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21章唇枪舌剑

第121章唇枪舌剑

        为了这一天,王天一准备了好久,六品“乾元秘金梭”上篆刻的加速法阵,固元法阵和锋锐法阵他早已经了然于胸,并且一遍遍的临摹过取得成功,一切都了然于胸。

        唯一欠缺的,就是把它们组合起来,炼制成一柄真正的6阶法器。

        深吸一口气,王天一眼神变得极其郑重,手指掐决行动起来。

        温养在《金乌梵火炉》中的血红色粗坯就像柔软的泥团,王天一操控着三阶雷豹角与其融合,二者变得逐渐密不可分,呈现出锐利的三角锥状。

        随后,早已经被高温熔炼的天外殒精一层又一层的覆于其上,并且将粗坯形状拉成三菱锋刃状,后部差不多有脸盆大,前端是尖锐的三菱锋刃状,一层又一层的尖刃令人望之胆寒。

        经过十数次血胆水褪火,黑红色的三菱锋刃逾发狰狞,边缘雪亮刀锋,密密匝匝锐刺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即便不施加法力,这也是一件可怕的法器。

        随后,王天一马不停蹄镌刻法阵,这次可不同于简单的阵纹,而是能够引动天地间神秘法则之类的阵法,难度和复杂性都要比阵纹要高上一个层次。

        他全神贯注的镌刻,精神力高度集中,任何细微错误都不能犯。

        神识之力闸水一般的宣泄出去,汇入篆刻阵法的整个过程,引动天地法则之力灌注于其中,完成最后华丽转变。

        片刻之后,重要的加速度法阵终于绘制完成。

        做完了这一切,王天一额头上已经出现细密的汗珠,他感觉神识之力已经消耗了约有小半,实际绘制阵法果然极不容易。

        短暂的歇息会儿

        王天一仔细审视自己绘制的加速度法阵,虽然感觉到有些缺憾之处,没有能够完美的呈现原有法阵的韵律和沟通天地之能,只能算勉强合格。

        对于一名新手而言,这已经是极难得的了。

        炼器炉中的未成型法器不能等待时间过长,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全神贯注的绘制锋锐法阵。

        神识之力继续闸水般的涌出,他一口气坚持下来,完成了两个法阵之间关键的桥接终于长舒了口气,感觉到神识消耗过大的隐隐刺痛。

        王天一不敢怠慢,吞服了一颗“舒神丹”闭目打坐片刻,然后双目猛的睁开露出坚毅之色。

        他要继续完成最后一个固元法阵的绘制,时间不能再拖了。

        炼器炉中

        未完成的半成品法器已经初现光芒,隐隐光华在法器全身流转,呈现出慑人的锋锐之感。

        王天一再次手指掐诀,引导神识之力在法器上篆刻固元阵法,逐渐呈现坚不可摧的厚重光芒。

        神识的过度使用,让他的太阳穴刺痛感越来越强,王天一依靠着坚强毅力在坚持着,全神贯注倾注其中。

        当进行到最后的阵法桥接时,粗重的桥接线条令剩余不多的神识之力狂泻,王天一心下大骇之余继续保持着全力输出,脑袋中一阵眩晕涌上来。

        完成的法器光芒暴闪几下转为黯淡,王天一收摄神识之力,在口中又丢入了一颗“舒神丹”闭目打坐片刻,方才睁开眼来。

        仔细端详这件完成的法器,他的眼神中露出惋惜之色。

        可惜,到了最后功亏一篑。

        客观的说,加速度、锋锐和固元阵法都完成了,不能说优秀只能说勉强合格,可惜在最后的阵法桥接时出了岔,虽然勉力完成了却留下大的瑕疵。

        这就像宽畅的大道突然缩小了一多半,令整个法器没有达到6品阶位,正好卡在门槛上。

        使用阵法加强威能是6品法器的显著特征,法器所用的主材料和辅料都必须满足更高要求,因此显得极其珍贵。

        新法器速度和锋锐程度都能达到6品,可惜牢固程度只是7品的,也就是说只能依靠材质本身的坚固程度,在激烈战斗中容易被打碎。

        王天一试水炼制的这柄法器达到了7品巅峰,一脚踏在6品的门槛上,却没有越过去。

        可惜……可惜了!

        这可能就是自己的能力极限吧。

        王天一迅速调整心态,很好的接受了这个结果,考虑了下,将这柄法器命名为“三菱血锥”,可以作为自己失去“乾元秘金梭”后继续保有的手段。

        相比较而言;

        坚固程度不如后者,但是锋锐程度远超后者,毕竟“三菱血锥”是参考三菱军刺锋锐特点打造,在高速旋转冲向敌人的时候,可怕程度简直让人胆寒。

        有利也有弊,若是硬碰硬撞上坚固的防御法器,在固元阵法大半失效的情况下,结局可能不那么美妙。

        木已成舟,这时候没有什么好思量的。

        王天一任由“三菱血锥”在《金乌梵火炉》中温养,闭目打坐恢复消耗的神识,一遍遍的回味,反复检点自己在炼制中的错误之处。

        二天后

        王天一消耗的神识之力恢复大半,一瓶价值300灵石的“舒神丹”也消耗了一半,他终于睁开双眼,对这一次炼制失败回想透彻了。

        首先是没有得到炼器传承中的前人经验,绘制阵法的神识使用太粗糙,用的多浪费的也多。

        其次修为不够,王天一这样神识超强的都感觉不够用,普通金丹期修为能够炼制六品法器恐怕已经是极限了。

        其三,就是经验匮乏,没有很好的分配神识之力。

        前期用力过猛,后面接不上了。

        其四,对阵法理解欠缺,绘制出的阵法引动天地间法则之力太少,影响法器的品质。

        其五,主材料也有些勉强了,熔炼过程还有瑕疵。

        其六,细节处依然做得不够好,当初为了省事,在制式炼器炉中熔炼主材料和辅助材料,效果远不如在《金乌梵火炉》中的好,太失策了。

        其七,太自大了,不应该炼制完以后马上着手,这让前期消耗的神识之力,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想明白了这些关节,王天一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张开血盆大口将“三菱血锥”摄入腹中,与“玄甲盾”“震天尺”一起温养,抬手收起来了《金乌梵火炉》。

        他又看了一眼正在炼器炉中温养的三柄“倒海法戟”,都达到了七阶上品的品质,四周还有一些炼剩下的材料和废料,这不需要他关心,自有炼器工坊的人来收拾。

        打开阵法禁制,王天一神态优雅的走出炼器室。

        他已经完成了与碧波商行的三年客卿炼器师约定,一直没有回复碧波商行的热情邀请,下面如何行止,恐怕碧波商行早已经等急了吧?

        雅致的静室内

        碧波商行的大掌柜玄庄和三掌柜玄寿与王天一对面而坐,笑语盈盈的言谈正欢。

        “恭喜王道友此次顺利炼制七品法器,这是你的酬劳,还请笑纳。”

        “哦?”

        王天一看着面前的一小堆灵石,数量是3600枚,不由得眉毛一挑,这比原来商定的要多出一倍。

        玄庄满面春风的解释道;“此次王道友炼制出三柄七品法器,出关的时候已经超过了三年约定,当然不能按照客卿炼器师的报酬计算,我们按照平常的市价,结算此次炼器报酬,也算是碧波商行展现出的诚意。”

        “呵呵,那就多谢了。”

        王天一手一扫,面前的一小堆灵石就消失不见了。

        这本来就是他的酬劳,没什么好客气的。

        这半年多来,由于炼制的大部分都是7品法器,加上这笔灵石身上的财富又增长到3.1万块,炼器师当真是吸金能力超强的一群人。

        若非遵守客卿炼器师的约定,这个数字还要翻上一番。

        如今,整个坊市里的碧波商行拥有7名炼器师,其中只有两位6阶炼器师,一位是三掌柜玄寿,另一位则是人类修士郑郸。

        王天一作为炼制7品法器品质最佳的炼器师,明面上成功率堪堪达到7成,足可以位居第3位,相应的引起了商行的高度重视,拉拢之意非常明显。

        “短短数年就晋级到7品炼器师,王道友当真是炼器天才,可喜可贺啊!”

        玄庄说了句没有营养的恭喜话,见王天一神情淡淡的没有接话,自顾的说了下去;

        “据我所知;

        王道友渴望得到碧波商行后续的炼器传承,只是因为一些小的问题没有谈妥,双方迟迟不能达成一致。

        在我看来,王道友今后前程广大,未来不可限量,碧波商行很有诚意,希望能够达成长期合作。

        为了展示这一点

        我们愿意用较低的价格转让六品炼器传承,甚至五品也不是不可以谈,都是为了双方的长期合作。”

        抛出了这个诱人的香饵,玄庄老神在在的安坐在上,手握这些珍贵的炼器传承知识,他不相信对方不心动。

        王天一果然神情一震,动容的说道;“如此甚好,不知道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玄庄垂目不言,旁边的三掌柜玄寿接过话来,脸上如沐春风的说道;

        “我们碧波商行一直与王道友合作愉快,大掌柜更是非常看重您的超卓炼器天赋,特意向本族申请最优惠的待遇,王道友一定会满意的。

        现在看来,王道友迫切需要六品炼器传承,按照您的天才能力,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掌控六品阵法炼制之道,成为与我们比肩的存在。

        考虑到诚意,我商行准备将六阶炼器传承送给王道友,条件是担任客卿炼器师30年。”

        “哦,我能听听5品的报价吗?”王天一神色没有显露出任何情绪,一双眼睛却已经冷了下来。

        “当然可以,五品炼器传承是大掌柜特意从族中申请的,这可是神龟一族从不外传的阵法传承,涉及到高深的阵法知识和前人经验,价值不可估量。

        王道友若是需要,只需要在本商行服务100年即可,依然是核心客卿炼器师待遇,不管是修炼的神通和丹药,我们碧波商行都将竭力为你提供最好的条件,价格打7折,足以让你满意。”

        王天一沉默不语,这个条件他绝不会答应的。

        一旦晋级六品炼器师,炼制出的6品法器按照品质不同,价格四千灵石到三万灵石不等,按照抽佣3成的市价,每次出手最少一千灵石,多的甚至能够达到1万灵石。

        意味着一年最少能创造十万灵石以上的财富,客卿炼器师的待遇减半,剩下的都被碧波商行剥削了,就一年5万灵石计算,30年加起来代价多少?

        晋级五阶炼器师以后更不得了,相应的损失更大。

        市场上五品法器极少,每一件都是四万灵石往上,价值高的甚至能达到十多万灵石,服务100年是什么概念?

        碧波商行显然觉得奇货可居,狮子开大口狠狠的咬了下来。

        雅室中陷入长久的沉默,玄庄看见王天一明显不满意这个报价,这是个不容易糊弄的主,连讨价还价的欲望都没有,就知道价格报的太高了,有可能坏菜。

        于是他爽朗的笑了一声,说道;“其实,我就这个问题也同族内争论了一番,希望能为你争取更好条件。”

        “愿闻其详。”

        “我认为,对于百年难遇的炼器天才应该网开一面,可族里那些老古板很难讲得通,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皮球踢了回来,王天一略沉吟下说道;

        “客卿炼器师就不必再提了,原因你知我知大家心里都清楚。”

        一句话定了调子,这让玄庄和玄寿的脸色顿时变黑了,如意算盘完全落空。

        拥有了一定的炼器底蕴,王天一不愿意继续做长期包身工,大千世界的各种传承多如牛毛,完整的炼器传承虽然少,也不是只有这一家。

        只要手里有大笔的灵石,还怕买不到炼器传承吗?

        “我觉得,6品炼器传承虽然价值高昂,但也没有达到你们说的那种过分程度,我愿意最多出20万灵石购买,当然现在身上不可能有那么多,需要逐次的分批还完,再多我可就拿不出来了。

        至于五品炼器传承,我虽然想要可是买不起,暂时不做考虑,天大地大我想总会有机缘的。”

        “20万灵石?这个价格也太低了吧!”玄寿装模作样的叫了起来,表演的痕迹很重。

        这一招在其他心思简单的妖兽面前好使,可在王天一面前完全不管用,他的目光转向大掌柜玄庄,平静中带着询问之色。

        大家知根知底的,用不着玩这套把戏。

        玄庄展颜一笑,做生意都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从来没有淳朴一说,最多就是公道些罢了,这还是要分人的。

        既然话挑开了说,他也就毫不隐瞒的开价了;“六品20万可不成,最少得30万。”

        这还差不多。

        王天一微微一笑地继续还价;“大掌柜你想一想,只有拥有七八九阶万器宗传承的修士,才可能有需求购买6阶传承,一般的人类修士拥有本宗门炼器传承,不可能在外界购买,妖兽一族同样不擅长此道,这种情形何其稀少,也许百年间也只有我一个,而这世上完整的炼器传承并不少,只要细心寻访总有机会得到,所以我最多只能出20万灵石,而且要分批偿还。”

        “这……小友所言不虚,可你也要看到,拿不到碧波商行的6品炼器传承,你也只能炼制7品法器。”玄庄是个老奸巨滑的狐狸,谈判当然捡对自己有利的话说;

        “综上所述,王道友每年收益不能够按照6品来计算,碧波商行的价格只能降到25万灵石,而且前期要付一半,这不能再少了。”

        “呵呵……不瞒大掌柜说,我身上现在就3.1万灵石,此外别无长物,若是价格谈不下来,我只能三年以后带着攒够的灵石来,期间若是遇到其他的炼器传承,可能这次交易就黄了,这对碧波商行也是一大损失,至少以后我不可能再购买万器门5品传承了。”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王天一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清楚,这一次交易达不成,那么以后就不可能再有交易了。

        你手上紧紧抓着炼器传承不卖,很可能数百年都再做不成一笔交易,等于泡汤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人类各大宗门的完整炼器传承,即便对于内门弟子也不是完全开放的,需要耗费宗门贡献度代价,为宗门出生入死才能够得到。

        等阶越高,代价越大。

        相对于碧波商行6品炼器传承要价25万灵石,5品炼器传承要价数百万灵石,人类宗门炼器传承远没有这么夸张。

        可惜的是王天一生为妖兽之身,不可能得到人类宗门的完整炼器传承,只能想偏门的办法搞到手,代价自然要大得多。

        双方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最终半天之后以22万灵石成交。

        王天一先付3万灵石拿到炼器传承,剩下的部分在两年内逐次还完。

        在此期间

        他作为独立炼器师,可以承接碧波商行的炼器任务抵偿,价格是平均水平的8成。

        虽然还是要背碧波商行剥削,但这个条件比客卿练气师只拿一半好多了,勉强能够接受。

        为碧波商行炼制法器,可以免费使用商行炼器室,通过大量炼制完单技能,若是为外人炼制法器,只需要付出一笔不高的租赁费用即可。

        说到底,碧波商行还是唯利是图,不想放过这个冤大头。

        若是今后能够成交5品法器传承,数额怎么也得在百万灵石以上,这对碧波商行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若是大掌柜玄庄和三掌柜玄寿两人私下分掉,足以供其购买足够的资源,顺利修炼到下一个大境界。

        基于这点现实,一切都可以谈。

        王天一对这个协议是满意的,碧波商行拥有水系材料的独特优势,可以承接外界宗门的大批量炼制任务,令自己的财富迅速增长。

        以西洲独霸一方的人类修仙宗派一道门为例,旗下弟子数量超过10万,金丹期修士亦有数千,对水系法器需求量可不小。

        对于人类金丹期修士来说,与其自己辛苦的猎杀水系妖兽,再耗费巨资邀请炼器师炼制,当然不如买现成的。

        虽然威力可能有些欠缺,不能契合自身特点,十足十的发挥自身实力,关键在于性价比高啊!

        只这一条优势,就把所有的缺点全掩盖了。

        在这方面,海族背景的碧波商行拥有得天独到的材料优势,因为海族内部互相间的攻略也是血腥而残酷的,每年都会积聚大量的珍奇材料。

        搞定了这一切,王天一并没有急于出手炼器,而是返回坊市外租住的大型洞穴休整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