娇也会去,我得整点惊喜,说不定她一高兴,在那仙址哪个犄角旮旯偏僻的地方跟我谈心呢?”

        这一夜,浑淡没睡,白夜没睡,各有所思。

        对于大师姐,白夜也说不清楚是怎样的感觉,或者说他不能分辨这是什么感情,只是一跟她相处就很激动。

        这是白夜不能抑制的情绪。

        直到有一天白夜新学到一个词:一见钟情。

        次日白夜赶到太初的住地,三人已经在此等候,白夜一到,新衣服新鞋还烫了头的浑淡极骚包的勾住他脖子,附耳细语:“小子有眼光啊,完颜师姐这身材比去年好太多了,去年她扮男装出门没人发觉,现在那鼓鼓囊囊的……”

        白夜不自主望了一眼完颜卿,却看到她正看着他,若有若无的带着一抹笑意。

        浑淡也扭头看到了完颜卿,立刻打个寒颤,压低声音道:“你自求多福吧,完颜卿早已入道,肯定听到了……”

        白夜欲哭无泪,硬着头皮向大师姐和太初打招呼:

        “完颜师姐,太初师兄,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