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六章:人性

第六章:人性

        小个子男人脸色猛地煞白,精神失常:“不,这绝对不可能……”

        状若疯癫,神情恍惚。

        白衣公子哥儿一挥手,几个铁骑走上前去按住小个子男人肩头,朝天牢押去,小个子男人则是毫无反应,看向公子哥儿的眼神中带着惊恐,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存在一样。

        小个子男人被押进天牢,没有关押,公子哥儿吩咐一声,天牢中的人犯全部被押了出来,云眉一挑,狡黠的道:“明天本公子外出狩猎,你们跟我一起去,表现的好的人,就免了死罪!”

        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呼哧呼哧喘着气,使劲憋着一口气,若不是公子哥儿在这,一定会狂暴的发泄出来!

        这个暗无天日的监牢,阻断了他们所有的情感与未来,本来都心如死灰坐以待毙,现在,都复活了。

        “但是,你们十一人,我只要十人,具体淘汰谁出局,你们自己选!”公子哥儿轻声一笑,唇角微微咧起一个弧度。

        这种游戏他玩过很多次,哪怕跟他狩猎九死一生,这些人也如飞蛾扑火,根本玩不腻。

        这些人都是被关押很久的死囚,互相间彼此了解,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

        除了新进来的白夜两人。

        何况还有个瘦骨嶙峋的小女孩!

        只眨眼功夫,九个高矮胖瘦不一的身影就抬腿朝着白夜的方向走去。

        仅两扇用铁栅栏焊死的窗口,照进来的两束阳光是这座防守跟铁桶一样的天牢唯一的光明。

        潮湿,昏暗,阴森。

        九个身影分不清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互相隔着一段距离。

        每个人都是主角,同样也是配角。

        他们都极为谨慎小心,头脑中计算着一步又一步,如何杀死白夜两人,盘算着每一步,包括其他人的暗箭。

        他们都鼓足勇气,心中挂念无数次日思夜想的,父母,儿女,兄弟,妻子,即将跟他们相见。

        这中间的狩猎几乎被忽略,只有一丝希望,也值得憧憬。

        九人逼近,气势汹汹!

        小丫头泫然欲泣,两只小手死死捂住嘴巴,战战兢兢。

        一滴晶莹的眼泪掉下来。

        以她记事十年的阅历看,她是绝无活路。

        九人之一彪形大汉跃众而出,龙行虎步,一记铁拳朝小丫头拦腰横扫过去。

        这一拳爆发力十足,就算是一头猛虎也得趴下!

        大汉眼神凌厉而谨慎,即使是白夜两个小毛孩也不轻视,若有意外随时变招。

        他的母亲还在家里等着他,本来无后就是不孝,他只希望有生之年再见老母亲一面。

        这一拳势若雷霆万钧,天崩地裂,空间隐隐崩出一丝裂缝!

        小丫头已经吓傻了,她什么时候见过这等阵仗?

        反正也无牵无挂了,死就死吧,小丫头徐徐闭上眼睛。

        白夜伸手一揽,把小丫头护在身后,宠溺的道:“丫头,有你哥在,这世上没人能伤你分毫。”

        当头一拳,白夜凡人之身是绝对接不下的,不死也要重伤。

        他扎了个怪异的马步,左手负背紧紧拉住小丫头,右手探出,食中二指并拢并弯曲,大拇指,无名,小指二指各自相隔,掌心轻飘飘地飘向那一记铁拳!

        后发先至!

        咚!

        很奇怪的声音,仿佛是石块敲在墙上的闷响,整个天牢寂静到了极点。

        大汉的右臂无力的垂下,默默的退到九人之中。

        可就在这一瞬间,他身旁两人瞬间发难,拳掌交击,大汉毫无防备,硬生生接下两记杀招。

        他的心脉已断,眼看就要活不成了,索性一屁股坐下去,一向狠厉的眼神柔和起来,木然道:

        “想我张腾云少年富贵,父慈母爱,也曾鲜衣怒马,为了修道散尽家财,三十年未见双亲,没想到临老落了个如此结局……”

        接着,瞳孔慢慢涣散,身体渐渐变得冰冷。

        剩下八个人见识过白夜的手段,摸不清底细,反而他们有些熟悉的大汉已经重伤。

        欺软怕硬,趁火打劫,是他们的拿手绝活。

        这是人性。

        此时,死囚已剩下十人,不多不少,白夜无暇他顾,轻声安慰小丫头。

        说话间,他感觉嘴角渗出一丝腥味,伸手一抹,昏暗的环境下食指上依稀看出一丝暗红,不在意的轻轻搓动指头……

        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不动明王禁,也遭到反噬。

        王化告诫过他,棺禁是逆天之法,轻易不能动用,一旦施展,轻则伤及心脉肺腑,重则身死道消。

        白夜的特立独行公子哥儿看在眼里,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这里的每个人刚进来都是这样,仗着自己有点本事,恃才傲物。

        狼驯成狗,差的是时间。

        “哈哈!没想到新进来个高手,接爷一招试试!”来了兴致,公子哥儿折扇一收,单手伸出右手,重重一推!

        “烈火!”

        白色的烟滋滋冒出,噗地一声,一团火焰燃烧起来,包裹着整只手掌。

        这一幕在其他死囚眼中简直是神仙手段,骇人听闻!

        “风!”

        一阵轻风吹来,没人注意到公子哥儿什么时候不见的,鬼魅一般,声音还在回响。

        此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白夜身上,这是直觉。

        身体紧绷,从未遇到过如此强大的对手,面对这样的神仙手段,一筹莫展,白夜单手解下腰间缠绕的藤鞭,抽出一记鞭花,冷眼以对。

        十年来,王化除了教他做棺,从来没有教过他修炼之法,更多的是做人做事的道理。

        他死,小丫头也活不了。

        “一夜鱼龙舞!”

        鞭出如电,二指拨动鞭中处,绕着腰间旋转,上下可顾,首尾也可顾,像是一条伺机而动的长蛇。

        忽然,白夜瞳孔猛缩,弯指一颤,鞭尾波澜般直射正前,尾尖击爆虚空!

        砰!

        几缕黑色烟雾凭空冒起,一道鬼魅似的身影由虚而实,飞退三步,踉跄站定。

        反观白夜,风轻云淡,波澜不惊。

        “明天,我要你好看!”

        公子哥儿气急败坏,俊脸狰狞,紧咬着牙,狠狠地把烧得焦黑的纸扇摔在地上,强忍着冲天怒火,冷哼离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不是君子,今天的仇,明天就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