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16章炼器之道

第116章炼器之道

        王天一仔细点检了身上的物品,清理出一大堆不需要的杂物,例如七八九阶法器近二十件,其中包括几件锻造粗劣的魔器。包括二阶,三阶在内的妖兽材料,有各种雷鳄,雷豹,魔蟒,妖虎,妖蛇等等,数量当真不少。

        这些物品全都塞入单独的储物戒中,准备下一步拿到坊市中处理掉,全都兑换成灵石,或购买成自己所需的丹药符篆,还有法器。

        经过三年多的悉心祭炼,五阶“玄甲盾”中九层禁制他已经掌控了七层,能够发挥出大部分的威能,在晋级4阶妖兽之前,作为主防御法器已经足够用了。

        现在所缺的就是攻击性法器,六品“震天尺”在空间乱流中损毁严重,基本上算废了。

        六品“乾元秘金梭”虽然速度极快,但逐渐显露出攻击力不足的缺憾,对付坚硬的法器和四阶元婴期妖兽有些力不从心,甚至不如直接獠牙利齿的攻击效果。

        说到底,“乾元秘金梭”仅仅是人类金丹期修士的主修法器,越级对付高阶妖兽力有不逮。

        至于刚刚缴获的六品法器“赶海鞭”,王天一仅仅粗略的祭炼了下,这种水系法器用的很不顺手,也无法发挥其全部威能,释放出全部的战斗力。

        他需要金雷双系的爪形法器,不能低于6阶,今天在坊市里看了一圈都没有见到,即便见到了也买不起。

        六品攻击性法器价值多在五千至一万灵石间,防御性法器的价格翻番,更为昂贵稀少。

        这只是普通的,若指定要求金雷双系法器,在这个基础上最少要再翻一翻。

        五阶法器更为昂贵,王天一若不是凑巧炸死了元婴期海族修士,单凭自己想获得5阶法器近乎不可能,即便拿到手也会被人盯上,很大概率哪一天就死于非命。

        王天一缺乏合手的攻击性法器,随着实力的增长,不可能总是依靠缴获,而是应该祭炼一件自己的本命法器,通过数百上千年的温养之后产生灵智,从而晋升为本命法宝。

        这种可成长的法器要求极高,基础材质最为关键,进阶为大修士之后可以添加珍贵的辅料重新祭炼。

        王天一手头就有现成的材料,但七阶墨蛟和巨龙残骸都是不能见人的珍贵宝物,一旦出现必然会引起疯狂抢夺。

        所以最稳妥的办法是自己学习炼器,才能打造合手法器,如今王天一的神魂力量强大,方才敢做此谋划。

        晋级金丹期妖兽之后,寿元长达千年之久。

        王天一有大把时间可以研究炼丹,炼器之道,因为他的手中还有一枚7阶血精宝果,贸然服用无异于自杀,除了爆体而亡,不可能有第二种结果。

        这就需要炼制一些辅助丹药,抑制住7阶血精宝果狂暴的血脉之力,让其缓缓释放出来充分吸收,不至于溢散浪费掉。

        只要有大笔灵石,这一切宝贵的知识传承,甚至法术神通在坊市里都可以得到,这正是王天一要长久居住于此的目的。

        次日一早

        王天一便来到一家售卖法器的店铺,这是一家海族背景的商行,名曰“碧水商行”。

        据吴城介绍;

        这家商行牌面硬,背景深,交易相对公道些,而且本身就有一座小型炼器工坊,拥有6名等阶不同的炼器师,专门为商行打造各种灵器,其中4名都是人类修士,两名是海族修士。

        一进门,就有商行雇用的人类低阶修士上来迎客;

        “这位道友,您需要看点什么?”

        “我知道你们这里也会收购一些法器,正好手里有一批需要处理掉,想请管事的看一看,而且还有一些其他事情需要谈一谈,不知是否方便。”

        “哦,若是出售的法器不多,商行有现成的鉴定师可以提供公道的价格。”

        “大约20多件吧,主要是我想学习炼器之术,相关事宜需要详谈。”

        王天一此前对情况已经了解得七七八八,直接开门见山的和盘托出,这名人类修士愣了一下,略感歉意的说道;“那请你到静室里面稍坐一下,我这就请管事出来。”

        “不妨,我就等一会儿。”

        在坊市中,各家店铺最多的就是雇用人类修士负责接待,毕竟人类修士能言善辩,脑筋足够灵活,不会像脾气暴躁的妖兽和海族一样,在店堂里就和顾客打起来。

        王天一来到静室坐在一块蒲团上,没过多长时间,这名侍者陪着一位海族三阶中期修士进来了。

        竟然是身材壮硕的玄龟一族修士,身高达到8米有余,坚硬至极的甲壳上篆刻着繁复古朴的花纹,一看就知道防御力极强。

        “这位道友,我是碧水商行的三掌柜,你可称呼我为玄寿道友,不知道你有何诉求,尽可以与我谈。”

        王天一微笑的看了看他身边的人类修士,玄寿顿时明了,挥了挥手让其退下,转过脸来看着王天一。

        “我名王天翼,抱歉,因为下面的话题涉及个人隐私,所以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

        王天一解释了一句,挥手拿出二十多件法器,各种各样在面前摆了一大堆。

        “王道友,你这……确实够丰富的。”

        玄寿无语的看了看他,抬手摄来一张完好的百鬼幡看了看,注入妖力之后房间里顿时阴冷了下来,出现一大团乌黑的鬼云鬼雾,其中厉鬼呼号,鬼影幢幢。

        玄寿点了点头说道;“这种魔门法器还是很受欢迎的,虽然等阶也比较低,但是这只8阶法器价值700灵石,算是极品了。”

        他又看了看两个损毁的百鬼幡,继续点评道;

        “这两个损毁的百鬼幡功用大半丧失,其中蕴养的厉鬼也消耗干净,价值大大缩水,也就是本身的炼器材料还值些钱,两件合起来300灵石。

        倒是这几天魔器使用的材料不错,但是炼制手法太过粗劣,回炉加入辅助材料重新炼制一番,未尝不能卖个好价钱。

        但这里我只能当材料来算,适当的给一些溢价,七阶法器每件1100灵石,八阶的350灵石……”

        计算了一番之后,合计7600灵石,主要是这些法器等阶太低,卖不出什么高价。

        到底是大商行出价公道,王天一对这个价格还是满意的,并没有多说什么点头同意成交。

        玄寿手一挥便全部收了起来,转手丢出小山一般的灵石,正是7600灵石,王天一同样收了起来。

        此后,王天一将多余的八只储物戒指也出售了,这下得到一万二千灵石,可见储物法价值高昂还远在法器之上。

        一番操作之后,王天一的身家涨到了2.11万枚灵石,可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这让他有了谈判的底气。

        玄寿对他的评价也抬高了一层,单凭这些出售法器就可以看出。

        眼前这只猞猁妖兽绝非好相与,实力远不是金丹初期可以囊括的,再加上经历极其丰富,是个值得重视的高手。

        下面切入正题

        王天一开门见山的说道;“不瞒玄寿道友,我是出生丛林的野生妖兽,没有什么家族传承可供修炼,为今之计,是希望能够在商行学习炼器之道,不知道我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玄寿略一沉吟说道;“王道友所求,本商行还是第一次遇到,因为海族修士中学习炼器的并不多,妖兽一族除非是家族传承,其他的很少有愿意静下心来参悟炼器之道,即便有些少数愿意,也因为神魂缺憾难以达到要求。”

        “这一点请放心,我是完全符合要求的。”

        “呵呵呵……王道友年纪轻轻能够进级三阶,相信神魂之力远超炼器所需。”

        玄寿笑了一下,目光看着王天一说道;

        “所谓法不传六耳,此乃大忌。

        我们碧水商行并非修真门派,也不是家族传承,所获得的这一套完整的炼器传承,源自于千年以前攻破的一座人类修真宗门,名叫万器宗,属于战后利益所得。

        因此,碧水商行并不会拒绝这样的交易,这对双方都有利。

        方才我过来的时候,曾经就此事与大掌柜玄庄师叔商量了下,获得他的首肯。

        依王道友三阶修为,神魂之力足够的话不出三年,应该能够达到九阶炼器师水准。

        玄庄大掌柜的意思是王道友并非我族子弟,若想获得七八九阶完整传承,应该付出二万灵石代价,并且同意在碧水商行担任客卿炼器师50年方可。”

        说到这里,玄寿停顿了一下解释道;“王道友可能有所不知,完整的炼器传承包含阵法知识,一位炼器大师同时肯定是阵法大师,所以这就是完整炼器传承的珍贵之处,并不是买几个玉简就能够学到的知识,价值不亚于神通。”

        果然是一副商人的做派,因为有作为客卿炼器师的要求,时间是50年,这份开价超过了10万灵石,而且仅仅是七八九阶最低级传承。

        客卿炼器师其实就是碧水商行的外聘员工,按照炼器抽取费用,肯定比一般的炼器师所得要少上许多。

        好处是材料损耗都有商行提供,可以批量炼制法器,迅速的提高炼器水准。

        听了对方的开价,王天一考虑了一下回答道;

        “这个开价还算是公道,我可以接受,但是七八九阶最低级传承并不符合我的要求。

        炼器的初衷,就是为了自己打造合手的法器,我现在最少需要打造6阶的合手法器,以后还需要五阶炼器传承,这一点对方是否考虑过?”

        “6阶也可以,不过需要再付出10万灵石,另外多50年客卿炼器师时间约束。”

        “五阶传承呢?”

        “呵呵……抱歉,5阶以上的传承已经不是碧水商行可以做主的了,不在讨论的范围中。”

        嗞……

        王天一倒吸一口冷气,这特么是狮子开大口啊!

        要知道达到6阶炼器师之后,所炼制的一件法器价值不下于3千灵石,按照普通炼器师的抽佣三成计算,这就是900灵石一件。

        在碧水商行做50年客卿炼器师,炼制50年的6阶法器,这其中的价值多少?

        虽然碧水商行也给炼制费用,但是要少上一半,这其中的差距就是五十万以上灵石之巨。

        王天一仅仅犹豫了数息,便果断的说道;“那我就选择低阶传承吧,好歹还能够承受得起。”

        走一步,看一步,反正碧水商行也跑不了,先把前面的练器传承学习了再说。

        但王天一并没有拿出2万灵石,而是取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火源之晶,不动声色的放在玄寿面前。

        “玄寿道友,这是我在一次探险中得到的火源之晶,能否请你看看价值几何?”

        “咦……”

        玄寿脸上终于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所有能够增强法力的宝物,灵植,丹药都价值不菲,等级越高价值越高。

        供炼气期修士增强法力的丹药价值最低,一瓶十枚《增灵丹》不过三块灵石。但是筑基期修士增强法力的《聚灵丹》一瓶就需要十块灵石。

        到了金丹期修士增强法力需要的元灵丹,一枚价值十二块灵石,一瓶可以卖到120块灵石,可以用上一个月时间。

        这枚火源之晶虽然小了些,但是蕴含的精纯火系能量可不少,足够火系金丹期修士突破小境界之用,例如金丹初期突破到金丹中期,价值不菲。

        “嗯,确实蕴含了大量的火系精纯能量,唯一的缺点就是小了些。”

        元寿将这枚火源之晶放在手上鉴赏一下,点头说道;“按照市场行情来说,价值在八百灵石左右,确实是挺好的东西,若是数量再多一些,就可以上拍卖会了,竞价起来可以卖得更高一些。”

        王天一不动声色的将所有的火源之晶都拿了出来,总数三十六块,大的如花生,小的如蚕豆。

        唯独没有把最珍贵的一块拳头大小的火源之晶拿出来,这可是出自于精英级熔岩怪,价值比这一小堆加起来都高。

        即便如此,也足以令见多识广的玄寿惊叹不已,直接拍板送上月未拍卖会上,总数三十六块一起拍卖,价格不会低于5万块灵石。

        因为这种难得的宝物越多价值越高,这36枚火源之晶全部拍下来,完全可以让火系金丹巅峰修士冲击元婴期多上两成把握。

        不会再最关键的时候法力匮乏,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纯火系能量,令其价值迅速提升许多。

        这样算下来,扣除2万块炼器传承所需还有富余。

        王天一与对方讨价还价一番最后确定,除了这一堆火源之晶外,另外再付一万灵石,将客卿炼器师的时间从五十年缩短到三年。

        双方交易完毕之后,玄寿拿出三枚玉简丢给王天一,微笑着说道;“相关的阵法和炼器传承知识都在里面,王道友尽可参悟,若有不清楚的地方,每个月底可以来找我,因为我就是碧水商行的6阶炼器师。”

        “如此正好,正要请玄寿道友不吝赐教。”

        王天一花费了超过8万灵石代价,才能拿到这三枚玉简,身家也缩水到1.1万灵石左右。

        可是他并不为此感到惋惜,在坊市中身怀巨款本身就是原罪,不可能相信见到的每一个人或者海族修士。

        碧水商行是能够参与覆灭人类宗门的海族巨大势力,千万别高估其道德水平。

        孤身在外,处处事事都要小心。

        王天一索性在碧水商行把灵石花光了,对方期待他这个冤大头下次再来兑换更高等级的炼器传承,巴不得长命百岁。

        他拿出自己的6阶法器“震天尺”,正好请玄寿帮着修复一下,为此再次花费了2000灵石购买一些珍贵辅料,例如星河铁精,幻银沙和元土之精等等。

        这是自己现在的当家法器,进可攻,退可守,抡起来砸人也是很爽的,当然愿意耗费巨资修复。

        然后,他又购买了一个五阶聚灵法阵,玄寿为这个大客户打折以后,正好需要9千灵石。

        至此,王天一的身上清洁溜溜,只剩下两三百块灵石了。

        所谓财去人安乐,不外如此。

        离开了碧水商行之后,王天一直接返回了洞窟,下面他需要长时间的闭关参悟炼器之道。

        尤其是源自于万器门的阵法之道博大精深,这可不是血脉传承,必须要一丁一点的参悟透彻了才可。

        王天一原本准备灵石不够的话,出售手中的妖兽材料筹集款项,现在看来完全不需要。

        因此,这些妖兽材料他又带了回来,准备今后炼器的时候试手之用。

        学习炼器必然要耗费一些材料,既然自己有又何必再出去花灵石买呢?

        在成为九阶炼器师之前,碧水商行可不会承担这一部分材料损耗费用,都要靠自己筹措。

        王天一沐浴过后,神清气爽的来到洞府的最深处,诺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块蒲团。

        他在蒲团上坐下,定了定神以后拿出玉简贴在额头,神识完全沉浸其中开始参悟起来。

        所谓修行无岁月,一晃一年的时间过去了。