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28章形势紧张

第128章形势紧张

        这处妖族聚集的地方,乃是西洲大陆极北之地,名为极北雪原,本地妖族多为雪猿,雪蟒,雪狮,雪豹,雪凤,雪狼,雪鹰等等,以冰雪风雷系和土系妖兽为主。

        在这一片白雪皑皑的极北荒原之地,冰雪系和风系妖兽威力尽显,能够发挥出十成十的战力。

        神秘莫测的神凰岛就在这极北之地,遥领万千妖族,但是……谁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儿?

        人类星月谷宗门在据此2千余里的西方群山中,如今也是备战正酣。

        来自其他人类宗门支援的修士络绎不绝,方圆千余里地根本无法进入,全都变成战区,擅闯者死。

        两大修仙势力针尖对麦芒,大战一触即发。

        莫看眼下平静无波,其实在边缘地带,每天都要爆发数以百计的大大小小战斗。

        激烈的时候,金丹期修士都会卷入其中。

        人族和妖族双方高层默契的维持此等烈度,任由低阶修士争斗,更高层级的修士概不卷入,以免事态扩大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一座高达数万米的雪山山脚下

        来自天狼山一脉核心亲卫团驻守于此,一应百草谷炼药师和炼器师也都位于山脚下,自由的开辟洞府,从巨山深处引出地心烈焰,打造独属于己方势力的工坊。

        六阶妖将狼青亲自坐镇于此,率领一干亲卫团修士将工坊紧紧包围在内,杜绝任何势力的窥探和拉拢。

        如此严密的安排,让王天一心中放心下来。

        他走出传送阵的后,看到雪台上几位妖王,其中有一位高高站立的虬髯大汉,心中惊骇至极,连忙低下头怕被认出来。

        此人就是跟随在火云宫主身边的虬髯大汉,曾经凌空画出一道金色禁制符篆,打入王天一体内,名为“锁丹符”。

        彼时,幸亏王天一并非妖兽,没有内丹可以锁,“锁丹符”错把吞在腹中孕养的妖兽内丹死死地锁住。

        万幸的是王天一隐藏在妖兽群中,行事极为低调,虬髯大汉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就这……已经把王天一吓出一身冷汗。

        现在他可以确定,虬髯大汉就是7阶以上的妖王。

        具体是7阶还是8阶,以王天一微薄的实力难以看出深浅,反正都是深不可测。

        “王道友,你与碧波商行的牵扯,我天狼山已经代为说项,债务暂且搁置,且待此间事了再说,碧波商行方面已经同意此事。”

        “多谢狼九兄。”

        “呵呵……小事一桩,你还欠他们多少灵石?”

        “尚欠45万。”

        “呃……”

        狼九听到这个巨大的数字不由愣了下,随即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纵然是元婴期妖修,狼九也没有经手过如此巨大数量的灵石,更不曾拥有过。

        想来,也只有点石成金技能的炼器师,才能如此豪横的一掷万金。

        普通妖修那是想也不要想,打生打死的也赚不到如此多灵石。

        狼九感觉深受打击,连多余的话都不想说了,抛出一个储物戒指交待道;“狼青大人亲自交代下来,储物戒指里是雪鹰一族历年收集的珍稀材料,想要炼制一批六品“朔风羽翼”,族中没有合适的炼器师,特意托情大王手下代为炼制,每出一件合格品愿意付出30贡献分,优等品40贡献分。”

        “雪鹰一族?”

        “正是,狼王已经答应下来了,就请王道友出手炼制。”

        “鲁大师手下还有两名海族修士,也都可以炼制6品法器,这……”

        狼九摆摆手阻止王天一继续说下去,脸上浮现出不屑神色道;“那两位只是炼制水系法器成功率高一些,风系和其他元素系成功率委实可怜,白白糟蹋了珍贵材料,王道友虽然修为尚浅,但炼制手法老道,各元素系都可以轻松驾驭,妖王大人属意由你出手炼制。”

        “既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王天一仔细检查了一番材料,整个储物戒指里堆得满满的,有极其珍稀的空灵石,朔风晶,天外陨精,钴晶沙等等,数量很充足。

        “这里是20份材料,雪鹰一族表示,如果王道友能够炼制超过10件,每多一件他们愿意付60个贡献分,酬劳翻倍计算。”

        “呵呵……我一定尽力。”

        送走了狼九,王天一回到新开辟的炼器室内,关闭里外隔绝禁制,偌大的山洞中就剩下他一人。

        从地底深处引出的地火烈焰将半边岩洞映得通红,热气扑面而来,造型古朴的《金乌梵火炉》位于炼器室正中,地火烈焰将其环绕在内,炉内有无数的金色烈焰飞舞,温度已经攀升到极致。

        王天一手掐法诀,将天外陨精投入其中熔炼,鼓动丹火将其紧紧的包裹在内,细心翻转加热,务求热度均匀的渗入。

        许久之后

        天外陨金颜色逐渐发红发亮,变得柔软起来,就像一团高温熔炼下的面团,形状可以任意塑造。

        王天一处理珍奇材料没有半点马虎,将神识探入其中细心体会,放过任何一处细微的瑕疵。

        在仔细熔炼过程中,王天一不停的打出法诀,引动神秘的天地之力灌注其中,令这块珍奇材料产生未知的变化,颜色逐渐从火红变成橘红色,已融化为一团高温粘稠的溶液。

        随即,王天一凌空摄来钴晶沙,悉心的一层一层将其包裹熔炼,令钴晶沙逐渐渗入天外陨金中,相互间密不可分,材料颜色变得深沉起来。

        这番处理过后,主材会变得更加坚韧,施法性更佳,法器品质更上一层楼。

        成败取决于每一个细节,王天一不敢稍有轻忽。

        一样又一样珍奇的主材和辅材加入其中,《金乌梵火炉》中逐渐锻造出一个浅褐色的羽衣,周遭闪烁着晶莹动人的点点光泽,总有一股股朔风环绕不停。

        及至最后,到了最关键时候。

        王天一口中念念有词,双爪飞舞着凌空作法,在羽衣法器上镌刻一条又一条的完整阵纹,流畅而又灵动,引动天地间神秘威力灌注其中,令其颤抖不休。

        仿佛是在催生一个崭新的生命,每一次阵纹刻画,叠加,羽衣法器都会多增添一份灵性,颤抖着器鸣不休,似乎随时都会脱离掌控似的。

        王天一凭借着远超实力的神魂之力,强压着篆刻阵纹,到了最后,他感觉到神魂之力流水般的涌出,己临近枯竭,脑门处的血管一跳一跳的开始剧痛。

        这是神魂之力消耗过大的症状,王天一咬牙完成了最后一笔阵纹镌刻,感觉脑袋割裂一般的疼痛,神魂之力消耗殆尽。

        刹那间

        整个羽衣法器光芒大作,一股强大朔风刮动起来,将高大的金乌焚火炉摇动的颤抖不休。

        “咄……给我定。”

        王天一掐指打出一连串的法诀,将一枚银光闪闪的禁止符篆贴在羽衣法器上,顿时抚平了法器的躁动,顺手将其送入炉中细细温养。

        仔细体察一番,王天义暗暗点头,这一件难度颇高的六品“朔风羽翼”炼制完成,算是一件合格品,距离优等品还差上一段距离。

        他精疲力竭的跌坐在炉边,拿出玉瓶倒出一枚灵丹吞入腹中,慢慢调息恢复消耗过大的神魂之力。

        不知用了多长时间

        王天一重新睁开双眼,眼中锐利的神芒喷出几米远,显得神完气足。

        炼器中极度消耗的神魂之力彻底恢复过来,比原先增强一丝丝,炼器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尤其对增进神魂之力益处颇大。

        如今王天一的神魂之力已经达到金丹期巅峰,比寻常的金丹期巅峰妖兽更加雄厚,精纯凝实。

        神魂识海中,一头威武雄壮的猞猁妖兽身影渐渐清晰,已经可以看了眉毛和胡须的细节,甚至头顶耳朵上直立的丛毛也清晰可见。

        丰富的炼器经验支撑王天一取得开门红,他并没有为此感到骄傲,也没有马上动手炼制下一件法器。

        而是盘坐在路边,开始细心回味此前炼制的每一个细节,回味溶炼材料的每一个细节,反思可以改进之处。

        良久之后

        王天一心中升起一丝明悟,对炼制风系法器多了一层深入理解,结合天地五行的运行规律,自然又加深了对天地法则的理解。

        每一点的进步,都在促进其修为。

        此后,王天一取出5阶炼器传承玉简参悟许久,然后放下玉简仔细体悟所得,又拿出乾坤丹鼎诀玉简参悟了一会儿。

        直到神魂之力彻底巩固充盈,王天一才着手炼制下一件6品法器……

        距离极北雪原千余公里的丘陵山脉中

        这里是一处星月谷旗下的冰髓石矿脉,除了有原本的星月谷修士驻守以外,还有远道而来的雾隐宗和黑魔门修士协助,以防妖族进犯。

        冰髓石是一种可以入药的奇石,在很多丹药炼制中可以用到这种奇石,按照等级和年份的不同,时间越长越珍贵。

        万年冰髓石可以用到中高等级的丹药中,是一项重要的修仙资源,也是极北之地的特产。

        驻守这一处冰髓石矿脉和是星月谷外门长老潘寿年,一位元婴初期修士,他现在正在为雾隐宗和黑魔门修士争斗烦心不已。

        雾隐宗方面来援的是金丹中期修士林霄云,带着16名修士前来支援。

        黑魔门领队的是金丹后期修士阴奎,也带着一队黑魔门入驻,好死不死的是……双方之间有着刻骨的仇恨,偏偏凑在了一起。

        大敌当前,内部不靖,潘寿年当真是被他们烦的心浮气躁,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山坡上

        长身玉立的林霄云依旧神采飞扬,身穿一袭青色道袍飘飘欲仙,但是他双眼中射出刻骨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远处树林边的黑魔宗修士。

        尤其是其中一位神情阴翳的瘦高修士,是他的大仇人阴奎,雾隐宗有许多师弟师妹就是惨死在此人手中,血仇不共戴天。

        不知此人获得什么大机遇,修为出现突飞猛进的增长,不但突破到金丹期,而且直入金丹后期。

        阴奎能够感受到雾隐宗修士的仇恨目光,但是他并不在乎。

        雾隐宗只不过是一家三流宗门,若非上面三令五申,阴奎有信心全部灭杀干净。

        若有机会,阴奎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对于魔门弟子来说,修仙就是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来不得丁点脉脉温情,该下手时绝不容情。

        且不要说外门弟子,就是同为黑魔门师兄弟,也没有半分情谊好讲,该争的还要争。

        在整个西洲人类修仙界,只有一道门是超然物外的超级大宗门,实力凌驾于所有修仙门派之上,一览众山小。

        位于第二层级的星月谷,黑魔门,万兽宗,九鬼门都是底蕴深厚,高手辈出的大宗门。

        这其中黑魔门和九鬼门行事偏激,修炼的法门阴诡有伤天和,但是威力奇大,便于速成,是广被诟病的邪道宗门。

        星月谷和万兽宗自峙为正道宗门,对这些旁门左道很看不上眼,双方之间积怨很深。

        此番人族与妖族大战开启

        一道门强令人类各大宗门放下恩怨,全力支援星月谷,共同打赢与妖族的这一场浩大之战。

        在此期间

        人类中门各自恩怨全都要暂且放下,绝不允许私自寻仇,违者将予以严厉惩罚,直至狠下辣手予以抹除。

        若非如此,黑魔门和九鬼门决不会派遣修士前来助阵。

        他们巴不得星月谷修士全都死光光,再加上万兽宗和雾隐门这些令人憎恶的正派人士,死光了才干净。

        话虽如此

        可黑魔门和九鬼门两家捆起来也得罪不起一道门,这可是有人类修仙界顶尖的九阶存在,传承超过数十万年的古老宗门,西洲大陆不折不扣的人类修仙界霸主。

        挥挥手,就可以让这些宵小灰飞烟灭。

        阴奎冷哼一声,挥手对黑魔门一众修士说道;“不要管那些烦人的正道修士,这些日子都给我打起精神来,防止被妖族偷袭,这场大战中保住性命才是正经的事,其他的都是浮云。”

        “我等明白,谨遵长老法谕。”

        “行,都去做事吧,派出一队修士到矿山附近巡查,,有任何异常迅速回禀,以防中了妖族的陷阱。”

        “谨遵长老法语。”

        阴奎晋级金丹期之后,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外门长老,可以享受外门长老的身份待遇,修仙资源方面比身为弟子充足得多。

        他神情淡然的挥挥手,却忽然听见远处,传来兵刃交击的声音和惨叫声,不由得脸色一变双眼中射出骇人的冷光;

        “所有人注意,敌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