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提亲

第三十三章:提亲

        经此一战,独孤声名更盛,却传出他落下病根的消息。

        没过几天,姜长老带着弟子离开,心魔宗再次陷入沉寂。

        白夜回到住所继续修炼,吸纳属性火星,大师姐来过一次,提起一件事,陈褀钰入凡间历练了。

        心魔宗三十一弟子加上宗主长老执事,三十九人他已见过十人,虽然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他之前与大师姐的聊天中听到,年轻一辈中境界最高的不是排名第一的太初,也不是第二的沈烟,而是排名三四的其他道门的人。

        完颜卿说过:各道门的修士或多或少都有人族血脉,纯正的魔族、神族已经极少。

        七宗战力榜只收录四十九人,所谓大道五十,遁去其一,天衍四九。

        没过多久,宗门传来连城玦入祖地闭关的消息,其他的则一概不知。

        大师姐也闭关了,临走前给白夜一道白玉“符引”,嘱咐他遇到危险就捏碎,相隔千里只需要一息完颜卿便能到达。

        之后发生了一件大事,泰泽殿少殿主挑战沈烟,庐山之巅,沈烟憾负,排名互换,沈烟跌至第三。

        如今便只胜太初一人未尝败绩。

        有消息传出,五日后泰泽殿少殿主将登门提亲,对象沈烟。

        闲来无聊,白夜去藏经阁抄录了一份基础道技,控火诀,火焰在他手上可随意变幻形状,也可以闪电般的速度打出去。

        准确的说控火诀不能算是道技,只是对火焰的细微使用。

        转眼间五日过去,控火诀的修炼得心应手,泰泽殿的人也到了。

        走过上次连城玦应战雷劫的道台,主峰大殿中已经有数人,依旧是阎不二长老接待,坐在左边主位,除他还有四人,站队隐隐成一个阵营,一个中年,一个锦衣青年,两个豆蔻少女,坐在右边客位。

        阎不二招呼白夜落座,简单介绍一下,中年是泰泽殿石长老,青年是少殿主钟心正,两少女也是不凡,位列战力榜,婉君,皓月。

        都是道号无疑,战力榜上皆入道。

        阎不二与石长老互相寒暄几句,两道身影走进殿内,朝着阎不二颔首示意。

        其中一人是黑衣林语血,他旁边是一灰衣青年,相貌平平,见白夜面生,便交流了几句。

        七宗第十,风轮大师兄,姬昊!

        姬昊极为熟捻的与钟心正笑谈,殿中气氛极随意,并无多少严肃之意。

        几人很随意的交流,似老友相聚,谈天论地,白夜侧耳倾听。

        谈到前阵子姜长老的拜山,钟心正道:“逸轩兄算是半废了,想当年咱们三人还没进入道门的时候,皆是富贵之家,鲜衣怒马,逸轩兄长咱两岁,照顾我们颇多……”

        姬昊眼神一阵恍惚,冷哼道:“天不生他连城玦,魔道万古如长夜,哼,好大的口气!”

        姬昊此言丝毫不顾及一旁的阎不二,咬牙切齿。

        他们三人几家是世交,从小光腚和泥长大的,亲如手足,即便各自忙于修道,也偶尔相聚。

        得到消息的当夜,姬昊便赶去泰泽殿看望,送去一株珍藏的宝药,又寒暄许久。

        钟心正眼角余光微撇一下阎不二,道:“昊弟不必动怒,修道之人各有造化,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出事,比如两年后的论道盛会……”

        姬昊点点头,再未言语。

        钟心正朝着阎不二执礼,言辞诚恳道:“庐山上伤了沈姑娘,心正心中不安,仰慕沈姑娘多年,今日此行,一来给沈姑娘赔礼道歉,二来是向沈姑娘提亲。”

        沈烟的俗家名字是姬昊告诉他的。

        即便他没见过沈烟的容貌,但哪个入道之人不是冰肌玉骨,况且他看重的是沈烟的天赋。

        沈烟已经站在年轻一辈的顶峰之上,能与之相较的不过只掌之数,若能与之结合,绝对大有裨益。

        阎不二回应道:“红粉的事情我们做不了主,她愿意的话我们没有意见。”

        红粉,是沈烟的道号。

        钟心正朗声笑道:“这世上配得上沈姑娘的不多,心正会努力的,望阎长老多多美言几句。”

        说话间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玉匣,推开匣盖露出一角,金光闪闪,白夜一眼望去,是三片拇指大小的叶子。

        “小小心意,不成敬礼。”钟心正合上匣盖,递给阎不二,微笑道。

        姬昊惊讶不已:“千年年份的悟道茶叶,这是能助人悟道的圣药啊!”

        看来钟心正为了追求沈烟是下了血本,连圣药都拿出来了,这种级别的大药连心魔宗都只有三粒。

        阎不二不动声色的接过玉匣收好,道:“美言几句可以,你钟少殿主的天赋人品大家有目共睹,红粉痴于修道,心中未必不钟意少殿主。”

        姬昊道:“钟哥大气魄,定能抱得美人归。”

        林语血也笑道:“钟哥不仅天赋人品好,对感情更是专情,红粉能与钟哥结成道侣是再好不过。”

        几人相谈甚欢,随即阎不二亲自领路安排四人住下,白夜独自回到住地,姬昊林语血两人则跟着钟心正进了住地。

        这一夜,白夜没有修炼。

        “原来,我一直都在江湖之中,从未曾跳脱……”白夜叹了口气。

        想起白天几人的谈话,看似和和气气,实际上暗藏玄机,不经意就把沈烟的终身大事定了。

        好像跟不谋而合一般,内里的道道几人心知肚明没有点明。

        终身大事岂是旁人能决定的?

        “到哪都得带着脑子,不然给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白夜心里感叹。

        此行极短,白夜没有发表过任何看法,然而却是受益匪浅,修道的世界原来与凡间并无二致,皆是江湖。

        走到侧室灶台前,白夜伸指一点,一缕火苗落到架好的柴堆中,很快就燃了起来,再递进去两根木柴,把早上的剩菜剩饭温热,就地解决口腹的问题。

        自从修炼以来,每日吸纳属性力量,他好像不知疲倦一样,不眠不休也一样精神抖擞,仿佛打了鸡血。

        次日中午,泰泽殿一行人打道回府,原来钟心正上午去沈烟的山头拜访,结果对方门上挂着一道木牌:闭关中,有事留言。

        随后钟心正发出话,红粉是他的女人,任何人染指就是与他为敌!

        显然,他认为这只是巧合,沈烟不会看不到他的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