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道号(上)

第二十三章:道号(上)

        “七宗论道盛会还有两年零四个月,你好好修炼争取入道,就能去见识见识各道天骄了。”

        完颜卿徐徐为他讲解着心魔宗的情况以及修道界的局势,整个修道界渐渐朝白夜露出冰山一角。

        同时完颜卿还提醒他:“天道地道虽不可修,但不代表无人,天女的执法殿执法三界,算是第八大道门,但只行巡查之事,隐隐凌驾于七道门之上。”

        “天女?”白夜又见一厉害人物,不禁好奇。

        完颜卿目光飘忽:“这是真正且唯一长生不老的人物,是神祖的义妹,逍遥天地间,数次扶天地于将倾……”

        白夜目光闪动,昨夜他夜读古籍一宿,对这位人物有所了解,道祖都在时间长河消逝,唯有她永生不灭!

        “天下的天骄人杰如过江之鲫,咱们修道之人无不福泽深厚,不能小瞧任何一个人。”

        完颜卿说了跟王绝差不多的话,白夜记在心上,并没有多担忧,因为他从来没有小瞧过任何人。

        “修道有两种体系,一为法术之道,一为体术之道,前者叫做法修,擅长远程战斗,后者叫做武修,擅长近战。”

        “太古无尽岁月,上古百万载结束于秦帝殒落之时,也就是十五年前,如今是新的时间纪年——黎明,因为据说盛世即将重启,第二个黑暗时代即将来临……”

        黎明历十五年八月十六,白夜入道门。

        两人又闲聊一些时间,时间悄然而去,完颜卿道:“我去炒菜了,等下师弟师妹们来了。”

        完颜卿道了一声,走进白夜的侧室,以道火烹饪灵食,准备土轮夜宴。

        白夜没去添乱,他什么也不懂,依旧沉浸在完颜卿带给他的震撼中,这修道界真的与世俗界截然不同,完全是两个世界。

        世俗界智谋是最重要的,而修道界,力量便是一切,这一点,对白夜来讲,是全新的感受。

        “哈喽!小师弟!”

        巅峰御剑而至,随行的还有白色麒麟,他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跟白夜打声招呼,看到完颜卿手忙脚乱的在炒菜,就去帮忙了。

        接下来,陆陆续续,黄巢,天奴也到了,黄巢抱着剑,一脸高傲,在他眼里,一剑在手,便可安心。

        天奴收拾了一番衣着,身躯上缠绕着一根粗大的铁索,这是他的本命法兵,如传说中的太初一样,他也是修炼肉身。

        如此,土轮峰能到的五个人已经聚齐,巅峰去帮着完颜卿做饭炒菜,黄巢抱着剑冷坐着,一言不发,天奴倒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白夜闲聊着。

        这个大块头五师兄,心不在焉,有心事,不过他不说,白夜便不会问。

        白夜忽然想到一件事,开口问道:“师兄,知不知道那个公输?”

        既然完颜卿说戴黑金面具的男子是他师兄,那便也是心魔宗人,度了他入宗,他也想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天奴罕见的摇头:“从没见过他出手,三年前石长老带他进宗,此人直接继任少宗主之位,很神秘。”

        天奴挠挠头,补充道:“对了,他还有个称号:太平三圣!”

        公输,太平三圣?听名字像是三个人啊。

        “不过他战力肯定不及太初,太初的战力都是实打实打出来的,全宗人都知道,地轮大师兄战力无双,只是他不愿意争罢了!”天奴道。

        整个心魔宗,能压住众人的,太初是一个。

        说话间,饭菜已陆续做好,巅峰端到庭院的石桌上,香气扑鼻,热气腾腾,令人食欲大增。

        完颜卿一扫往日清冷,端出一碟碟菜肴灵食。

        土轮峰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聚过了,峰主极少插手峰中事务,大多是大师姐完颜卿在打理。

        一边打理峰中大小事务,连购置灵米都是她亲自出马,修为还能跟得上,排宗门第四,天资之高,可见一斑。

        一方圆形石桌,六个人围坐恰恰合适,此种场景除白夜之外的师兄弟都已习惯,大师姐对他们的房间或许比他们自己更了解。

        几师兄弟的感情自是极为深厚,也不藏着掖着,皆是表露真性情。

        黄巢是个剑痴,不分场合,朝完颜卿道:“师姐等下跟我过几招。”

        他强行挤出一些笑脸,却很僵硬,都知道他不擅言谈,性子很冷。

        巅峰背着浩月剑,抚摸着白麟柔顺的毛发,他性子极活泼,打趣道:“你的无情剑跟我的有情剑,什么时候过过招?”

        有情,便是巅峰的道,也是御灵之道,事事总关情。

        “等我入了道便与师兄一较高下!”黄巢眉头一皱,极严肃的应道。

        “你们啊!吃饭都想着打架,今天的聚会,一来是大家好久没聚过了,二来是给小师弟接风洗尘!”完颜卿不满两人在饭桌上还在讲打架的事,用筷头敲了敲桌面,示意两人。

        “哈哈哈!”

        经大师姐这么一说,几个人相视一眼,尽皆朗声大笑,气氛好不和睦。

        “来,尝尝师姐的手艺!”完颜卿给白夜夹了一块红烧肉,肥瘦相间,色泽金黄。

        “”谢谢师姐!”

        在一众师兄羡慕的眼光中白夜将那红烧肉放进嘴里,细嚼慢咽,品味其中的精髓,只见他重重的吞咽下去,喉头滚动,又闭目陶醉片刻,才高声道:“入口即化,肥而不腻,肉香沁入肺腑,当属世间珍肴,师姐好手艺!”

        在村子里吃了十五年的粗茶淡饭,这等红烧肉对白夜来说,好像寒冬腊月行走在雪地里,饥寒交迫,忽逢春暖花开,酒池肉林。

        醍醐灌顶,当头棒喝。

        以至于他久久迷醉在这一片肉香之中,只觉得大师姐是这世间最好的女子。

        “哈哈哈!”

        席间又响起哄然大笑,显然有过这种体会的不止白夜一个,完颜卿无奈的看着这些师弟,知道他们不是在嘲笑小师弟,再次用筷头敲打桌面,拿出大师姐的威严道:“吃饭!今天谁不吃三碗饭不准下桌!”

        “当然了,师姐我除外。”完颜卿莞尔一笑。

        土轮峰,仅有完颜卿入了道,这是个强悍的女子。

        “三师弟,你以后的道号决定了吗?”完颜卿抬头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