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独孤,赌战

第三十一章:独孤,赌战

        砰!

        完颜卿倒飞出去,手中仅剩一截剑柄,阎不二目光微凝,暗道好强的杀伤力,完颜卿那把柳叶剑乃是宝金炼造,居然就这么断了。

        周逸轩没有再动手,异象消失,收剑入鞘,淡淡的朝姜长老一叩首:“逸轩幸不辱命!”

        师姐!

        白夜第一时间扶住完颜卿,这才看清她的伤势,剑断,手心有几道开裂,衣衫微损,气息紊乱。

        还好,并不严重,完颜卿从白夜手中抽开手臂,自顾自调整气息。

        “贵宗的弟子好像不怎么样啊!”姜长老哈哈大笑,高兴之下,说话都不太顾及了。

        “哦?”阎不二也哈哈一笑,他大声道:“再来一次。”

        他转身对连城火道:“你跟他打。”

        他心知连城火绝不是这个周逸轩的对手,但是多战斗一下是有益处的,有他在也不会出现危险。

        连城火暴躁的脾气来了,直接一铁锤甩了过去,毫不手软,周逸轩吓了一跳,连忙后退,然后重新投入战斗。

        这一次他没有显化出异象,单手执剑,每一道剑光都爆发出强横的力量,与连城火的铁锤丝毫不落下风,发出金光万道。

        “瞧不起你姑奶奶是吧!”连城火一锤逼退周逸轩,冷然一喝:“凤火倾城!”

        一股炽烈的火浪滚滚而出,火气升腾,隐隐化作一只凤凰!

        神凰出世,百鸟来朝!

        “叱!”

        火凤振翅冲上云霄,盘旋一阵,一声凤鸣,径直俯冲而下,拖着长长的火尾,声势浩大。

        周逸轩淡然一笑,纵身迎上,一剑刺出金光万道,隐约间浮现一条金光巨龙,龙吼震天。

        两相交接,轰隆震天,最后归于平静,竟是不分上下。

        连城火站定,遥指周逸轩,高声道:“非逼出你异象不可!”

        她紧闭双目,无尽烈焰滔天而起,双目中骤然射出一道火光,仰天长啸:“火祝千魔指!”

        火焰中,她遥遥一指点出,火光中蔓延出一个小山大小的指头,横推而出,隐隐散出可怕的气息,火势凝而不发,火焰呈暗金色,似乎内里隐藏着什么。

        “火祝魔功?”姜长老面色一变,朝周逸轩喝道:“逸轩,赶紧出异象,这一招乃是上古有名的杀招!”

        本来淡然含笑的周逸轩闻言一震,立刻祭出异象,面色微狰:“让我祭出异象,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噌!

        另一柄剑出鞘,他身形一动,双剑交叉,迎上疾斩!

        火指与异象相碰,周逸轩身形不见踪影!

        砰!

        周逸轩突然出现在连城火身前双剑横扫而过,隐含杀招,连城火毫无察觉!

        然而一道身影比他更快,一拳砸在他的腹部,周逸轩整个人缩成弓形,比来时更快摔飞出去。

        连城玦低着头,转身退到旁边,阎不二笑而不语,连城火把大锤扔在地上,砸得大地一震,大叫:“这是姑奶奶一个人的战斗,你知道我最恨别人插手!”

        “娘生前叫我照顾好你。”连城玦微一抬头,吐出一句话。

        他小心翼翼的拍打着衣衫上的灰尘,尽管刚才极力躲避,发白的衣角上还是被撕裂出一个寸许长口子,他极心疼的握着衣角,不让人看出来。

        连城火见状,停住了准备骂出去的话,她神色一暗,对他已经放弃了,自甘堕落,懒得再开口。

        阎不二拍着连城玦肩膀,附耳低声道:“高兴点,明天我给你送几件新衣服。”

        另一边姜长老检查完周逸轩的伤势,面色阴沉得快欲滴水,周逸轩的丹田裂了,即便治好也恢复不到从前,何况今日一战,他的道心怕是要破了。

        姜长老给周逸轩喂下一粒药丸,转过身来朝着连城玦怒斥:“心魔宗都是这样无胆偷袭的小人吗?打不过就偷袭?还下如此重手!”

        阎不二笑呵呵的挡在连城玦前面,开口道:“刚才姜长老还说我宗弟子不怎么样,这要是在生死厮杀,他已经死了,贵殿的弟子都是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考验吗?”

        连城玦一言不发,转身离开,姜长老刚想回击阎不二,看到连城玦的转身,立即喝道:“我这有一株人参宝药,不知你们可敢与我赌一战?”

        药分灵、宝、圣、不死,如今末法时代,宝药已是稀有之物。

        连城玦脚步一顿,回头道:“怎么赌?”

        他知道,对方是在跟他赌,而这个赌,他接了。

        “年轻人有魄力,你独孤的名号可是很响啊,据说你是世间上最懂防御的人,我倒想试试,不知道独孤道友意下如何?”姜长老皮笑肉不笑,淡淡的道。

        “只要你能接我三招,我便不追究你偷袭我弟子的事,如何?”姜长老笑道:“当然了,你如果不敢,只须向逸轩叩头赔罪就好。”

        袖袍一甩,仙风道骨。

        “我的事你别管!”连城火一把推开连城玦,恨恨的骂着:“你只会搞这些偷袭的事,我要的是公平公正的战斗,你这算什么!”

        她朝姜长老道:“叩头赔罪是吧,我来就是了。”

        她说着径直跪了下去,一道冷斥从她身后响起,话语不容置疑:“火儿,不能跪!”

        一只手掌握着她的手臂竟直接把双膝即将着地的她强行提了起来,她怒视着连城玦,咬着牙骂道:“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说着又是要跪下去。

        连城玦一把把她推给阎不二,低着头走到前面,眸中闪过一道寒光,道:“阎长老,不要让她多事。”

        连城玦低着头,没人看见他眼中杀意无匹,他吐出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能让我准备一下吗?”

        姜长老欣然应允,背负双手,朝阎不二道:“我会把力量压制到苦海境,如果贵宗弟子有个三长两短,那就……”

        连城玦咧了咧嘴,冷声道:“便只怪我学艺不精。”

        阎不二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机,果然,连城火是他的逆鳞。

        说话间,连城玦从怀中摸出一支细毫笔,毫尖放进嘴中轻抿一口,润湿了在左手掌心缓缓的画出一副简单的八卦图案。

        画完最后一笔,他收起细毫,微抬头道:“出招吧!”

        这是一双极秀气的眸子,精致细长,却是少了一点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