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飞鸟尽,良弓藏

第十八章:飞鸟尽,良弓藏

        白夜施展棺禁,绷紧全身,脖颈微微一偏,周云那一击击在锁骨处,白夜忍着剧痛借力飞速扭转上身抱紧小萝莉借着力道飞退,一手搂住小萝莉,一手快速在衣角撕下一角,落地之后快速咬破指尖在布上书写上数行血字。

        同时掏出全身的几锭银子包住塞在小萝莉怀中,后边周云已经追上,白夜一把将小萝莉抛出去,大喝道:“布上有一式术法,还有一些银子足够你生活,你向西去,如果我能活下来,有缘再见!”

        白夜说完转身扑向周云,硬生生受了他一剑刺穿左腹,双手死死箍着周云,朝不愿离开的小萝莉厉喝:“快走,别犯傻!”

        小萝莉表情痛苦不已,却强行镇定下来,咬紧牙关紧紧握住怀中染血的衣角,喊道:“若有来日,此恩必报,我叫虺青君。”

        小萝莉带着哭腔朝西面跑去,却是始终没有回头。

        小萝莉越走越远,逐渐看不见背影了。

        白夜心里很难受很不舍,自从小萝莉救下他之后体贴照顾了他一段时间,白夜心里对她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

        不知道是出于感激还是某些情愫,在小萝莉咬了他一口之后不禁没有减弱,反而增强了许多。

        嗯……她很有趣,多希望永远跟她待在一起。

        王化说过,山外有江湖、天下,有英雄……有爱情。

        “哪有什么恩情,这是我欠你的,现在还给你。”白夜望着空荡荡的西边抿嘴轻轻一笑,随即口中溢出血水,沉声厉喝:“棺禁―燃血!”

        周身血液沸腾,心跳怦怦跳动,一掌印在周云胸膛将其震飞出去,腹间长剑伴随着一道血水抽出,周云踉跄后退三四步站定,望了一眼已没有人影的西边,眼神阴冷,杀意暴涨!

        周云讥笑道:“真是让人感动啊,这世上竟有舍己为人的蠢货,也罢,我便成全了你的良善!”

        他倒提着长剑,顺手挽了一道剑花,剑光凛凛,下一刻以极快的速度横扫向白夜腹部,这一剑超越了常人的极限,幸好白夜现在是‘燃血’状态,堪堪避过要害,那一剑贴着他的右肋外的皮肤穿过。

        “想躲?死吧!”

        周云冷笑,身形一动,鬼魅般出现在白夜身后,长剑朝前一刺,下一刻长剑‘噗呲’一声刺入其后背,但同时眼前一黑,他感觉脖颈处有着一丝凉意,视觉恢复后伸手一抹,满手血液,突然一股晕眩袭来,他便失去了意识。

        白夜无睱顾及地上失去生息的周云,此时他的腹部和后背皆遭到重创,连站也站不起来,跌倒在地,刚才他施展棺禁?障目,脑海中一阵阵的晕昡,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棺禁―生机!”

        再次施展棺禁,也仅仅恢复他肉身上的伤势,由于多次施展禁印,他体内气力已经彻底亏空,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朝北方走去。

        周云已死,此地不宜久留!

        先是在酒楼遭遇暗杀,后又在此地险些命丧周云之手,这一切除了逆天的棺禁之外,更多的是白夜的临场反应和警觉性。

        一路向北,人烟越来越少,渴了喝山泉水,饿了摘野果裹腹,一路北上……

        ……

        齐王府邸。

        自天下一统,汉帝登基,齐王信受封一字并肩王,保留原有齐王封号,并且汉帝在离帝宫十里外为其建造一座规模巨大的王府。

        此时府中书房,齐王正翻阅兵书,这是他长期带兵的习惯,自乌江一战,他被世人尊为‘兵仙’,齐王是他的封号,而他的本名叫做韩念信,字牧之。

        一名下人放轻脚步走进书房,见王爷在读兵书老老实实站在一旁,韩念信头也不抬的问道:“有什么事?”

        他阅读兵书的时候一向不喜欢被人打扰,府中下人知道他这个习惯还走了进来,显然是有事禀报。

        “禀王爷,府外有一个神秘人想要见王爷,并且说王爷在听到‘飞鸟尽良弓藏’这句话一定会见他。”下人连忙回话。

        韩念信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吩咐道:“你叫那个神秘人过来见我,对外就说是我远房侄儿探亲来了。”

        “是,属下这就去!”下人快步离去,很快,一名黑衣紫发,面带紫金面具的年轻人缓步走进书房,之所以说他是年轻人是因为面具只能遮住正脸,侧颜看起来像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齐王。”神秘人以世俗礼仪拱了拱手,气质风轻云淡,似乎并不把权倾天下的齐王放在眼里,而是平辈论之。

        “飞鸟尽,良弓藏,你可知道挑拨君臣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后果,诛九族都是轻的。”韩念信冷哼一声放下手中兵书抬起头瞧着这个神秘人,语带杀意。

        神秘人不为所动,答非所问似的自语道:“汉帝曾许诺你三不杀,箫和死的时候他做了什么,功高盖主自古便是大忌,他有没有始皇帝的胸襟我相信齐王比我清楚,其实齐王是信了的,否则又怎么让下人叫我进来……”

        “够了!”韩念信拍桌而起,极其震怒,冷哼道:“直接说你此番来意!”

        “我希望齐王跟我去辅佐一个真正的帝王,以汉帝的胸怀你的人生走到了极点和尽头!”神秘人缓缓说道,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

        “真正的帝王?”

        韩念信目光一闪,他原本有称帝的机会,可他乃是将帅之命与帝命相冲,作为汉帝之下第一权臣他知晓秘闻极多,世人皆知汉帝斩杀白蛇妖得天命加身,只有他知道汉帝并不是真正的帝王之命。

        汉帝若想稳固帝位,势必会清除一切可以威胁到他帝位之人。

        “自始皇帝斩断帝关,世上已无真正的帝命之人,你连这都不知道还妄谈帝命。”韩念信冷哼,瞳中杀意一闪而逝,冷声道:“看在你一片好意的份上,赶紧滚,否则就永远留在这里!”

        神秘人闻言微微摇头,身形渐渐变淡,消失在书房之中。

        韩念信见状一惊,脱口念道:“圣人!”

        “王爷,帝后娘娘召您入宫,说是要商讨匃奴和亲之事。”下人来报,韩念信挥手摒退,目光悠远。

        “汉帝与我情同手足,我不应该怀疑他,如今蛮夷凶残,于情于理都不可能的。”韩念信摇头将那些杂乱思绪甩掉,收拾好衣着便走出王府,上了小轿。

        大门府邸上方,一道黑衣人影徐徐凝实,正是黑衣神秘人,他弹手打出一弹金符钻进轿中,喃喃道:“兵仙……是时候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