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十章:既分胜负,也决生死(求收藏)

第十章:既分胜负,也决生死(求收藏)

        他要年长一岁半,曾以兄长自居,见他郁郁寡欢,还花了好长一段时间逗他。

        之后随着父辈的决裂,两人也渐行渐远,淡了起来。

        “放了她,我让你们过去!”刘盛又重复一下。

        他往旁边一让,示意他们可以过去了。

        “嘿嘿!”龙弃摇摇头,没有动,说道:“我做事不喜欢留后患。”

        后患?

        “你什么意思!”刘盛咬牙:“你是要拼个鱼死网破吗?”

        他没有下命令,只要他不让,这条路就没人过得去。

        龙弃道:“若是我们过去之后你也带兵过去,那我们的行动有什么意义,所以你得先遣散你的人,退后十里!”

        “好!”

        刘盛照做。

        “第二,你已成了传说中的修士,威胁太大了,我必须废了你的修为!”龙弃道。

        刘盛面色一僵,点头应允。

        修道与玉儿之间,他选了后者。

        “值得吗?”项阴嫚看着他,眼中有些异样。

        “以后哪怕活上一千年一万年,若是活在整天对她的思念里,这是一种折磨,与其修道长生,不如护她一世安宁。”刘盛嘴角徐徐上扬。

        龙弃眼眸一凝,心中对此人的选择尤为敬佩,但他们已经没有后路了。

        他脚刚抬起来,旁边世子就动了,他又缓缓放下,驻足不动。

        “雷!”

        一道蓝色闪电汇聚在世子掌心,他狠狠按向刘盛丹田位置,下一刹,他震飞刘盛,率领手下走过这条路。

        “对不起,我不配做你的朋友……”项阴嫚脚步一滞,低语一声,急冲冲的远去。

        刘盛不管不顾,跌跌撞撞跑到玉儿旁牵着她。

        “娘已经不在了,哥不能再失去玉儿了……”

        ……

        崖下是汹涌澎湃的乌江,几乎在落水的一瞬间,白夜就燃烧精血抱着小丫头游上岸。

        摔得不高,真正致命的伤害是老者那一掌,直接摧毁了白夜体内近半的生机,饶是以他强悍的身躯也支撑不住。

        生死攸关之际,眉心处流淌出一道清凉的气息,使他的伤势不再恶化。

        “夜哥,我们去看郎中!”小丫头急得快哭了。

        家破人亡之后,白夜是唯一一个让她感觉到温暖的人,已经是她最重要的人了。

        白夜身上的重量几乎全压在她身上,她无比费劲的拖着白夜,看着白夜萎靡的模样,心里如同针扎。

        “扶我到安全的地方。”白夜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小丫头赶紧摇头:“你伤很严重,一定要去看郎中。”

        小丫头很倔强,然而她见白夜神情比她更倔强,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心里一时间天人交战。

        “听哥……话吗?”白夜睁开眼问她。

        这一刻,小丫头有些惊慌,夜哥生气了,她双眼泛红,连忙点头。

        寻了一处草木茂盛的地方将白夜放下,她又转身跑到乌江边上,双手合拢掬水回去给白夜解渴,一连五六趟,气喘吁吁。

        “夜哥,不看郎中不行啊,你的伤太严重了,我们又没有吃饭的地方,你撑不住的。”小丫头扶他坐下,让他靠着石壁,一脸忧色。

        “没事的,过了今晚就好了。”白夜看起来好了一些,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着说道。

        有一句话他没说,他的伤城里的郎中治不了,白须老者那一掌不仅摧毁了他体内一半的生机,残存的力量更如蚹骨之蛆,在他五脏六腑游走。

        这样的伤若是换作常人早就死了,也只有像他这样,从小被王化打熬根骨的能扛住留口气。

        距离上一次使用棺禁才几日,不过他顾不了那么多了,生死存亡之际,还管他什么诅咒不诅咒的。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以后修道有成,或许有解决的办法。

        而这绝对不是他现在的身份处境之下该考虑的事情,即使强大如他的体质,在圣人一掌之下也有殒命的可能。

        体内那一股圣人力量不除,他无法心安,况且身处乱世,人命贱如草芥,稍有不慎就是暴尸荒野,连尸骨都不剩。

        白夜安慰小丫头一番,然后闭目养神,恢复体力,准备再一次使用棺禁。

        “咦?怎么回事?”

        他发现那一股圣人力量游走到眉心的时候突然变弱了不少,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如此反复几遍,那股令他心里不安的力量竟几乎完全消失,只剩下一缕刺激着他的五脏六腑。

        如同兴奋剂一样,加快了新陈代谢速度,他的体表流出乌黑的液体,同时伴随着一股恶心的腐肉味。

        “莫非这是师父说过的洗筋伐髓?”

        他不敢再待在原地,太臭了,影响形象,幸好体力恢复了大半,趁着小丫头昏昏欲睡,溜到江边上搓洗了一顿。

        回来的时候小丫头已经不知不觉靠着石壁睡着了,白夜没有吵醒她,在天牢的日子小丫头就没睡踏实过。

        说到底还是自己连累了她,白夜心里有些愧疚感。

        走到江边伸展腰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轻飘飘的,一阵江风拂面,通体舒泰。

        “下一步,到北凉城找徐王!”

        心里有了计较,豁然开朗,这段时间的压抑一扫而光,似乎一条光明大道就在眼前。

        元神中的诅咒印记消失不见了!

        哒哒哒……哒哒哒!

        入夜,忽地一阵喊杀声、刀兵声响起,白夜惊醒,隐隐约约看到江对岸一阵厮杀的两方,被追杀的一方仅剩二十几人,边战边走。

        白夜立即躲进草丛里,示意被惊醒的小丫头噤声,两人缩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厮杀了两个时辰,从深夜到凌晨,最后刀兵声渐渐消失。

        透过缝隙白夜看到了震撼的一幕:江边,一个魁梧青年孤身对峙十万大军,虽已染血,气喘如牛,气势却不落下风!

        他左手握着一杆长戟,右臂抱着一个女子,女子已经没有气息,腹部插着一柄短匕。

        他的眼瞳中无悲无喜,战意盎然。

        背后,绑的是迎风招展的楚字战旗!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他兴至心头,不禁感叹,想他少年得志,气盖八荒,以“霸王”自诩。

        如今穷途末路,回天无力,心中一阵恍惚。

        俯身把这个伴随自己征战天下的女人放下,他终是放手了,虎眸中难得升起一丝柔情。

        下一刻,他转身,眸中只剩冷漠和战意,紧握着兵器――天龙破城戟!

        “刘季,今日既分胜负,也决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