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四章:轮回此夜问来生,人间花月何时灭

第四章:轮回此夜问来生,人间花月何时灭

        楚汉两国连年征战,战火烧遍整个天下,苦的还是低层平民百姓。

        “白银二两,我得先确认你是否有能力付钱,我们可不做施舍行善的好事!”伙计没开始抓药,冷着脸问了一句。

        这个乱世,到处都是饥荒,瘟疫,药材与粮食同等重要,无论缺了哪一样,都活不了。

        天边出现鱼肚白,像刷洗过的绸缎,空气清新自然,雪已经停了。

        白夜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块放在柜台上,轻语道:“够不够?”

        轻描淡写的举止,风轻云淡的神情,这样的气度瞬间令伙计一震,睡意彻底消失,脸色十分恭敬。

        “够了够了!”伙计喜笑颜开,拿起金块用牙齿咬了一口,疼得直咧嘴。

        “您二位请等一下,我叫掌柜的亲自来给你们抓药,他老人家可是号称乌江圣手,妙手回春!”伙计像打了鸡血一样,飞奔着从大门跑了出去。

        掌柜的不住店里住在外面?白夜心头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不过白夜来者不惧,自己的身体素质早已超过常人许多倍,就算横匪恶盗,自信可以以一敌百,哪怕带着小丫头,也能从容而退。

        从小白夜就具有非常强大的灵觉,数次为他提前预警危机,从而躲过致命的伤害。

        王化说他是天生的修道者,然而这个天地早已灵气枯竭,不再适合修道,若是生早五百年,一定能成为一代宗师。

        记事十载,王化除了教他棺禁之印法,就没有再教过他任何本事,偶尔王化高兴的时候会给白夜讲一讲外面的世界,以及一些奇闻异事。

        白夜第一次出远门,他数年不曾出现的灵觉再次发出强大的预警。

        他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灵觉,只因为数次救命之恩,难道这凡世间有什么出世高人会威胁到自己生命?

        凡间,连他师傅都看不透,人心比魔恶,不同于修道者,凡人将心机谋略发展到了极致,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能一言屠城,能一语埋三十万降军,能因言获罪,焚书坑儒!

        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

        许多修道者在修炼到高深处难以突破时会选择入世历练,感悟红尘。

        在柜台前面有一张凳子放在白夜身前不远处,稍微偏转身体,右脚一勾,白夜扶着小丫头坐下,背靠着柜台。

        而白夜,一人面向大门,昂首挺立,目光淡然,如同镇守天堑的猛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望着门外面,静静的看着。

        身后,小丫头紧闭的双目轻轻一睁,清醒过来,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前方面对大门的白衣身影。

        这道身影虽然平凡无奇,却是那样的充满安全感,深深的,永远的印在她的心里。

        “夜哥!”小丫头晃晃悠悠站起来,虚弱的扶着柜台,这个地方她不想待。

        有些时候,女人的直觉是天生的。

        “嗯?你醒了!”白夜回眸一望就看到小丫头朝他走来,由于身体虚弱,一个踉跄向前扑倒,他慌忙冲去,小丫头正好撞在他怀中,白夜双臂一揽,将她扶着。

        “不好意思!”小丫头双颊泛起红晕,挣脱开来朝后退了一步,低着头不知所措,音如蚊呐。

        “坐着吧!”白夜轻语,小丫头听话的坐下,见状,白夜转身看向门外,听见一阵轰隆声,凝起眉头,转头叮嘱道:“等会儿你不要出声,我来处理,有点麻烦……!”

        轰隆隆,烟尘扑天盖地,数十道密集的身影从尘埃中骑马而出,为首一人遥遥领先在前,是个清秀俊俏的公子哥儿,白衣白马,摇着白扇,脸上是一股子骄狂劲儿!

        锦衣华裳,绣着一只四爪蛟龙,龙首在前,龙尾在背后,像是盘旋在他的身体上。

        一根金光闪闪的雕龙簪子将头发束起,标志着已经成年。

        “这块黄金是谁的?”白衣公子哥儿手里拿的赫然是白夜那块黄金,把玩着,公子哥儿冷哼道:“大秦帝国,已经亡了!”

        素手一翻,金块在冬日金光闪闪,四个小篆字体铁笔银勾,印刻在金块的背面!

        大秦帝国,这是帝国通用货币,平民百姓根本不会用到。

        “你们是什么人?”白衣公子哥儿斜眼打量二人,冷笑一声:“在大楚的地界上出现秦国的东西,我有权利怀疑你们是秦国余孽!”

        白夜凝着云眉,事情似乎超出预料,大秦灭了?

        三年前王化入咸阳宫与还是储君的少帝长谈,那时候秦国虽然大帝已逝去多年,似乎还是如日中天,想来,是少帝的去世让一些六国余孽谋生了复国的想法。

        “汉王正在为少帝主持国葬,你们就公然谋反?你们才是余孽!”白夜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个天下都是属于大秦帝国的,显然,这些人不属于秦国,有可能是六国余孽。

        公子哥儿不怒反笑,走到白夜身前,几乎贴着身体看着他,眼珠子滴溜溜转,见白夜不为所动,当即哈哈大笑,转身翻身上了白马,斜睨着白夜,折扇一摇:“楚国人,从来不会是秦国附庸!”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我楚国世代与秦交好,互通联姻,始皇帝帝后也是我楚国长公主之尊,但是秦国宵小,阴谋灭我家国,使我国民为奴为婢,我们复国求生存,乃是天道所在,何罪之有?”

        在他的掌间,号称世间至坚的黄金如同一页宣纸,揉成一团乱麻。

        公子哥儿扬鞭催马,一骑绝尘而去,飘来一声冷喝:“把这两人给我押进天牢!”

        数十余骑拔刀出鞘,身上缭绕着几缕鲜艳的血雾,血雾如若活物,散发出阵阵冰冷的杀意,令他们战意高涨!

        上一次在家门口见到的禁军身上也有类似的冰雾,若不是白夜身体素质超越常人太多,一定是一败涂地,由此可见,这些雾气能让人提高战力。

        这血一样的雾气比冰雾更加血腥恐怖,附在楚国铁骑体表,使他们整个人好像是从九幽地狱走出来的厉鬼一样,阴森骇人。

        轮回此夜问来生,人间花月何时灭。

        不知是真的地府阴兵还是阳间邪崇,阴冷的杀气扑天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