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葬魔谷(求收藏)

第二十六章:葬魔谷(求收藏)

        “那个就是连城玦?”白夜不敢置信,修道之人不应该连几件像样的衣裳都没有吧。

        “这个人一直都这样,按说他的积蓄富可敌国,但就是守着他那一身穿着。”连修无情道的黄巢也有些无奈的摇头叹气。

        两人相继默然,目光转向道台上。

        黑衣少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过我也很久没跟人打过,就陪你玩玩。”

        他哈哈大笑,一脸阴森,目光在女孩玲珑起伏的身躯游走。

        虽然忌惮于她兄长,但他也极自负,这是任何修道之人都应该有的道心。

        凝了道心,离入道便不远了。

        连城火一手叉腰,骂骂咧咧的,一记小山般的铁锤就甩了过去,气势之大,如山岳压顶。

        她的周身燃着熊熊烈焰,如同一个人形火焰。

        狂暴!

        这是白夜的第一感觉,比人还巨大的铁锤,他一想头皮就发麻。

        黑衣林语血也动了,身形极快,虽没有隐入虚空,也带起道道残影,像是鬼魅。

        没有硬碰,伺机而动!

        连城火的巨锤追着残影砸得山摇地动,灰尘满天。

        “他俩是什么境界?”白夜忽然道。

        黄巢转头看了他一眼,“半步入道。”

        才这种程度?他忽然想起了项阴嫚。

        黄巢缓缓讲道:“连城火觉醒的火属性,能御使火焰,林语血觉醒的风属性,能御风,速度极快。”

        “觉醒了属性,便有机率诞生异象。不过太难了,宗内九个入道弟子只有四人诞生出异象。”

        这些东西白夜在完颜卿给他的古籍中也有叙述,在黄巢口中讲出来又是不同的感觉。

        “师姐呢?”白夜道。

        黄巢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白夜一怔,即使是大师姐也没能觉醒异象吗。

        “修士最多能觉醒几种属性?”鬼使神差的,白夜说道。

        黄巢道:“一种。”

        “从无例外?”白夜一惊。

        黄巢点头,又摇头。

        白夜疑惑不解,追问,黄巢道:“属性是与灵魂,命运契合的一种自然力量,古往今来,便只有一人有两种属性!”

        “谁?”这是白夜第二次震惊了。

        黄巢遥望一个人的方向:“他一出生,灵魂中便携带一卷天书,天赐一术,也先天觉醒了一种属性,后来又觉醒了属于自己的属性,古往今来,只此一例,说是空前绝后也不为过。”

        “除五行属性外,四极为:风,雷,冰,幻。”

        是吗?可是项阴嫚又是怎么回事?乌江一战,可是展现了四种属性力量啊。

        没有问,既然人都死了,一切都没了。

        修士与凡人不同,身魂合一,身死则魂飞魄散。

        台上轰隆作响,却始终没有碰到林语血的衣角。

        噌~

        一绺发丝从连城火的颈边飘落。

        两人再次遥遥相对。

        林语血指间夹着一缕发丝,凑到鼻尖贪婪的嗅了一下,眯着眼睛道:“不愧是祝融魔体,尚未入道就能如此随心所欲的浴火战斗。”

        “混账,再接姑奶奶一锤!”连城火气急,双手握住锤柄,狠狠地抡动,如同挥动一座小山。

        林语血化成一道黑色的残影,宛若游龙,连城火追着他砸,道台上震颤如雷。

        道台下,白夜看到黄巢稍稍偏转了下身体,那个方向跑来一道倩影,一身淡蓝色长裙,甜美可人,她跑了过来,高兴的叫道:“黄巢哥哥,我就知道你会来。”

        她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两边有个小酒窝。

        黄巢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她看到旁边的白夜,灵机一动:“这个小哥哥这么面生,是新来的师弟吗?我是水轮峰的陈褀钰,按规矩你要叫我师姐。”

        这话倒也没错,都是一个宗门的,自然是先入者为长。

        白夜回应道:“师姐好,我叫白夜,以后多多关照。”

        陈褀钰很活泼,叽叽喳喳的说着,有时黄巢不理她,她就转而问白夜来化解尴尬。

        重心都在黄巢身上,仿佛她有着说不完的话。

        道台上。

        “你败了!”

        林语血一剑抵在连城火眉心三寸的地方,轻轻吐出一句话。

        连城火气急败坏的跑下道台,连城玦迎了过去,安慰她,连城火见到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烦厌的道:“你能不能不要烦我,我发现你就是个煞星,如果不是你,娘也不会死,如果不是你,别人也不会知道我有个穿着这么破烂的哥哥。”

        说完也不看连城玦一眼,扭头就走了,只剩下连城玦盯着她的背影,低下头,眼神黯然。

        道台上,林语血看了连城玦一眼,即使对这一幕习以为常了,却始终好奇这两兄妹的关系为什么这么差,连城玦的天资和战力比他还强,绝不该这么寒酸啊!

        各人自扫门前雪,林语血御着一团黑云走了。

        “咱们要不要去打个招呼?”陈褀钰压低声音道。

        黄巢摇摇头,陈褀钰又提议道:“我们去葬魔谷历练历练吧,那里不算危险,正好可以让白师弟见识一下。”

        黄巢点了点头,陈褀钰高兴得跳起来,“耶!”,于是三人转身离开。

        黄巢居中,陈褀钰在左,白夜在右,一路上有说有笑,白夜觉得比他和黄巢来的时候有趣多了。

        依旧有些路途遥远,但是听着陈褀钰在旁边讲着一大堆她和黄巢小时候的趣事,白夜甚感有趣。

        这两人青梅竹马,但是却妾有情而郎无意,白夜始终不明白黄巢为什么要坚持无情道。

        或许这就是修道吧。

        是拿你最珍贵的东西一样一样换来的,时间,金钱,感情。

        有多少人耗费了所有的时间,从少年到白发,耗费了所有的金钱,拼死拼活只为了多一点修炼的资源,耗费了多少的感情。

        然而,便陷入了一个更大的漩涡之中,为了修道断绝耗费了一切,还不如一个凡人几十年生老病死来得快活。

        陈褀钰的话打断了白夜的思绪:“葬魔谷是九百年前一位神桥中期的前辈渡劫失败殒落之地,如今尚有雷霆滋生,还有各种因之变异的雷兽,偶尔有师兄弟来这里历练道技和淬炼身躯。”

        “白师弟尚未觉醒属性,可以进去试着感悟雷霆的力量,不过要小心。”陈褀钰一脸认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