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八章:长生非我愿

第八章:长生非我愿

        十里之外,驻扎的是汉国三王子刘盛的兵营。

        要说这三王子刘盛,也不同他几个兄弟般的世俗之辈,十岁那年觉醒异象天狗食月,前年得神宗圣人看重指点授法,在汉国威名如日中天。

        营帐之中,一青年俊逸非凡,与一白须老者对弈,青年随手下去一子,希冀道:“师尊,三年后的论道盛会我能参加吗?”

        老者白须白发白衣,鹤发童颜,叹息一声:“盛儿,你天资可称上等,若是刻苦修习,入了道,就可以参加论道大会。”

        “你心性太过淳朴善良,正是为师所担心的,修道这条路,人心难测,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青年就是三王子刘盛,白须老者便是他师尊,传说中的入道圣人。

        “盛儿谨记师尊教诲!”刘盛言辞恳切,毕恭毕敬。

        老者欣慰的望着他,道:“为师七年前受逆徒陷害,被贬为执事,在宗内失了势,往后,你可能会受很多委屈,为师希望你保持初心,一往无前。”

        刘盛紧捏拳头,咬牙道:“他日我定手刃那忤逆不孝之徒!”

        一盘棋,僵持不下,刘盛怒极之中,黑棋直捣黄龙,被白棋击中破绽,这局上百手的棋局随之结束。

        良久,老者悠然道:“为师钻研占卜多年,只要你守得住这条汉王天命之路三日,未来汉王称帝,你也能得龙气加身,成就盘瓠伴月体,到时候你的资质放在神道也是上上之资!”

        “难道项王要从这里逃跑?可是,父王盯死了他,已是掌中之物,怎么可能?”刘盛云眉皱起。

        “占卜是由因推果的过程,万事万物都有无限的可能,不过为师选择可能性最大那一条罢了,如此,已折损我二十年阳寿。”老者为其细心讲解。

        随即他站起身,气势一凝,瞬间风云迭荡,光彩照人,道:“此事为师尽量不出手干预,最好是你一手办成。”

        刘盛不解道:“师尊出手岂不是万无一失?”

        “你可知乌江的真实来历?”见刘盛摇头,老者凝重的道:“乌江的名字是世俗人取的,因为它的水是乌黑的,在极遥远的时代,黑色的水是一个地方的象征……”

        “黑水幽都,冥界地府!”

        闻此秘辛,刘盛仍半知半解:“不都是传说吗?”

        “这世间除了我等修炼的神衹之道,还有八种大道,鬼道就是其中之一,黑水来自鬼道圣河忘川,此地的忘川城便是一座鬼城。”

        “修道之人历来不插手世俗之事,你虽是入了我泰泽殿,但你尚未入道,又是汉国王子,你自己动手最好不过。”老者徐徐道来一则非凡人能知的规则。

        似懂非懂,老者挥了挥手,刘盛心领神会,退了出去。

        接着手下密探来报,十里之外发现楚国兵营,约有三十人。

        “你带两人密切监视,有任何情况随时报告。”终于来了么,刘盛下达命令,快步走向最中间的一座营帐。

        没有叫侍女通报,刘盛缓步掀开营帘,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瘦弱的背影,刘盛还没靠近,那身影迅速转过身来,扑向他:“盛哥哥,你来了!”

        极清秀的女孩,眼睛里透着一股子灵气。

        刘盛揉着她的头发,宠溺又无奈的道:“你又背着爹跑出来了,这里太危险了,明早我派人送你回去。”

        女孩嘟嘴:“不嘛,人家要看盛哥哥打坏人。”

        闻言,刘盛眼光一顿,前些年,项王与爹还是极好的兄弟,如今到了这个局面,他怔然道:“玉儿你记住,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好人坏人,弱肉强食罢了。”

        叹了口气,庙堂之人只知神勇的西楚霸王,却不知江湖上还有个兵圣项凤歌。

        凤歌,是霸王的乳名。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若不是父亲天命加身,他绝对不怀疑最后登上帝位的是项王。

        “待哥入了神道,宗门发下丹药,哥就给你把寒疾治好,以后你就能健健康康的成长了。”刘盛陪着她,直到她睡着,看着女孩纤弱的身子,他在心里重重发誓。

        “修道只为了能够守护自己要守护的人,否则就算登临绝巅,身边无人相伴,又有何用,还不是永恒的孤独。”

        “长生实非我愿……”

        次日,天蒙蒙亮,照例给师尊请安,将昨夜探子报来的消息与师尊一说,下决心道:“我这就带人奇袭楚兵营,他们万万想不到我会熬过深夜动手,天明他们肯定放松戒备。”

        白须老者拈须一笑:“盛儿终于长大了,知道用计策,你去吧,以你如今的修为世俗没人杀得了你!”

        刘盛挠挠头:“是师尊教导得好!”

        言毕,召集军中一百精锐,趁着微白的天色,分两路奇袭包夹向楚兵营!

        片刻,他领着五十精锐,先以火箭使楚军营瞬间乱了起来,接着突袭杀进了营帐之中,他没去厮杀,如入无人之境,走向最中间的那座营帐。

        探子早已探清楚,楚国世子就在中间的营帐中,只要杀了他,就守住了这条天命之路!

        即便于心不忍,但关及之事太大,他不得不狠下心来。

        他手压在腰间剑柄上,随时能出鞘,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不安,实在进行得太顺利了。

        但他有两重保障,即便失败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挑开营帘的一刹那,一杆银枪迮现在瞳中,他精神本就集中,微一侧身就躲了过去,脚下连踏,退出数丈。

        局势不明之时,应及时抽身,这是师尊教给他的第一个道理。

        “项阴嫚,别来无恙啊!”仿佛是面对多年老友,刘盛寒意凛然。

        “六年前,玉儿跟你外出游玩,掉入寒潭,回来便染上了寒疾,每到阴天便疼痛难忍,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但玉儿心里还惦记着你,叫我饶了你!”

        “今天,我就绑你回去给玉儿赔罪!”

        拔剑出鞘,一点寒光照亮拂晓,刘盛的身影渐渐透明。

        世子从营帐跃了出来,银枪挥动之间碰出一连串火花,就像是与空气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