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二章:泰山之巅,神秘门户

第二章:泰山之巅,神秘门户

        出了云烟村依然在龙脉范围,巨木成林,高耸入云,辨着方向,双手枕在脑后,脚步放得很慢。

        叮叮叮~

        白夜两只脚腕上各系一枚小巧的铃铛,随着他的步伐响起清脆的叮当音。

        “神仙之术,极灵身法!”密集的叮当声萦绕在他的耳边,白夜紧盯着两只铃铛,师傅竟要他拿铃铛练习身法技巧。

        “什么时候你腾挪扭转铃铛都不会响了,便是技巧方面入门,登堂入室了。”师傅的话回荡在耳边。

        白夜尝试着不让铃铛发出声响,铃铛依然叮叮叮响个不停,只要一动,铃铛就会发出清脆的铃声。

        他小心翼翼的迈动双脚,尝试不同速度下,铃音的变化。

        回首望去,忽然,白夜脑海灵光一闪,向回折返。

        从小王化就严令禁止他靠近泰山,泰山在他心里就是一个模糊的轮廓,此时白夜心里就像猫抓一样痒痒的。

        脚步时快时慢,铃音时急时缓,真正的泰山越来越近,巍峨雄伟,如同沉睡的巨神,逐渐清晰起来。

        “咦,那个人是谁?”

        一个男人从泰山上迎面飘来,散发出无尽的光芒,背撑一方青天,神圣、诡异。

        “这是什么手段?”

        脚踏巨鼎,七色气息流转,白衣烈烈,风姿绰约,右肩上立着一只乌鸦,像是传说中的[谪仙]。

        白夜心中突然想起王化的一句话:圣山禁区,神来归寂,仙来殒灭。

        那个男人目光向白夜扫来,眼中倒映一柄玉扇,疑惑道:“好熟悉的感觉,那个人不是死了?”

        白夜拱手施礼:“小子拜见仙人!”

        白衣男子瞬息即近,技近乎道,漠然开口:“你能看见我?”

        白夜此时才发觉男子的相貌根本看不清楚,好像隔着无尽的迷雾。

        近在眼前,又似乎远在天边,似真似幻。

        “小子又不是瞎子,有眼可观,有耳可闻,怎么见不到了?”白夜心尖一颤,满眼堆笑。

        白衣男子道:“太古圣体,可愿跟随我修炼?”

        “我已经有师傅了”白夜弱弱道。

        白衣男子闻言,笑道:“他教不了你!他可曾教过你修炼之法?”

        白夜摇了摇头。

        白衣男子拍了白夜肩头一下,笑道:“咱俩都是从这座山开始的,有着宿世渊源,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见。”

        渐行渐远,直至无影无踪,那道身影仿佛跨越了六道轮回,消失在时间长河之中。

        白夜心里莫名涌出悲伤,绝望的情绪,许久才平复。

        有两个男人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如果说王化是一个饱经风霜,有大智慧的凡人。

        那这个男人就是真正的谪仙,温文尔雅的模样之中,无法掩盖的霸道可以一览无遗。

        白夜继续朝泰山靠近,既然这个男人都能上去,他相信他也可以。

        泰山自古以来位列五岳之首,称作万山之祖,三皇,五帝,及后来的人皇都曾登顶泰山,封禅祭天。这无疑为其增添浓厚的神秘色彩

        地平线上一轮夕阳即将落幕,铺天盖地的红云像血一般耀眼,妖异得可怕。

        夜幕降临,魔音渐渐替代神音,如泣如诉,泰山笼罩着一层恐怖的阴影,像是有东西复苏过来,群魔乱舞。

        山脚下,白夜一步踏进真正的山体,瞬间一股幽冥般的诵经声包裹了他,如同蚹骨之躯,刹那间他的身体不听使唤了,脑海里有一个诡异的声音在叫:杀,杀,杀,杀他个天翻地覆!

        白夜气血翻腾,青筋毕露,眼神慢慢凶狠起来,朝着山顶攀越冲去,一路横冲直撞,留下一地狼藉。

        白夜身体上伤口遍布,深可见骨,幸好他自愈能力极强,如果换成其他人,早就失血过多倒下了。

        慢慢的白夜的伤口愈合得越来越慢,整座山体存在一种诡异的力量,随着血液的流失,白夜渐渐的头晕目眩。

        然而就在这一刻,有一道神秘且清凉的气息从眉心处喷涌而出,覆盖至全身,伤口愈合速度稍微加快。

        得到这一道气息的冲击,头脑逐渐清醒,理智复苏,正好压制住狂暴无匹的意志。

        天色拂晓,在失去理智的时间白夜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在他的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一块巨大的石碑,他望了一眼天光,咬牙冲去。

        他不甘心到这就半途而废,他的心里已经做好打算,只要在天黑之前下山就绝对不会出现问题。

        一块残破的石碑出现在他前方,碑体少了一角,仅有最后一个“门”字清晰可见,前一个字已然残缺不全,依稀能看出是个“回”字。

        石碑上还有一行浅浅的小字,歪歪斜斜:太初到此一游!石碑的一个小角是被人强行砸掉的,看痕迹还是新生的,离现在只隔了很短一段时间。

        这时白夜才发现,他已经登顶了,越过残缺石碑,豁然开朗,是一片氤氲着白雾的天地,若隐若现,仿佛藏着大恐怖!

        他心头发颤,仍不愿就此离开,王化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小心翼翼朝前摸索,注意力前所未有集中,走得极慢,然而,这地方仿佛真的什么都没有,走了很久很久,也没见到那些东西。

        白夜决定原地返回,回头一看,竟已不知来路,心中骇然大惊,只能硬着头皮前进。

        终于,他看到了一具枯骨,心中又喜又怕,喜的是终于看到点东西了,有可能有出去的办法,怕的是前面有着恐怖的东西会给他造成伤害,甚至像那人一样死亡。

        那具枯骨匍匐在地,右手呈抓握状伸向前方,好像有一种触手可及的东西正在远去,十分不甘心。

        整具白骨莹莹生辉,神辉流转,表现出强大的神性,历经无数年月依然不腐不朽,生前必是一尊叱诧风云的厉害人物!

        顺着白骨指向的方向走去,白夜都没注意到他的头发渐渐变白,肌肤慢慢苍老,行动越加迟缓,似乎有种恐怖的力量在主导一切,令岁月以极快的速度流逝,最后只能剩下荒芜。

        佝偻着背,满脸皱纹,动作迟缓,依稀看得出少年白夜的模样,连那双皎洁的眼睛都变得沧桑,或许这就是百年之后的他。

        记忆中仿佛凭空出现许多本不该存在的东西,模糊不清,看不真切,却有一种历历在目的感觉。

        白夜一路上看到九具匍匐向前的白骨,有的明显就不是人族,背生双翼,或者生长着细长的尾巴。

        眼中的渴望是相同的,都曾经无比接近某一样东西,一件至死都难以放下的东西。

        一步,两步……

        白夜看到一面雕龙刻凤的青铜巨门,遍生铜绿,仿佛历经沧桑,还雕刻着许多他从未见过的奇禽异兽,整座巨门连接天地,然而,在人高的地方有一个洞,一个手掌印……

        纤细瘦长,显然是名女性留下的。

        白夜很疑惑,如此巨大的青铜门,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在它上面留下一个通透的掌印!

        好奇之下,他将右掌缓缓贴进门上的掌印中,想近距离感受一下那位人物……可就在那一瞬间,一朵白花从门中掠出,白夜刹那间便失去了意识。

        意识的最后一刻,白夜心头追悔莫及,很后悔没听师傅的话,擅自进入泰山。

        神来归寂,仙来殒灭!

        他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影,站在他身前,好像是传说中的拘魂无常,朝他轻轻一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