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炸炉

第二十九章:炸炉

        望着激动不已的师弟,完颜卿不动声色的抽回手臂,莞尔一笑:“恭喜师弟,觉醒了属性便是真正的修士了,未来有望入得大道。”

        此言非虚,属性力量积满丹田,择道,便可冲击苦海境。

        完颜卿又叮嘱他一些注意事项,见白夜沉浸在修炼中,便御风走了。

        白夜依旧沉浸在丹田的空间中,那一丝火光的意义太大了,他紧握着双手,轻笑道:“难以容纳属性力量不代表不能容纳,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我的丹田比别人小,慢慢的积蓄肯定能蓄满整个丹田,即便同境界比别人弱很多也行。”

        修道有两条路,法、体,修法则是运用天地间的法则,运用属性力量,全系于丹田,丹田一废则道基废。

        修体则是强化肉身,脏腑,力量全积蓄于血肉之中,这种人除非杀了他,不然他的力量是源源不断的。

        在太古时代,修体是主流,很多秘地都有禁法阵势,里面无法动用法力,直至上古也有些太古存活下来的种族称霸一方,龙凤初劫,巫妖之祸,及至后来才彻底断绝。

        白夜小心翼翼的掐动印诀御使着那一点火星,朝着灶洞中的柴火遥遥一指,一点微光闪现,原本熄灭的柴火重新燃烧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白夜都沉浸在吸纳火星的修炼之中,等他从那种状态中出来已是腹中空空,赶紧生火做饭。

        庭院中,老树下,一方石桌。

        三菜一汤,两荤一素,配了满满一大碗的白米饭。

        几位师兄依然在院中修炼,白夜招呼叫他们来吃饭,被拒绝了,郁闷之下,自斟一杯师姐从凡间给他带回来的二十年桂花酒,入口幽香,他咂了咂舌,心情大好。

        既已觉醒了属性,接下来只要按步就班每天积蓄力量,等到丹田积满便能冲击苦海了。

        至于择道,他根本不需要选择。

        烈酒入喉,有些辛辣,然而他早已习惯,他曾问王绝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好的地方值得他那么留恋。

        王化答道:江湖、酒、女人。

        江湖?白夜不知道如何区分,在凡间的时候是身处江湖,而今成了修士,还见得到江湖吗?

        或者说,跳出江湖这个深渊了吗?

        夹了一块肥瘦相间的红烧肉放进嘴里,白夜猛刨了几口米饭,就着烈酒,涕泪交加。

        他又想师傅了,还有烟儿,大哥,小丫头,项凤歌……

        “越长大越没用了,沙子里老是进眼睛……”白夜自嘲,又自斟自饮了一杯。

        这一夜,山风凛冽,银月如钩,他一直坐在老树下,从开始的热菜热饭到半夜的冷菜冷饭,吃得极慢,他却不觉得冷,老酒的劲头上来,心口有些烧热。

        三尺大小的丹田里零星几点火星,约莫十余点微光,在冰冷、枯寂的空间中散发着光和热。

        白夜心头忧喜参半,虽然觉醒了属性,自己的体质也比普通人好很多,但是与其他的修士相比又太过弱小。

        像小说家写的故事中那样同级无敌是不可能的,别人拿着成千上万丈的丹田,你拿着三尺的丹田,能不能被别人越级打败都是个问题。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夜都泡在藏经阁中翻阅古籍,查找有没有能扩大丹田的法门,在一本叫做修道常识中有讲,修士丹田乃是天生,也是道基所在,没有法门能扩大。

        尽管失望,但白夜没有气馁,每天都在积蓄火星。

        他相信迟早有一天他能入道,令王绝刮目相看。

        半个月后,他再次吸纳十簇火星进丹田,一日正午时分,他忽地听见一声爆炸声,举目远眺,正南方向有一座山峰好像是滑坡了,整个山尖都消失了。

        白夜朝那个方向跑去,心想是否有什么人在那大战,如果能一睹两人的战斗,或许能帮助他体悟力量的运用。

        渐渐的那座山头的景象越来越清晰,山巅被夷为平地,满地狼藉,一个身影提着个大筐,弯腰捡拾锅碗瓢盆。

        “连城玦?”

        白夜心头一皱,发生什么事了,也不多问,找了个大桶帮着收拾地上的杂物。

        连城玦稍稍偏头看了他一眼,道了声“谢谢!”,然后继续低头捡拾。

        咻!

        一道火光落下,连城火一来就骂骂咧咧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厌烦道:“又炸炉了,叫你不要痴迷炼药,专心修道!”

        连城火目露厌恶,她怎么会有这么破败的兄长,衣着破烂不说还痴迷炼药,荒废了修行。

        “几天后泰泽殿长老会来拜山,听说他抢到一个异象弟子,肯定会带在身边,你要准备一下。”连城火说道,她仍带着一点期望这个兄长能振作起来展示出风采。

        连城玦头也不抬,捡起一双筷子,吐出一句话:“没兴趣。”

        “行,你不要跟别人说你是我哥,丢不起这个人!”连城火一甩袖,冷着脸撇下一句话走了。

        连城火平时对连城玦唯恐避之不及,一直否认连城玦是她哥的事实,还警告过连城玦不要跟别人说是她哥,免得丢她面子。

        似若惘闻,连城玦的身体只微不可察的抖了一下,便继续埋头清理地上有用的东西。

        收拾好锅碗瓢盆等有用的东西,白夜便开始为其建造房屋,好在从小制棺,木工活得心应手,仅仅两天两夜便建好一栋木屋。

        白夜无声离去,连城玦一言不发。

        三天后泰泽殿长老会来拜山吗?是那个汉国三王子刘盛的师门吗?这是否代表着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白夜继续吸纳火星,增加到十三缕,汇聚在一起如同一簇小火苗,心念一动,火苗出现在指尖。

        与凡火不同,这是火焰之精,寻常的风、水是熄灭不了的,传说有大修士神通修到高深处一念能焚山煮海,便是火属性大修!

        土轮数峰中之中的一座山峰上,黄巢如往常一样边舞剑边饮酒,然而他一声闷哼,来不及结印,仰头栽倒,身上的温度比之前更甚,仿佛快要燃烧一般。

        他双眼迷幻中仍旧有一丝清明,颤动着手指,似乎要结什么印,又动不了。

        陈褀钰从山下跑上山顶,面带慌乱,然而异性气息瞬间点燃了黄巢的火焰,他眼中的最后一丝清明也被火热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