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三章: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第三章: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山中无日月,世上已千年。

        白夜意识复苏,睁开双眼,只一瞬间就看清了处境,这是一座破旧的佛庙,已经荒废,早已断了香火。

        一群骨瘦如柴,衣衫褴褛的小孩稀稀疏疏的走进庙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捧着个缺了口的陶碗,小跑到白夜身前,紧张兮兮的问道:“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对于一个乞讨为生的小女孩来说,这样的问题早不该从她口中说出来,就好像你说不舒服她就会带你去找郎中一样。

        而其他年纪差不多的小乞丐正分散在四周,护着讨到的食物,或是开吃,或是假寐。

        白夜摇了摇头。

        “这个馒头给你,有点馊,你忍着吃吧!”小女孩将手中的碗递过去,抿着嘴,像是不舍,又像是自卑。

        白夜望了一眼,伸手接过陶碗,拿出里面唯一的大半个馒头,轻轻一掰,分成两份,将一份放回碗里递给女孩。

        接着咬了一口手中的半边馒头,有点馊味,咽下去之后,示意小女孩旁边坐下,一边嚼着馒头,白夜一边问着情况:“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记忆没有缺失,他记得发生过的一切,只是其中有的东西,非常疑惑,比如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小丫头长相清秀俊俏,只是太瘦了,衣服也明显大了很多,这是一个吃过苦的人。

        看起来是太饿了,小丫头咬了两口馒头,环顾四周,才细声的回答他:“这里是乌江郡,一年前官兵在县城打仗,那些人烧杀抢掠,我们都是从城里逃难出来的,没有钱,只有乞讨过活。”

        “我叫慕容明珠,你呢?”

        “白夜!”

        乌江郡,从师傅以前在山外面带回来的地图上看,离泰山有一天一夜的脚程,而现在,正处于两王争战的焦点。

        “你的亲人呢?怎么不去投靠他们?”知道了此时的处境,白夜反而关心起小丫头来。

        从她的言谈举止,白夜可以看得出来小丫头以前的家室不一般,身处乱世却能看得清楚形势,与天天操心吃饭的平民有着很大的区别。

        小丫头眼光突然黯淡无光,平静的道:“以前那些常常巴结我们的亲戚,现在对我如避蛇蝎,都说我是扫把星……”

        曾经那些对她家巴结奉承的亲戚现在见她家落难,唯恐避之不及,小丫头经此一事,体会到了人情冷暖。

        宁肯整日乞讨为生,无依无靠,这段时间随遇而安的生活,小丫头感觉要比寄人篱下受人白眼的日子来得轻松自在。

        庙外的天阴沉的可怕,小丫头佝偻着身子蜷缩在供桌旁边,抱着破碗入睡,单薄的衣服不足以在这凛冬御寒,娇小的肩膀瑟瑟发抖。

        白夜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她盖上,走到庙门口席地坐下,冷风夹杂带着雪水刺骨的寒冷拍打在身上,他的神经格外清醒。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背后有一只神秘的大手在操纵着他的人生轨迹,这种感觉是在他在庙里醒来的时候突然出现的。

        如果他不踏上泰山,听王化的话直接去北凉找徐王,情况绝对不一样。

        北凉徐王可是一个狠角色,大秦帝国唯一的异姓王,手下能人辈出,兵强马壮,即使天下大乱,也没人去找他触霉头。

        白夜心中有了打算,等天明进县城准备好路上用的干粮,再雇一辆马车。

        不过,钱两是个重要问题,王化以前从外面带回过几块黄金,拿给他修炼属性。

        “不知道这黄金价值多少,够不够用。”白夜心中暗道。

        黄金被称为大地之精,蕴含着一些金属性的力量,这种力量锋锐无匹,无坚不摧,许多剑修就是觉醒的金属性。

        属性觉醒极为困难,能够觉醒属性的无不是盖世天骄,扬名天下,进入传说中的修道圣地。

        至于什么是属性,怎么觉醒,王化没教,白夜也不知道。

        若不是十年前少帝寻仙问道,追求长生之术,蓬莱,方丈,昆仑等仙家圣地还处于隐世状态不为人知。

        白夜从来没有出过村子,对外面的世界没有一丝了解,黄金的价值对于凡夫俗子来讲,是没有实用价值的。

        里面蕴藏的属性力量凡人根本吸收不了。

        “嗯嗯……好冷”

        一声细若蚊呐的轻哼打断了白夜的思绪,他快步走到小丫头身前蹲下,发现小丫头表情有些痛苦,便用手背贴在小丫头印堂上探查。

        “发烧了!”

        白夜眉头一皱,凡人时时刻刻受着生老病死的折磨,在尘世中挣扎,即使是传说中的修道者也逃不过天人五衰。

        白夜将小丫头拦腰抱起,发现这丫头没有一点重量,瘦骨嶙峋,轻飘飘的。

        扫了一眼庙中的其他小乞丐,白夜抱着小丫头出了门,辨着开始发白的天色,朝着最近的药铺跑去。

        在白夜怀中小丫头还不老实,哼哼唧唧的,嘴里含糊不清,双手紧紧抓着白夜胸口的衣裳,不肯松手。

        一阵疾驰,顶着鹅毛大雪,盏茶功夫不到,白夜冲到一间药铺屋檐下,将小丫头放下,左手搂腰,他身体微往右仰,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胸膛,右手“咚咚咚”敲着一间药铺的大门,是那样的急切。

        月光下,或许白夜都没注意到,小丫头的脸色逐渐的好转起来,皱起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了。

        小丫头嘴角似乎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弧线。

        “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几声哈欠,大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一个伙计打扮的瘦子揉着发酸的眼睛,仅望了一眼两人,接着转身朝里面走,懒散地说了句“跟我来吧”

        许是看白夜两人不像是有钱人,衣着朴素,伙计态度很随意,但白夜没有在乎,他只想尽快给小丫头抓好药,只有服了药他才能心安。

        走进内堂,伙计走到柜台里边,伸个懒腰,趴着柜台问道:“说吧!哪儿不舒服?”

        白夜伸手贴近小丫头额头一摸,感觉高烧差不多退了,应是不用再用药了,心中一定朝伙计道:“给我抓些温养身体的草药,补气养血的!”

        长期营养不良导致小丫头骨瘦如柴,白夜很是心疼,暗道世事多艰。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