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玉儿,死

第十五章:玉儿,死

        他努力使自己的心静下来,并开始掐动印诀,密闭的屋子里忽然有微风缓缓流动,最后消失在他的身上。

        两日后,天上雷云大作,砰地一声刘盛破门而出,四个大内高手出手拦截,被他两招打成重伤,奄奄一息。

        天上雷云汇聚,猛地一道赤火雷霆劈落,刘盛闪身避开,雷霆轰击在地上,炸出一道数丈深巨坑!

        看也不看,刘盛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养心殿。

        天上雷霆不断劈落,刘盛身如游龙一一避开,身后道道惊雷炸响,道道深坑蔓延向养心殿。

        逐渐,雷霆渐消,雷云转动速度减缓,随即慢慢消散无形。

        养心殿挂满白布,哀音阵阵。

        他看到了玉儿,他却满目狰狞,双目欲裂!

        玉儿,死了……眼角挂着泪痕。

        被安放在一具水晶棺中,四周是八个丫鬟仆人在看守。

        “说,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他攥住一个仆人,目光似欲吃人,脸色阴沉得瘆人。

        那仆人吓坏了,战战兢兢的道:“小公主被逼着拜堂,抵死不从,撞墙了……”

        有丫鬟气愤不已:“那鬼十三见此还说小公主是贱人,不识好歹。”

        “啊!!!”

        刘盛一拳砸在墙上,半壁石墙崩塌,心中犹如刀绞火烧,他还是迟了一步!

        眼睛里的血光迮现,如同疯魔。

        他自小失去母亲,而刘季一心逐鹿天下,十几年来与唯一的妹妹相依为伴,今时今日,他咬碎了银牙,唇角流血兀自不知。

        “鬼十三,他日我定踏破幽都地府,灭你满门!”刘盛仰天长啸,冲门而出,直奔乾坤殿!

        刘季,连你亲女儿都不放过,你好狠的心!

        一路疾驰,杀气四溢,守卫乾坤殿的卫士觉得有异纷纷抽出军刀阻挡,刘盛头也不抬,冷哼一声:“剑来!”

        一道惊鸿闪过,刘盛手中便出现一柄赤金长剑,剑长三尺有余,金光凛凛,隐隐有玄光流动。

        “灭!”

        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将雷云漩涡撕裂,绞成粉碎。

        这雷云是刘盛入道雷劫,此时的他已经是入道圣人,渡劫之势霸道非常!

        “滚!”

        刘盛举剑挥动,剑气纵横,守殿卫士砰的摔飞出去,身下血淌了一地!

        汉王与齐王信三人正在商量明天的登基大典,有说有笑,突然,一道人影走进了乾坤殿,剑上滴着血。

        “刘季,你不配为父亲!”

        自小失去了娘,刘季极少与他俩相处,更多的是他俩兄妹相依为命。

        噌~

        利剑出鞘,横在刘季脖子上,剑锋锐利,其上有血丝溢出。

        刘盛死死的盯着刘季,双目赤红,鼻孔冒着粗气,他状如野兽,几乎失去理智。

        “三王子冷静啊!”张卿大喊,“战乱已息,天下已安,你希望这个天下再起战乱,黎民受苦吗?”

        刘季一脸柔和的看着刘盛,眼中有愧色,却始终没有开口。

        “弑父弑君是要遗臭万年的!”箫和随声附和。

        一剑划过,箫和人头落地!

        刘盛寒意彻骨,剑指刘季:“遗臭万年我不怕,你这样的人不配死在我手上,从今往后,咱俩断绝一切关系!”

        话落,剑收,离开。

        张卿问了一声明天的大典,刘季神色恍然,转身回房,留下一句:“你看着办吧!”

        三天之内失去一双儿女,刘季的心里很烦闷。

        随后大内总管来报,三王子背着水晶棺离去,没有带走任何与汉国有关的东西。

        刘季闻言仰天长叹:“三月前王化老丈说朕是独行之人,真的成孤家寡人了……”

        可惜,王化老丈走的时候没有问清楚。

        ……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另一边,白夜一路向北,灭了十八路山匪,到达天下极北,却始终不知道心魔宗在什么地方。

        沿途问询许多当地百姓,皆是一脸茫然,对心魔宗丝毫不知,连听也没听说过。

        世事难料,这心魔宗不会消亡了吧?

        可即便消亡,当地百姓为何连名字都没听过!

        金鳞城流传着鲤鱼跃龙门的故事,毗邻黑龙海,算是兵家重地,镇北将军就扎根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城镇中。

        也是最早投靠汉王的一批前秦将领,不得不说其极有眼力见,要知道,楚汉之争,汉王只赢了一场,便是乌江之战。

        十年前汉王便得天命加身,仍旧不敌神威盖世的霸王,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就一手逃命保身的功夫厉害。

        霸王,差一点点便逆天夺命,却终究是败了,若没有白夜,必定自刎乌江,没有第二个选择。

        所以才更显得镇北将军老辣的眼光。

        汉王对其也极重用,令其守卫边疆,防御北方蛮夷。

        白夜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惊不到任何人,就如寻常百姓,在城门口经过一番盘问就进了城。

        若说令人稍显惊奇,便是他生得龙瞳凤颈,双臂比正常人略微长了那么一点,加上一身黑衣,倒是显得冷厉。

        金鳞城的确足够富有,酒楼客栈鳞次栉比,白夜劫富济贫十几锭金子走向一家客栈,名曰:清心。

        “掌柜的,在这住一天多少银两?”白夜走进清心酒楼,暗暗皱眉,酒楼极小,桌椅老旧,布满细尘,长久没人居住过,柜台后面坐着一个打着瞌睡的老头。

        “住宿费一锭金子!”酒楼破破烂烂,白夜本以为价格低廉,掌柜的开口就是一锭金子,白夜打量了一夜酒楼的情况,西边墙上沾染着极其淡薄的血迹,看来这是家黑店。

        掌柜的是个精瘦老头,样貌普通,见有人进店,无时不带着一抹慈祥的微笑,眼角却不时流露出阴狠与贪婪。

        从怀中掏出十锭金子递给瘦掌柜,掌柜的一脸喜色,大大方方的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小店位处城北,位置不好,接近倒闭,所以住宿费高了点,但绝对物有所值,客官请随我来。”

        白夜心头冷笑,信你就有鬼了,但他自认比瘦掌柜的厉害不少,便决心在这住下试试水,若掌柜的有不良之心,就为民除害解决他。

        “嗯。”

        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白夜跟着掌柜上楼,二楼右拐第一间门口,掌柜的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亲切的说道:“一日三餐到点会准时送上来,客官早些休息,夜里凉。”

        点了点头,掌柜的佝偻着背下了楼,坐在柜台后面昏昏欲睡,一副年老体衰的模样。

        白夜扫了一眼,接着进了房间,随手关上房门,插上门栓,又拿出项王给的青铜令牌观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