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23打秋风

第123打秋风

        二年后

        “不工坊”在坊市里已经小有名气,很多人都知道这里有一位极为出色的七阶炼器师,炼制出来的法器品质非常高,同样价格也比其他七阶炼器师高上许多。

        即便如此,依然有大量的需求涌上门,可是近期所有七品炼器需求都被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不工坊”从现在开始,只接收6品炼器需求。

        坊市街道上

        一道门修士欧阳青和林海两人不疾不徐的走过来,一边走还神情闲适的聊着天,话题正是“不工坊”主人王天一。

        “欧阳师叔,这位王天翼道友算是妖族中的一个异类,七年前第一次进入坊市的时候,我就发觉其不凡之处,果然不出我所料,是一位百年难遇的炼器天才。”

        “哦,你的眼光这么厉害。”

        “那可不,这些年来我与王天翼道友交好,手上使用的6品法器《真水玄甲》和《癸水剑》都是他精心炼制的,品质上乘威力不俗,上两个月前往雷暴海做任务,幸亏有这两件合手法器,否则很难全身而退。”

        听到此处,欧阳青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你出生入死斩获的珍贵材料,恐怕全都送到不工坊去了吧?”

        “呃……欧阳师叔明鉴,实在是因为前次请托王道友炼制法器,尚欠不少炼制费用,也只有关系相近的才会如此,王道友给的价格相当公道,师侄并无怨言。”

        “那就好。”

        “欧阳师叔,这位王道友在七阶炼器师中可谓顶尖,但是炼制6品法器,尤其是难度极高的6品风雷双系法器,很难说最后是否成功,这一点……”

        “好了,我知道了,能够炼制成功当然少不了你的推荐功劳,失败了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些许五阶材料罢了,我还不放在眼里。”

        “那就好,那就好,我相信王道友一定会尽力的。”

        说话间

        两人来到位于偏僻处的《不工坊》,这是一间门脸不大的店铺,但是后院深深。

        吴城见客人上门早已迎了出来,林海是这里的熟客,尤其与坊主关系走得相当近,他丁点儿不敢怠慢,率先客气的打招呼;

        “林仙师有日子没见,看来仙法大进,有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啊!”

        “呵呵呵……就你这个小猴子会说话。”

        林海忍不住笑了起来,却不敢忽略旁边的师叔欧阳青,侧身站过一步让开通道,神情颇为恭敬的说道;“来……你这猴儿,这是我师门的欧阳师叔,需得小心伺候着,还有快通知你们坊主前来招待,万不可怠慢了。”

        “小的省得,请两位仙师里面奉茶,我马上就去请坊主出来说话。”

        吴城很有眼力劲儿,将两位请入不工坊静室中奉上灵茶,这是接待人类修仙者正常的套路,至于接待海族和妖族就不需要了,他们没这个喝茶的习惯,要喝就是喝酒。

        等了一会儿

        王天一从外面迈步走进来,率先与欧阳青见礼,双方分宾主坐了下来。

        欧阳青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啧啧称奇。

        这一间不工坊设施布置的颇为雅致,尤其是窗明几净,各种物品摆放有序,暗含着人类礼法之道,细节之处见功底。

        这在金丹期妖兽中可不多见,往往都是少数五阶甚至六阶以上妖族才会附庸风雅,摆脱茹毛饮血的粗鲁习俗,可见这一只猞猁妖兽是位博览群书的主儿,见识不是一般的广大。

        寒暄几句后,林海率先说出了来意;“王道友,欧阳师叔有意炼制一套六品风雷双系法剑,可能难度很大,你看看是否有把握接下这个活。”

        “哦……”

        王天一颇感兴趣的看向欧阳青,神态中透露着淡然,既没说自己有把握,也没说没把握,一切要看实际情况方能做决定。

        欧阳青并未说话,随手扔出一枚玉简。

        王天一接过来仔细端详一下,只是一枚普通玉简,没有发现任何玄机和不妥之处,于是拿过来贴近额头探入神识。

        这个细节欧阳青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点头;

        这种小心谨慎非常必要,修仙界尔虞我诈的阴暗事例太多了,在玉简中设置什么损伤神魂的阴损机关,只要延误数息时间,一切就尘埃落定了,不得不防。

        此时,王天一脸上露出惊奇之色,很快的转为凝重,依然在仔细参悟着……

        很长时间过去了,就在林海等的都不耐烦的时候,王天一终于放下了玉简仔细思量。

        欧阳青非常有耐心的等待,他知道这套剑阵可是非同凡响的存在,源自于一处上古废墟。

        王天一终于开口了;“事涉欧阳道友密法,能否请林道友暂时回避一下说话。”

        “哦,那我回避一下。”

        林海二话不说抬腿就走,欧阳青也没有挽留,只是目送着他离开。

        王天一方才看到的这一枚玉简可不简单,若是他不能够炼制,欧阳青随时都会暴起杀人,以防止秘密外泄。

        这枚玉简里记载着上古一套“阴阳天罡剑阵”,一套共需36柄法剑,6柄一组,合计六组。

        按照特定的炼制阵法呼应,一动皆动,形成凌厉的阴阳天罡剑阵绞杀来敌,端得厉害异常,甚至能够越阶对战强敌。

        虽然说是6品法器,可是炼制难度已经不逊色于5品法器,繁复的细节处尤甚。

        欧阳青为此准备的主材料来自于五阶妖兽天青鲲鹏翎羽,还有众多极其珍稀的辅材,其中就包括天外殒精。

        并不是像他和林海所说的一样风轻云淡,而是几乎付出了全部身家誓在必得。

        单纯凭藉这些珍贵材料和“阴阳天罡剑阵”,莫说六品,就是五品法器也足够了。

        王天一皱了下眉头问道;“欧阳道友,您准备的剑阵品级极高,主材和辅料也能够匹配5品法器,为何不一步到位炼制五品?”

        “收集这些已经倾尽我全部身家,即便炼制6品法器也价值不菲,更别提五品了。”

        “我猜也是如此,行……这活我接了。”

        王天一出于多种考虑,果断接下了这个棘手的炼制委托,神色一正的说道;“有鉴于炼制的极大难度,我必须要把上古禁制阵法参悟透彻了才会动手,时间大概需要三年,不知欧阳道友是否能够等得起?”

        “区区三年时间而已,这没问题。”

        “因为同样的原因,我的把握性不超过三成,所以我要求你准备三份的材料。”

        话题说到这里,欧阳青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更多的材料恐怕没有,主材料堪堪只够两份的,辅料倒是准备了三份。”

        “这……”

        王天一神情为难的考虑了会儿,咬咬牙答应下来;“行……两份材料就两份材料吧,不过由于这套上古法器难度极高,我必须要到更有把握才能动手,参悟的时间要延长两年,以5年为界,一定帮你把这套法器成功炼制出来。”

        “那太好了,就辛苦王道友了。”欧阳青脸上也露出长出一口气的表情。

        之前他并非没有找过独立六阶炼器师,而是一看玉简到就断然拒绝,实在是难度太高没有半点把握,逼得他不得不杀人灭口。

        主要问题谈好了,下面就是报酬问题,王天一的神色也轻松起来,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啊!

        “欧阳道友想必也知道行情,我出手比一般的炼器师要贵上三成,依照您的要求,这一套36柄《阴阳天罡剑阵》要达到6阶上品,总共需要炼制费用20万灵石。比一般的5品法器炼制费用都要高,这还是看在朋友的份上,已经为您打过折。若是有幸达到六品巅峰,您需要额外付出3万灵石补偿,这一点有疑问吗?”

        “没有疑问,这个价格很公道,可是我拿不出来。”

        欧阳青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在坊市里做护卫,接的是一道门内部任务,在此驻守30年,能够获得相应的宗门贡献分,可以用此兑换宗门功法神通,丹药符篆修行秘籍,各种珍奇丹药和修炼资源。

        除此之外,还有部分灵石收入,元婴中期修士每年不过二千灵石,聊胜于无。

        修炼中额外所需灵石,只有通过组队去雷暴海或者其他险境探索,获得一些功法玉简,材料和灵植等等收获,拿回来贩卖以补充修炼所需。

        这也是坊市拍卖会主要来源之一,完全要靠机缘。

        按照正常的市场行情,相当于元婴中期的妖兽内丹售卖价格也不过是2万灵石左右,元婴初期妖兽内丹只有一万灵石,元婴巅峰期的妖兽内丹价格高一些,达到4万灵石左右。

        以元婴中期修士欧阳青的实力,指望短短五年内猎杀十数名同阶水平妖兽,无异于天方夜谭。

        一般的修士可没有炼器师和炼丹师那样强大的吸金能力,只能靠卖命做任务赚点灵石。

        除非走运收获到珍奇材料,否则很难凑齐这笔高昂费用,不要说5年10年时间,哪怕30年也凑不出来。

        听到对方这么说,王天一的脸色就冷了下来,随手将玉简丢了回来;“抱歉了,没有足够的好处恕我难以接这宗任务。”

        想白嫖?

        门都没有,哪儿凉快上哪儿呆着去。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能否暂时赊欠一部分炼制费用。”

        “抱歉,不能。”

        “王道友,你看这枚玉简中记载的上古剑阵价值非小,可否冲抵一部分炼制费用?”

        “欧阳道友说笑了,人类与妖兽一族功法迴异,这对我没有半点价值。”

        王天一一口便回绝了,若是真的接受这份委托炼器,放在手上参悟几年,这份上古阵法本就是囊中之物,奥妙尽在掌握之中,何必还要花灵石购买?

        欧阳青神色隐隐动怒,随即又压下了怒气,他默不作声的接过玉简说道;“王道友,你可知这样做容易得罪人吗?”

        “哦,你的意思是说会得罪你喽!”

        欧阳青并没有回答,但威胁意思很明显。

        王天一不以为意的摇摇头说道;“有些白痴总是过高的估计自己能力,奉劝你别忘了坊市里铁定的规矩,但凡在商铺里动手的死路一条,杀无赦!”

        说到这里,王天一的神色已经完全冷了下来,随手开启了阵法禁制,只见几道耀眼的光芒闪过,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烟雾中,只留下淡淡的一句话;

        “你的这份委托另找高明吧,不工坊以后也不欢迎你来,识相点就自己乖乖的出去,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交易在最后谈崩了,欧阳青气得脸色发黑却无可奈何,这可在坊市中,无论任何理由私下争斗是绝对禁止的。

        林海在外面见状神色大变,匆忙的走进来说道;“王道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可以解释。”

        “不必了,你的这位师叔拿不出灵石,便想威胁别人做白工,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些,这里不欢迎你们,请尽快的离开吧。”

        “这……十分抱歉。”

        林海也哑口无言,这一处店铺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其他地方的注意,有两个护卫队修士急匆匆的赶来,他们只得神情怏怏的离开。

        王天一神色漠然的看着他们离开,冷哼一声离开了。

        这两年来他已经还清了碧波商行的19万灵石债务,而且积累了近15万灵石的财富,更让人高兴的是7品炼器日臻娴熟,不但谙熟五行元素法器炼制,成功率已经达到9成5的惊人比例。

        经过长时间的参悟,王天一终于迈入6品炼器师的行列,平日里深厚积累终于爆发,从一开始就达到了四成炼制成功率,接近盈亏平衡线。

        随着篆刻阵法技艺的不断成熟和提高,提高炼器成功率指日可待,这让他有底气接下《阴阳天罡剑阵》这宗任务。

        原本以为能狠赚一笔,谁知是个穷鬼过来打秋风。

        炼制这种成套法器难度极高,王天一又不是开善堂的,不给足好处休想让他出手。

        大家非亲非故,更何况一名元婴中期修士需要可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