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劫亲

第三十六章:劫亲

        天子脚下,咸阳城外,一道冷漠的身影拄剑静候。

        一条官道从咸阳城延伸出去,四通八达。

        百丈外尘土飞扬,一列浩浩荡荡的车队缓缓驶来,领头一骑马将军率领数百将士护卫着一顶小轿。

        持剑之人眸光冷淡,似乎是专门守在这等待。

        车队到了十丈开外停了。

        骑马将军高声喊道:“前方何人,请让个道。”

        过了片刻,那道身影才吐出一句话:“小轿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即使心里有所预料,骑马将军也眉头一皱,何人胆敢在天子脚下拦截帝王车队?

        “放肆!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了!”骑马将军高声喝道。

        而那人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骑马将军恼羞成怒,重重一抖马缰,跃马而出,一枪捅杀过去。

        嗯?

        穿胸而过怎么没有血水,忽地他脸色大变,那道身影居然缓缓消失。

        下一刻,骑马将军摔落马下,尸首分离,持剑身影出现,从他身上跨过。

        “我名黄巢,到了地府记得喊冤。”

        此人,正是拔剑离宗的黄巢,今日,他要劫亲!

        此时,小轿的门帘被人掀开,黄巢望去,一个青年走了出来,匆匆一瞥,轿里的陈褀钰眼神呆滞。

        他怒火万丈,此人他居然认识,泰泽殿少殿主,钟心正!

        到了这个时候黄巢怎么会不明白这是一个局,一个精心设计好的阴谋,汉帝有没有看上陈褀钰他不知道,但钟心正一定是为了杀他而来。

        钟心正冷着脸道:“魔就是魔,噬杀成性,今日我便替天行道。”

        黄巢反唇相讥:“冠冕堂皇的伪君子。”

        他知道自己绝不是钟心正的对手,但他不能走。

        既然已明白自己的心,黄巢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钟心正原本想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之类的话,听到黄巢的讥讽,摇了摇头,道:“出剑吧!”

        在他看来,滥杀无辜,便是魔,这样的一个人还不愿意悔改,他只好灭掉。

        剑光动,黄巢一剑化作千百剑,以腕力催动,飞身刺向钟心正,同时积蓄力量准备变招。

        钟心正的身影更快,黄巢一剑斩空,他迅速变招,钟心正侧方杀出,他仓皇对了一招。

        “追风十三剑!”

        剑招一出,黄巢气势陡然一涨,身形诡异起来,竟是随风而动,一剑比一剑强,稍占上风!

        一杆银枪突然出现在钟心正手中,一招便打退黄巢第十三剑!

        “苦海空间?”

        黄巢眼光一动,入道便可以以开辟的苦海纳物,钟心正入道已久,已是苦海中期境界,能纳物他不奇怪。

        追风十三剑已是他最强的招式,但钟心正还未出招,此行危矣。

        黄巢心有预料,但他脚步没有退过一步,每一次抬脚必靠近小轿一分。

        他的嘴边流出血,钟心正一眼便知黄巢早就有伤。他稍微犹豫,还是出手了。

        除魔卫道是他一生的责任和追求。

        钟心正一枪刺出,黄巢举剑一挡,身形摔退,他将剑往地面一插以此止住身形,双脚犁出两道沟壑……

        他以剑拄地,吃力的站起来,寒风凛冽,他独面三千大军。

        “真是够顽强的,也好,这一招彻底解决你!”钟心正抬起银枪,遥指黄巢。

        “我这一招,当世年轻一辈只有一人能硬接,可惜你不是他…!”钟心正银枪一抖,身形消失。

        “神枪……万刃!”

        钟心正迎头一枪落下,枪芒炸烈!

        黄巢自知接不下,有死无生,他努力站直了身体,抬脚朝着小轿走动,视钟心正若无物。

        “祺钰……我错了。”

        下一刻,银枪落下,黄巢毫发无损。

        “知道了错就好,也不枉我让他为你试道心。”一道身影挡在他前面,钟心正的枪芒在其身前再无法前进半寸,他只微一挥手,钟心正踉跄倒退。

        “公输?”钟心正审视着挡在他和黄巢中间的紫发面具人,他早听闻心魔宗来了个人直接抢了太初的少宗主之位。

        “滚吧,心魔宗的人轮不到你来管。”面具人轻描淡写说道。

        钟心正道:“我掌执法殿罚恶令多年,是非黑白自有公论,今日此人滥杀无辜,劫杀凡人,按照执法殿规矩……”

        话未说完,面具人不耐烦,道:“滚!”

        钟心正眼神一凝,杀意一闪而过,还是隐藏下去,此人深浅他看不透,先让人试探一番再计较。

        能活到现在,钟心正靠的就是这一份谨慎的态度。

        上一个惹怒太初的人已经死了,他打算挑起两人间的矛盾,以太初的实力要解决他轻而易举。

        钟心正御风离去。

        噗……!

        黄巢猛地喷出一口腥血,他抹了抹嘴,跑到小轿,查看陈褀钰的状况。

        陈褀钰眼神黯淡无光,整个人浑浑噩噩,好像失了魂一样。

        面具人叹了口气:“噬魂散,药石无医,最多不过三年寿命了……”,他摇摇头迈步离开。

        轰!

        黄巢脑海剧震,三年寿命?

        他脸色苍白,眼神中充满痛苦,接着一掌拍向腹部。

        “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修道有什么意义。”

        噗嗤!

        一声闷响从黄巢腹部响起,剧烈的疼痛让他嘴唇抽搐,身体发颤。

        呆滞的陈褀钰似乎呓语,一直在重复一句话:

        “黄巢哥,我很喜欢你的……”

        黄巢抱着她迎着夕阳而去,三千将士无人敢拦,这一次,他连剑也弃了。

        “丫头,最后的三年我陪着你,要是你能听见该有多好……”

        渐行渐远,影子在黄昏下越拉越远。

        在一座山巅,面具人注视着这一切,他的脑海中又想起了前几天的一幕:

        他听闻陈褀钰被抓,他立即赶去解救,也看穿了钟心正的阴谋目的。

        他正要带走陈褀钰,没想到她摇头拒绝,还祈求他说:“师兄,我求你一件事,如果黄巢哥来救我,请你一定要保他无事。”

        说完,陈褀钰就服下噬魂散,他问她:“服了噬魂散之后你就只是一具会动的行尸走肉,不后悔吗?”

        陈褀钰温柔的眸光陷入回忆,道:“他若是来救我,说明他心里有我,可他结了无情道心,我不能破了他的道心,若是他不来……”

        “活着与死了有什么区别呢……”

        之后他给陈褀钰留下了三道护身符,可保她三十次平安。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公输独立山巅,宛如一尊石像。

        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他阻止不了。

        “第二世了,我已非我,当独断万古,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