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吕稚,杯酒释兵权

第十九章:吕稚,杯酒释兵权

        帝宫,甘泉宫,帝后吕氏住所。

        韩念信在宫外下了小轿又正了正衣冠方才快步走进吕后议事的长秋殿。

        吕后与汉帝乃是患难夫妻,在汉帝还在乌江做亭长的时候两人就已拜堂成亲,这些年的荣辱与共使汉帝在称帝之后便封她为后,而且并不像其他帝王三宫六院,妻妾不过十人,这还是吕后为了维护汉帝尊严亲自为他挑选的。

        长秋殿内景观极好,此地原是前秦少帝白日宣·淫的阿房宫,后来被项王焚毁,因此地风水极好,汉帝入主咸阳后便重新建起长秋殿作为帝后府邸。

        长秋殿内静悄悄的,落针可闻,几名仆人修剪着庭院中的盆景,韩念信刚走进殿中,一名总管模样的老头快步迎上,含着笑脸相迎道:“齐王快里面请,北边匃奴时常劫掠北地,帝后为此烦心得数日无眠,希望齐王能为帝后解忧。”

        齐王信脚下微不可察滞了一下,后宫不可干政是自古便有的规矩,引为常规,吕氏难不成想插手政务?

        他忽然想起神秘人的话,心底泛起一股难言的悸动,汉帝曾许诺他三不杀: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不杀。这世上没人能在规矩之内杀他。

        “刘季与我乃是结拜的弟兄,何况我在天下一统之后便低调隐居起来,也算功成身退。”韩念信心中想着,不免暗道自己多心。

        走进殿中,迎面走来一名凤冠霞帔的中年妇女,样貌平平,瘦瘦小小,浑身带着令人难以直视的上位者气势,比之汉帝更盛三分!

        此人便是当世大汉帝后,吕稚。

        “哥哥快快有请,妹妹已经备上了一桌佳肴,静候多时了。”吕稚谈笑间打开气氛,给这次相见定下兄妹相聚的性质,气氛一下变得轻松和谐。

        韩念信与刘季、吕稚等人皆是患难之交,于微末之中结交,一路走来互相间关系极好。

        大殿正中置着一方长桌,规格之高堪比他封王拜相之时,他不禁心中一凛,却是在吕稚的招呼下落座,殿中有四位女侍伺候,其中两位站在他的身后为他殷勤的端茶倒水。

        两人开动,吕稚主动给韩念信夹菜,两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谈,直到酒足饭饱吕稚依然没有谈正事的样子,韩念信主动问道:“帝后可是为匃奴烦心?”

        自春秋开始,北方匃奴就是华夏民族的心头刺,依靠极强机动性的游人骑兵时常劫掠北地,连始皇帝大一统之后也只是筑长城抵御,要说将其消灭几乎不可能。

        吕稚悠悠的道:“自商伊始,换了五个朝代,天下安定不过数百年便分崩离析掀起战乱,使得百姓遭殃、生灵涂炭,哥哥可是知道这是为什么?”

        韩念信说道:“天下分分合合,病在诸侯,导致朝廷权力分化,若把权力集中到汉帝一人手上,天下自然太平。”

        “本来始皇帝就做得很好,可惜用力过猛,北筑长城,西镇诸夷,东寻仙药,又一下废除了诸侯制,这才导致诸侯反叛……”

        韩念信谈起始皇帝心中也不由产生敬佩之意,始皇帝曾留下遗诏:即使十八路诸侯反叛杀进咸阳也不得召回坐镇西境抵御诸夷的赵佗大军勤王。

        始皇帝在时,威震天下,各路诸侯无不俯首称臣。

        但也有叹惋,始皇帝莫名暴毙,十八诸侯顺势揭竿而起,最后才有了楚汉之争。

        吕稚闻言点了点头颇为认可齐王的说法,赞赏他说的好。

        韩念信又道:“我为众臣之首,受封齐王,当为众臣表率,我愿意解甲归田,隐居山林。”

        韩念信说完放下玉筷,取下头顶侯冠放于桌上,吕稚叹了口气,道了一句:“哥哥已是兵仙,就让妹妹成全你的忠义吧!”

        韩念信以为吕后同意他的做法,但下一刻眼前一黑,脑袋遭遇数次重击,剧痛无比,他惨叫几声便迅速失去意识,没有了气息。

        刚才正是站在韩念信身后的两名女侍突然拿黑色布袋罩住他的头,用木棍重击,韩念信就这样死在了帝后的长秋殿。

        吕稚走到倒地不起的韩念信身前,目光略显悲痛,伸手拉开他头上的黑袋,幽幽的道:“大汉真正的诸侯只有哥哥一人,其他人尚且能够以强硬手段震住,可哥哥乃当世兵仙,你一天不死汉帝便一天睡不着觉。”

        吕稚目光落向殿中女侍,吩咐道:“将他脸颊划烂扔去乱葬岗。”

        齐王的位置她已经找了一个与韩念信长相一模一样的死士来坐,就是养一个废物也比韩念信还活着更让人安心。

        两名女侍抽出腰间佩剑在韩念信脸上乱划,很快韩念信就面目全非,血肉模糊,根本分辨不出来真实身份,两名女侍抬起他悄悄扔在了城郊的乱葬岗。

        两名女子刚离开,一道黑衣身影缓缓出现在乱葬岗,正是戴着面具的神秘人,他右手轻抬,食指一点,韩念信背后一道金符浮现并急速燃烧直至消失,韩念信发出呼吸,有了生命征兆。

        “替命金符,又浪费了一张。”神秘人弯腰喂给韩念信一枚缭绕青光的丹药。

        随即韩念信脸颊上的伤口迅速结痂,道道狰狞的刀疤纵横交错,已然彻底毁容。

        “魏儿。”神秘人轻唤一声,空气忽然一阵波动,一个紫衣少女出现在他眼前,少女嘻嘻笑道:“公子您又叫我了,我好高兴啊!”

        “明日丑时三刻把他丢到寒霜镇外的官道上,然后到泰山脚下等我。”神秘人揉了揉少女的脑袋,轻轻笑道。

        “我可以跟公子待很长时间吗?”少女眼中露出希冀。

        “接下来我会在凡间待很长时间,你和齐儿她们几个都留在我身边吧,这几年辛苦你们了!”神秘人说道。

        少女激动的跳了起来,一改往日清纯唯美的形象。

        神秘人幽幽一声叹息:“鬼谷子,二弟近日有此一劫,希望他能顺利渡过。”

        帝宫长秋殿中,屏风后走出一道身影,正是汉帝刘季,他面色阴郁痛苦,吕稚安慰他道:“陛下此举是为了天下安宁,不必伤怀。”

        数日后,汉帝设宴招待朝中高级将领及地方节度使,酒至半酣,刘季似乎有些醉了,幽幽的道:“你们都是开国元老,长久担任要职,平日事务繁重,这不符合我厚待元老的初衷。”

        一名高级将领事先受到汉帝授意,出声接话道:“如今天下太平,我等又年老体弱,请陛下恩准我等告老还乡。”

        其余人面色猛地一变,纷纷抢着诉说过往的功劳战绩,刘季酒杯重重落在桌面,冷厉道:“前朝旧事有什么值得谈的?有能耐去把匃奴灭掉!谁愿意去?”

        话音一落,无人回应,刘季冷冷扫过场中,拂袖而去。

        次日,刘季罢免了他们的官职收回了兵权,将他们留在京城担任没有实权的要职。

        养心殿内,刘季驻足远眺,眸光深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