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无标题章节

无标题章节

        前方矿场的动静,早己惊动潘寿年等一干修士,几乎在第一时间蜂拥而至。

        冰髓石矿场上

        大群杀过来的妖兽正在屠戮修士和矿工,殷红的鲜血已经洒满矿场,到处都是一片凄惨景象。

        大群妖兽以一阶二阶雪狼和雪猿为主,在少数的几头三阶妖兽率领下,正在大开杀戒。

        随后赶到的人类修士见此情景目眦欲裂,纷纷拿出法器与妖兽战斗起来,双方针尖对麦芒的激烈拼杀,第一时间就达到了白热化。

        只见空中各色光芒飞舞,法器纵横,惨叫嘶吼声不绝于耳。

        林霄云和阴奎等金丹期修士各自找到了敌手,两两捉对厮杀起来,一时间,“轰隆隆”声战斗不绝,声势惊人。

        潘寿年身为元婴初期修士,按照人族和妖族双方默契,不得插手低阶修士争斗。

        片刻之后

        战斗形势逐渐不利于人族修士,来袭妖族数量众多,几乎两倍于人族修士,往往几只妖兽围住人类修士群殴,一个不慎就身死道消。

        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位又一位人族低阶修士陨落,却无法亲自下场扭转战局,当真气得把铁齿都咬断了。

        “月升,接我法剑。”

        潘寿年冷哼一声,将手中的五品星月法剑抛出,只见寒光一闪便到了星月谷金丹后期修士何月升手中。

        “多谢师叔赐宝。”

        何月升见状大喜,接过星月法剑狠狠的一斩而下,对面的金丹期巅峰妖兽雪猿怪叫一声,在身前凝结起白蒙蒙的一层厚厚冰墙。

        却被轻易的一挥而断,匹练也似剑光爆射出十余丈长,一剑将雪猿粗壮的胳膊斩了下来。

        鲜血狂喷而出,立马染红了雪白的妖躯。

        这头金丹期巅峰妖兽见状大骇,方才还可以牢牢的压制住人类金丹期修士,一柄5品法器入场,瞬间改变了双方形势优劣。

        五品星月法剑是元婴期修士的法器,在手中浸淫数十上百年,绝非金丹期妖兽可以硬抗的,雪猿负创立刻远遁而逃。

        “哪里走,给我把命留下……”

        何月升手持法剑信心大增,紧追其后一剑猛力挥出,摄人剑芒汇聚成朵朵剑莲绽放,赫然是一记绝杀。

        雪猿见状大骇,它晓得厉害,立刻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在身后凭空出现一堵厚厚的冰墙。

        几乎转眼之间剑莲已经斩到,将这堵厚厚冰墙斩的“轰隆”一声爆炸开来,透体而入。

        雪猿是身手极其灵变的妖兽,危急之中,他一脚将身边的筑基中期雪狼踢起,恰好挡住了剑莲余威。

        只见空中的雪狼惨叫一声,血肉已经被斩的爆碎开来,立马死于非命。

        雪猿落到地上,连滚带爬的避让,冲入战团最激烈的地方躲避,何月升紧追而去。

        潘寿年傲然立于半空之中,总览全场局面。

        虽然说何月升手持神兵利器,单打独斗占据上风,可是人族修士总体局面依然艰苦,被大群妖兽压着狂殴不已,场面逐渐的滑向崩溃境地。

        见此情景

        潘寿年脸色冷峻的口中念念有词,却是在悄悄的传音给何月升,命其如此这般行事……

        何月升手持五品星月法剑冲入战场中,冷不丁的突施杀手,一剑斩向正在围攻阴奎的三名金丹期妖兽。

        仓促之中,没有半点征兆,

        战力最强的金丹期后期雪狼被一剑斩爆了脑袋,立马身死道消,其他两头妖兽大惊之下急退,却遭到了何月升和阴奎的双面夹击。

        关键时候

        阴奎祭出了摄神符箓,这两头金丹期妖兽神魂受创,何月升紧接着挥出朵朵剑莲淹没了这两头金丹期妖兽,转眼间血染山谷。

        短短几息功夫

        三头战力强劲的金丹期妖兽便身首异处,何月升与阴奎默契的对视一眼,转身加入其他金丹期人类修士的战团,很快扭转了战局。

        此次来袭的金丹期妖兽不足10头,二盏茶的功夫后,又有两头金丹期妖兽在围攻下陨落。

        何月升手中的五品星月法剑锋锐无比,挡者披靡,手下几乎没有三合之将。

        身负重创的雪猿也不敢再上前了,这让来袭的妖兽群迅速走向崩溃,四散逃窜开来。

        斩杀妖兽不但可以收获珍贵材料,妖丹,而且还可以获得星月谷宗门贡献分,一众人类修士哪有不痛打落水狗的道理?

        于是乎,漫山遍野的开始追杀起来。

        何月升又盯上了这头身负重创的金丹巅峰期雪猿,狂追到身后一剑斩出。

        雪猿双眼中露出极度的惊恐之色,大喊一声;“族叔,救我……”

        只听到天际传来一声冷哼,何月升感觉到自己被恐怖巨兽盯上了,当时吓得心神大乱,彷徨中急忙按下云头躲闪。

        可惜已经迟了

        他感觉迎面撞在一堵巨墙上,被拍苍蝇一样砸出数百米远,浑身鲜血淋漓的就像破布娃娃一样摔倒在山坡上,生死不知。

        “孽畜,敢耳……何方宵小之辈,给我出来”

        潘寿年虽然一直警惕妖族高手趁乱出手,可这下实在突兀,他救之不及。

        不管是对于人类宗门还是妖族来说,金丹期修士都是中坚力量,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大白菜,也不是炼气期和筑基期这些消耗品。

        潘寿年见到星月谷弟子惨状心中大怒,抬手一招,五品星月法剑已经回到手中,然后猛力挥下……

        元婴期修士全力出手这一瞬间,威力远不是金丹期修士可以相比的,立时风云色变。

        只见漫天飞舞着洁白的朵朵剑莲,转眼间横亘天际,将隐藏在暗处的二头元婴期妖将逼了出来,一头元婴初起雪狼,一头元婴中期雪猿。

        这两头妖将齐齐出手,只一挥一拉,轻描淡写的就消泯了漫天剑莲,然后凶光毕露的盯着潘寿年,满腔恶意几乎不加掩饰。

        潘寿年心中暗惊,但是面上不露分毫胆怯之色,高声怒斥道;

        “你等妖族胆大妄为,竟然敢打破两族高层默契,插手低阶修士争斗,其罪非小,莫不成是想引爆两族大战吗?”

        “呵呵……好大的口气,单凭你一个区区元婴初期修士就敢说此大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这头元婴中期雪猿身躯庞大,足有10余米高,健硕无比,头顶的毛发已经变成了精纯的银色,双目开合之间煞气十足;“我猿白山怎么做事,还用不着你一个人类修士来教。”

        “狂妄妖类,此事断不会轻易了之,我必将如实禀告宗门。”

        “嘿嘿……就怕你没这个机会了。”猿白山目光中凶狠厉色一闪而逝,他知道自己承受不起妖王之怒,有心血洗矿场。

        只要把人类修士全都杀个精光,还有谁敢唧唧歪歪的告状,一笔糊涂账罢了。

        潘寿年也想到了此节,这下真的是又惊又怒,这些野蛮的妖族当真是丧心病狂,竟然置高阶妖王的严令而不顾,擅自引爆两族无限制大战。

        “不好,逃……”

        潘寿年一声令下,人族修士顿时像炸了窝一样的四散而逃,各色遁光向着四面八方而去,低阶修士则一头钻进密林中逃窜。

        对方是两名实力强大的元婴期妖将,潘寿年自知不敌,立马飞速后退,掉头便逃向天际。

        前方矿场的动静,早己惊动潘寿年等一干修士,几乎在第一时间蜂拥而至。

        冰髓石矿场上

        大群杀过来的妖兽正在屠戮修士和矿工,殷红的鲜血已经洒满矿场,到处都是一片凄惨景象。

        大群妖兽以一阶二阶雪狼和雪猿为主,在少数的几头三阶妖兽率领下,正在大开杀戒。

        随后赶到的人类修士见此情景目眦欲裂,纷纷拿出法器与妖兽战斗起来,双方针尖对麦芒的激烈拼杀,第一时间就达到了白热化。

        只见空中各色光芒飞舞,法器纵横,惨叫嘶吼声不绝于耳。

        林霄云和阴奎等金丹期修士各自找到了敌手,两两捉对厮杀起来,一时间,“轰隆隆”声战斗不绝,声势惊人。

        潘寿年身为元婴初期修士,按照人族和妖族双方默契,不得插手低阶修士争斗。

        片刻之后

        战斗形势逐渐不利于人族修士,来袭妖族数量众多,几乎两倍于人族修士,往往几只妖兽围住人类修士群殴,一个不慎就身死道消。

        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位又一位人族低阶修士陨落,却无法亲自下场扭转战局,当真气得把铁齿都咬断了。

        “月升,接我法剑。”

        潘寿年冷哼一声,将手中的五品星月法剑抛出,只见寒光一闪便到了星月谷金丹后期修士何月升手中。

        “多谢师叔赐宝。”

        何月升见状大喜,接过星月法剑狠狠的一斩而下,对面的金丹期巅峰妖兽雪猿怪叫一声,在身前凝结起白蒙蒙的一层厚厚冰墙。

        却被轻易的一挥而断,匹练也似剑光爆射出十余丈长,一剑将雪猿粗壮的胳膊斩了下来。

        鲜血狂喷而出,立马染红了雪白的妖躯。

        这头金丹期巅峰妖兽见状大骇,方才还可以牢牢的压制住人类金丹期修士,一柄5品法器入场,瞬间改变了双方形势优劣。

        五品星月法剑是元婴期修士的法器,在手中浸淫数十上百年,绝非金丹期妖兽可以硬抗的,雪猿负创立刻远遁而逃。

        “哪里走,给我把命留下……”

        何月升手持法剑信心大增,紧追其后一剑猛力挥出,摄人剑芒汇聚成朵朵剑莲绽放,赫然是一记绝杀。

        雪猿见状大骇,它晓得厉害,立刻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在身后凭空出现一堵厚厚的冰墙。

        几乎转眼之间剑莲已经斩到,将这堵厚厚冰墙斩的“轰隆”一声爆炸开来,透体而入。

        雪猿是身手极其灵变的妖兽,危急之中,他一脚将身边的筑基中期雪狼踢起,恰好挡住了剑莲余威。

        只见空中的雪狼惨叫一声,血肉已经被斩的爆碎开来,立马死于非命。

        雪猿落到地上,连滚带爬的避让,冲入战团最激烈的地方躲避,何月升紧追而去。

        潘寿年傲然立于半空之中,总览全场局面。

        虽然说何月升手持神兵利器,单打独斗占据上风,可是人族修士总体局面依然艰苦,被大群妖兽压着狂殴不已,场面逐渐的滑向崩溃境地。

        见此情景

        潘寿年脸色冷峻的口中念念有词,却是在悄悄的传音给何月升,命其如此这般行事……

        何月升手持五品星月法剑冲入战场中,冷不丁的突施杀手,一剑斩向正在围攻阴奎的三名金丹期妖兽。

        仓促之中,没有半点征兆,

        战力最强的金丹期后期雪狼被一剑斩爆了脑袋,立马身死道消,其他两头妖兽大惊之下急退,却遭到了何月升和阴奎的双面夹击。

        关键时候

        阴奎祭出了摄神符箓,这两头金丹期妖兽神魂受创,何月升紧接着挥出朵朵剑莲淹没了这两头金丹期妖兽,转眼间血染山谷。

        短短几息功夫

        三头战力强劲的金丹期妖兽便身首异处,何月升与阴奎默契的对视一眼,转身加入其他金丹期人类修士的战团,很快扭转了战局。

        此次来袭的金丹期妖兽不足10头,二盏茶的功夫后,又有两头金丹期妖兽在围攻下陨落。

        何月升手中的五品星月法剑锋锐无比,挡者披靡,手下几乎没有三合之将。

        身负重创的雪猿也不敢再上前了,这让来袭的妖兽群迅速走向崩溃,四散逃窜开来。

        前方矿场的动静,早己惊动潘寿年等一干修士,几乎在第一时间蜂拥而至。

        冰髓石矿场上

        大群杀过来的妖兽正在屠戮修士和矿工,殷红的鲜血已经洒满矿场,到处都是一片凄惨景象。

        大群妖兽以一阶二阶雪狼和雪猿为主,在少数的几头三阶妖兽率领下,正在大开杀戒。

        随后赶到的人类修士见此情景目眦欲裂,纷纷拿出法器与妖兽战斗起来,双方针尖对麦芒的激烈拼杀,第一时间就达到了白热化。

        只见空中各色光芒飞舞,法器纵横,惨叫嘶吼声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